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深山中的傳承修士 > 第四章被攆著跑

第四章被攆著跑


  至高大陸蠻獸最為多也是最為弱小,但是至高大陸自然也有著修為的物種,小看這個世界只會倒霉。
  “李斯,我們世界進來的人可都聚集起來了?”秦始皇看著一頭龐大的風神一龍飛過頭頂,眼中一片火熱。
  “陛下,進來的人除了原本的對頭外,我們的將士已經全部聚集。”李斯站在秦始皇身邊回到。
  “諸子百家的人,不用管他們,我們進來的人有多少?”秦始皇。
  “除去百姓不到三千人。”
  “帶著人,去找一個地方建一座城池,不要遠離降臨地太遠,但是從降臨地一眼就能看到我們的城池。”秦始皇本來打算捕捉獵殺一些蠻獸回去的,聽到東羽的話后他改變主意了,一旦城池建立那么可能就隨時可以進來,屯的物質也更加容易保存。
  “是。”李斯帶人出發。
  很多人,無腦的沖森林那結果不是受傷就是缺胳膊少腿的。
  以為蠻獸真的就不懂得反擊嗎?有些蠻獸的智商和人沒有區別。
  “白老大,快看天上獅鷲!”顧躍激動的指著天上飛的一頭長翅膀的獅子。
  “我知道,西方物種,在光明殿我也看過,比這個大的多了而且顏色是金色的,這頭則是黃色的,想來這是幼年期的,小心附近有成年的獅鷲,我對付也很麻煩。”白毅警惕的注意四方變動,一旦出現黃金獅鷲他也只能跑。
  “可能,那就是頭成年的獅鷲,只不過不會修行所以毛色沒有變化。”顧躍看著毛色暗淡有些地方都禿了,猜測到。
  白毅也仔細觀察天上飛的獅鷲,看它身上有股蒼老氣息,也就了然。
  白毅飛身而起,長劍刺像獅鷲。
  “嗷!”獅鷲反應不急,心口被洞穿。
  “喝吧。”:白毅把獅鷲扔在顧躍面前說到。
  “喝,喝什么?”顧躍懵逼了。
  “喝獅鷲血,你不會沒喝過吧?獸武者開始修行必須飲血輔助,越強大的物種對于基礎越好,現在你的身體太差,吸收這獅鷲的血身體應該能夠承受住。”白毅驚訝看著顧躍。
  “這,我,能不能不喝?或者煮熟了喝?”顧躍看著流動的血液感覺喉嚨發干,喝生血他還沒想過,原來也是煮熟的血,在他世界都是這樣煮熟了喝。
  “你不會一開始就是喝熟血吧?那樣和不喝有什么區別,血液中的血氣都沒煮沒了喝了有什么用,快點吧!不然你也不必跟著我了。”白毅苦笑,煮著喝?還不如不喝呢,白白浪費。
  “等等,我喝。”咬咬牙顧躍對著流血的獅鷲一頓飲。
  “運行功法啊,笨蛋。當喝水呢?”看著喝水似的,功法都不運轉的顧躍無力的捂住額頭,真是的,還要我一步一步教啊?
  “啊?還要運行功法?我以前都是喝完在運功的。”顧躍愣了一下。
  “雖然那樣也行但是效果遠遠不如邊喝邊練。”
  顧躍運起功法就感覺到一股氣息開始充盈整個身軀,跟給氣球打氣似的,身體開始膨脹,一點點污垢從毛孔擠出,不長,渾身漆黑油亮中帶著血絲,空氣中彌漫的惡臭,然一旁的白毅不得不屏氣。
  等到膨脹的身體開始收縮的時候顧躍臉上開始扭曲,痛苦之色顯見
  “怎么這么痛,又疼又癢,折磨!”顧躍強打起精神保持功法運轉難受說的。
  “廢話,你的身體污垢太多,這一次一排便是九成的,氣血彌補身體被損毀的身體各處帶來的疼痛,血肉的生長和碎煉這是必須要承受的。保持功法運轉吧,不要斷了,不然效果減半。”白毅淡淡的說道,他開始學習獸武的時候也經歷過,那又疼又癢的感覺是真的難受,想笑笑不出,想哭又因為癢給憋回去。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對于顧躍來說度秒如年啊,扭曲的臉,看不出是哭還是笑,其他人看過去,怕是會笑岔氣,表情的多種變化真的學不會。
  而在另一邊的一群人可以說是倒霉透頂。
  “大姐,我說啥們還是不要繼續往前走了,我太難了。”一男的摸著腫大的半邊臉說的。
  “不行,這里面一定有寶貝,一個原始生態又有獅鷲金色大雕的神話物種,一定有神話中說的朱果啊什么的。”被稱大姐的女子一臉斗志的看著前面草木叢生高過人心里也有點懷疑到底有沒有。
  “大姐,我真的不行了,被蜜蜂蟄完又被狼追,躲過一劫又被霸王龍攆著跑,再下去我會死的。”說著說著男子忍不住留下悔恨的淚水,我為什么要跟她進來為什么要相信她,我太難了真的太難了。
  “楊碩,跟上,不然我把你吊起來打死。”女子在前面開路,警告到。
  “楊凌大姐,真大姐,放過我吧,我可是你親弟弟。”名叫楊碩的男子一聽差點暈過去,太過分了有沒有!
  看著大姐殺人的目光他還是慢慢跟上…
  這時一群有著利爪半人高的恐龍出現在兩人面前,一群恐龍直盯盯的看著兩人,長長的爪子在摩擦著。
  “我的媽呀,迅猛龍!”楊碩嚇得大叫起來。
  “跑吧,叫個屁啊!”楊凌已經先一步跑了,聽著還發愣的楊碩叫到。
  “你怎么跑那么快!等等我啊!”楊碩看著已經跑出十米外的楊凌連忙跟上。
  后面的迅猛龍也快去追去,速度只快不慢,而因為叢林并不好跑所以,落后的楊碩已經要被咬屁股了。
  回過頭觀察的楊碩看著近在咫尺的迅猛龍嚇得差點魂飛天外。
  前面一道麗影中間一道滑稽后面一群靈活,在這森林中也是一道特有風味的風景。劃過樹洞,飛過石頭,像人猿泰山一樣掉過藤蔓,真是有趣又刺激。。
  雖然說被攆著跑,為什么不找反擊?
  不是不想在現在世界的普通人有幾個打過架的?有幾個是真的生死中活下來的?有幾個練過簡單于術?沒有!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