八一中文網 > 霸道修仙神醫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冷笑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冷笑

“這個朋友,剛才是我的錯。我向你和這位小姐道歉!”薛偉突然笑著向秦鳳鞠了一躬。
  
  “它太容易欺負人了!”藍月輕蔑的一瞥,卻使薛偉轉過頭來。
  
  “滾出去,別跟你說話。”秦風喝低。
  
  他真的很懶。
  
  “我要走了,我要走了。”薛偉鞠了一躬,慢慢地退了回去。
  
  然而,當我正準備退到門口時,那諂媚的微笑突然變得兇惡起來。“你們四個阻止他,我去叫人。我今天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薛偉不笨。當他把筷子扔出去的時候,兩根筷子可以輕易地刺穿兩個許淵沖手下的手掌。這種力量是他手下的四個廢物無法對付的。然而,薛一嬌卻持相反觀點。只要他跑回學校,叫一個真正的元凈專家過來,那美阿女不是她自己的嗎?至于沒有眼睛的男孩,他將被殺死。不管怎樣,他的父親薛勇開始了燒殺搶掠的家庭生活,對自己非常寬容。
  
  “唉,我真不知道怎么辦才好!”秦風笑了。薛偉突然看到秦峰的冷笑
  
  一道劍光出現了。劍光的速度太快了。在薛偉的命令下,這四個大漢準備撲向秦風。他們都覺得脖子很冷。鮮紅的血就像沒有錢的水。
  
  與此同時,一個黑影瞬間穿過了餐廳的大廳,薛偉沒有任何反應,直接被踢了一腳。在踢的過程中,影子一下子追上了他。當薛偉**在地上的那一刻,他踩了上去。
  
  “彭!”
  
  由于力量太大,整個地面都陷得很深。薛偉“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血,讓潮人的臉慘不欲生。任雪薇無法擺脫秦峰的腳,只是讓自己被踩得更深。
  
  餐廳里只剩下了幾個人,也有專家在鎮遠井,但他們都很驚訝。秦風拔出劍殺了薛偉,他們連看都沒看。
  
  許多頭發被秦風直接扯了下來。即使因為拉得太多,連薛偉的頭皮都拉出了一大片。血紅色的頭部有視覺沖擊。
  
  “啊!”薛偉的豬一樣的哭聲也響了起來,巨大的疼痛甚至讓他淚如雨下,全身發抖。
  
  “順便說一句,我不太喜歡這頭發。”
  
  “喘息!”
  
  另一個雞皮疙瘩的聲音。
  
  “你這個混大,竟然…就算毀了我的頭發,我的頭發,你不殺我,我以后會報復你100次。薛偉失去了理智。他最喜歡的是長發,這是他認為最美麗的地方。他花了很長時間才把這件事拋在腦后。在這段時間里,他必須照顧好自己的頭發,這對每天拿著刀跳舞的耕種者來說是非常困難的。這也說明了長發在薛偉心中的地位。但現在,他最喜歡的長發被別人奪走了。他在公共場合被抓住了。薛偉再也不害怕死亡了。在這個時候,他瘋了。
  
  “哼,軟骨頭。它太吵了。”秦風冷笑著,雙手變成了爪子,擋住了薛偉的聲音,直接讓薛偉啞口無言,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他繼續揪著薛偉剩下的頭發。薛偉的頭皮幾乎被扯破了一次,鮮血和混凝土流遍了他的整個腦袋,而薛偉只能“嗚嗚”地低著頭,然后看著秦峰的表情享受著。有那么一會兒,他周圍的人都覺得我像遇到了魔鬼。
  
  秦風扯下薛偉的頭發,望著藍月亮,不禁笑了:“美阿女,我沒見過我殘忍的手,我怕我不怕?”
  
  “有點害怕。”藍月亮膽怯地說,但慢慢地過來了,接著就非常突然地拔出了劍。
  
  擊敗氣-
  
  薛偉的褲襠里突然插了一把劍,血一下子就流出來了。
  
  “我仍然害怕他將來的報復,所以我不害怕。”
  
  秦風看著藍月亮發呆,想起藍月亮曾經毒害過無數默默與他調大的人,包括整個冒險團,最后豎起了大拇指,“你真殘忍。”
  
  “你和他一樣。”藍月亮突然看著秦鳳。
  
  “啊!?”秦風幾乎是在為條件反射的重點辯護,他立刻喊道:“良心說話。”謝璇見到你有什么反應?這兩種貨物的反應是什么?興和,這不是一件好事。我認識你很久了。你看到我這么光明正大了嗎?”
  
  “那么,你覺得劉曉輝的女人會喜歡嗎?”藍月亮咬緊牙關生氣了。
  
  不等秦風想完這句話的意思,只聽到一陣風聲,幾十位專家直接沖進了餐廳的大門,氣鼓鼓的。
  
  “誰敢表現得瘋狂在香河城市和報告他的名字嗎?”的中年男子,他是香河城市領阿袖表示,他不會停止時,他說,因為他看到天雪魏被一個人踩在他的腳下,抱怨,他的頭和倒塌的部分都出血。突然,那個中年人的臉上籠罩著殺氣騰騰的神色。
  
  “勇敢的瘋子。”中年男子的眼睛變紅了,直接撲向秦鳳。
  
  “奇才!”
  
  影子出現后,秦風的一條腿直踢胸膛。
  
  “哼!”
  
  秦風發出一聲冷哼,他的腳底恨恨地踩著它。突然,薛偉被巨大的腳力壓在腳下,幾根肋骨斷了。“哇”的一聲又是一張血淋漓的大嘴巴!
  
  與此同時,秦鳳也被踢了出去。
  
  “彭!”
  
  當兩只腳碰撞時,發出沉悶的碰撞聲。那個中年男人的腿好像在煉鋼爐上摔了一萬年,連腿骨都覺得是青的。
  
  “怎么可能!”那個中年人睜大了眼睛,充血的眼睛里充滿了恐懼。他是鎮遠三級專家。在香河市,只要他到達鎮遠,他就很強壯。他很少遇到敵人。更重要的是,他最強的腿技能是一套腿技能。當他用最強的那條腿踢球時,對手一點也沒有受傷。相反,他的腿骨有骨折的跡象。這是駭人聽聞的。
  
  中年人不知道。秦風的體力是多少?一個真正元三層的人,用自己的身體力量,那不是在找死嗎?
  
  “是個驚喜嗎?”你以為你踢了什么東西我就會死嗎?秦風冷笑道,拳擊的影子就像一門大炮,被仇恨擊得粉碎。
  
  這位中年男子感覺到了秦風拳頭的可怕威力,甚至沒有多想。他只是側身躲開了。不幸的是,速度畢竟慢了半分鐘。雖然他沒有擊中要害,但他的左肩仍然被他的拳頭擊中了。
  
  “點擊!”
  
  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而中年男子的左肩直接錯位了!
  
  沒有任何力量有勇氣說它搶走了藏寶圖。在這種情況下,1和3之間沒有太大的區別。因為他們的力量和自信,這兩種力量很高興看到興奮,并保持足夠強大的戰斗,當他們闖入天火的廢墟。
  
  殷夏,修祿門的翟牧師,和興庫,福門的司馬默長老,還沒有準備好戰斗。
  
  只有鬼城的死神于大格、雷霍堂的廳長顧玉燕、第二廳長顧江還留在臺上。三個人面面相覷。
  
  “先搶藏寶圖,誰最后搶就看他的本事了。”死神玉匕首冷冷地說。
  
  “好吧,先殺了薛一嬌。”殷夏冷冷地說。
  手機站: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