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蛻變式進化 > 第四章成交

第四章成交


  
  制錢下面有行字。
  還是鑄的。
  同治元年三月甲子日晨時。
  萬倍視力鬧著玩的。一能當萬倍放大鏡使。二能在任何地方,把高度提高一萬倍。
  “怎么說?”
  “這...”老板尷尬了。“我上當了。”
  “二十。”張天賜很淡定。
  “行。”
  一手錢一手貨,剛交割完。
  “小陳,又騙人呢?”
  唐天賜扭頭一瞧。這位,五十多歲,不胖不瘦,舉止儒雅,上位氣勢足極,言談舉止間又非常接地氣。正樂呵呵地瞧著瘦老板調侃。
  “黃先生好。”老板馬利的從馬扎子站起來。點頭哈腰的把張天賜買古幣的事說了一遍。
  “是嗎?”
  黃先生聽瘦攤主說完,笑迷迷的瞅著唐天賜,頗有興趣。
  “小兄弟,可否讓老朽瞧瞧。”
  黃先生接過鐵疙瘩,聚精凝神,非常專注的上上下下看了個遍,末了還從兜里拿出放大鏡對著那行字瞧了好一會。然后,收起放大鏡,眼神意味深長的瞧著唐天賜。
  “小哥貴怎么稱呼?”
  “唐天賜。”
  “天賜啊。”黃先生呵呵一樂。“可否轉讓老朽。轉讓費,我出十萬。”
  什么?
  十萬!
  陣老板嚇了一跳。沒人比他更清楚這些銹鐵疙瘩都嘛玩意。三年前,他們村打井打出來兩噸多古幣。村民們以為發大財了,男女老少齊上陣,一通哄搶。當即引起霧召縣政府的高度重視,很快請來省市兩級十數位考古專家。專家實地一瞧,哭笑不得,很喪氣。兩噸多古幣,全都是贗的不能再贗的贗品、假貨。清朝人鑄的西漢幣。一文不值。
  沒人要,他趁夜全弄回家。
  一直等了三年,才敢拿出來當古幣賣。
  十萬?
  黃先生也有打眼的時候?
  “謝了。呵呵。對不起。”
  “為什么?”
  唐天賜剛從呂春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市場營銷專業畢業。五月二十六號才拿到畢業證。回家呆著,只為云山市政府將于六月十六至三十日,為云山市藉應屆畢業生,專門舉辦一場就業招聘會。據說,崗位還可以。
  古董,他不懂,也從沒想過進這行。也沒想把銹鐵疙瘩帶回家。之所以氣絕的這么干脆,因為道識不會騙他。表面光芒五彩紛呈,耀眼奪目。藏里面的東西,能差的了?
  十萬?
  姓黃的想從他手里撿漏。
  “這玩意別有乾坤。銹鐵疙瘩里面有好東西。”
  “是嗎?”
  “當然。”唐天賜信心十足,口吻確定,若成竹在胸。
  “打開看看?”
  黃先生來勁了。
  說話間,聚集起二三十位看熱鬧的。
  “黃先生,我還是說實話吧。里面嘛玩意也沒有,就是看著這鐵疙瘩模樣好玩。”
  唐天賜越不打開,不打開的態度越堅決,姓黃的老者越不放他走。最后兩人約定,只要唐開賜同意破開銹鐵疙瘩,不論里面有沒有值錢的東西,黃姓老者都陪唐開賜一萬塊。
  “好吧。”
  其實,唐天賜也想知道銹鐵疙瘩里面有什么。
  兩手握住銹鐵疙瘩。跟掰饅頭一樣,輕輕一掰。“咔嚓...”銹鐵疙瘩一分為二。好嗎,銹鐵疙瘩原來真的只是一個外殼。一打開,五枚金光閃閃的金幣,立馬掉到青石地上,叮叮當當,悅耳極了。
  唐天賜俯身一抄。
  “哎呀...我的娘唉!”陳老板懊悔不已。雙手握拳使勁捶自己的肚子。早知如此,說什么也不能賣。況且還僅僅賣了二十塊。
  “啊!”黃先生也大驚失色。
  哄...嘩...圍觀者頃刻集體石化,繼之議論紛紛。羨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恨者亦有之。譬如陳老板。
  黃先生閉閉眼,穩穩神。小心翼翼從唐天賜手里拿起枚金幣,仔細看過。放下,取第二枚。放下,第三枚、第四枚、第五枚。然后掏出放大鏡,又從頭看了一遍。臉上的表情變化萬端,豐富之極。狐疑、困惑、驚奇、驚詫、驚駭、謹慎、小心、興奮、震驚、震撼、喜上眉梢、眉飛色舞、心花怒放、激動不已...以致最后兩只手抖個不停。
  唐天賜瞧的清清楚楚,心里明明白白。
  出來轉悠真轉對了。
  用行話講,撿大漏了。
  果不其然。
  “天賜老弟。”黃先生對這五枚金幣喜歡的了不得,愛不釋手。口稱老弟,眼里赤果果全是祈求。“老朽黃永肖。五枚金幣,忍痛割愛,讓給老朽吧。”
  “黃老...”唐天賜不置可否。
  “哈哈哈哈...”黃永肖一楞,隨即哈哈哈哈一痛大笑。“老弟,恕老朽失態。這五枚金幣,大有來頭,很了不得。乃前清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五朝制錢的母錢。非常非常珍貴。說國寶也不為過。母錢,只有兩枚。一枚存檔,一枚印模,制錢局用模鑄錢。所以世上見過母錢的人,別說現在,就是當時,也沒幾個。這五枚母錢,乃存檔母錢。百年前,天下大亂,乾坤失序,國寶淪喪,五枚母錢同時失蹤。沒想到,想不到,今天竟在這里以這種方式聯袂出世。”
  黃先生高舉右手。盯著唐天賜,一字一句。
  “轉讓費,五百萬。如何?”
  多少?
  大街上,剎那間,靜的落葉可聞。
  看熱鬧的,全讓五百萬這三個字,驚的瞠目結舌,傻了。五...百萬?什么概念。縣長大長一個月才兩千大洋。五百萬,富翁中的富翁,富豪中的VIP。幾輩子都花不完。
  五百萬。唐天賜也嚇了一跳。要不是有道意壓著,放在幾天之前,肯定會一跳多高,大喜若狂。現在,雖然一切都沒變,但他變了。五百萬,不能說對道海沒一點影響,但絕對構不成沖擊。所以,唐天賜表現的很淡定。五百萬,似乎跟五百塊差不多。
  “成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黃永肖哈哈大笑,神采飛揚。一把拽住張天賜。“走,前面華夏銀行金沙支行,老哥哥給你轉賬。”
  辦完手續,差五分十二點。
  唐天賜特高興。甭管怎么樣,一萬五補齊了。老媽哪里再不用絞盡腦汁編瞎話。至于其他的,只能走著瞧,遇到什么說什么。
  “老弟...”
  黃永肖老弟兩字剛出口....
  嘭...
  金沙支行的玻璃門讓人一腳踹開。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