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你以為你是誰?

第二百六十四章 你以為你是誰?

    午飯的時候,劉小天一行人在食堂再一次見到了陳媛媛。
  
      不知道是不是劉小天踹的那一腳有點兒太重的原因,陳媛媛是用左手在吃飯。
  
      蔣平一頓飯的時間根本就沒看自己的餐盤,那雙眼睛一直就沒離開過陳媛媛。
  
      被人這么盯著看,就算是反應稍微遲鈍一些的怕是都能感覺到,更何況是天生感知力就比男人莫名的強了很多的女人?
  
      其實陳媛媛早就感覺到了,上午在訓練場的時候她就留意到了這個各自不高的“大頭兵”,只是不愿意理他而已。
  
      這會兒發現蔣平還在盯著自己看,心里對劉小天那一腳“懷恨在心”的陳媛媛心思一動,放下勺子起身朝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咳咳咳咳”蔣平頓時被嘴里還沒咽下去的食物嗆著,一個勁兒的咳嗽。
  
      劉小天斜眼看了他一眼,這才注意到正在靠近的陳媛媛。
  
      只不過,他根本沒放在心上,更是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一是上午的事兒已經過去了,而且錯不在他,陳媛媛作為一個成年人,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再胡來。
  
      二是即便陳媛媛是來找茬兒的,哪怕是二話不說就動手,他也不在乎。
  
      大不了,就是再揍她一頓。
  
      男人不能打女人這個說法,在他這兒根本不成立。
  
      他認為,除了自己的女人之外,其余的女人完全可以當成男人對待。
  
      尤其是這種對自己充滿敵意、且身手還算不錯的女人。
  
      難不成,就因為自己多長了那么一嘟嚕東西,就得任由她隨意而為?
  
      天底下哪有這個道理?
  
      況且,她不是也有比自己突出的地方?
  
      都是第一次做人,憑啥讓著你?
  
      他猜的沒錯,陳媛媛并不是沖他來的,而是沖蔣平。
  
      陳媛媛徑直走到蔣平面前,直截了當的問道:
  
      “你一直看我,是不是喜歡我?”
  
      蔣平:“”
  
      不得不說,這貨是真沒啥出息。
  
      你一直盯著人家看,就差在臉上寫出“我喜歡你”四個字了,可是這會兒人家主動過來問你,你卻又說不出來了。
  
      不僅如此,你這紅著臉、一臉羞澀的死出兒是給誰看的?
  
      劉小天這會兒很想說一句:沒那個金剛鉆就別攬那個瓷器活。
  
      你連話都說不出來,還談啥追女孩兒的事兒?
  
      這都什么年代了,還搞“相視無言”、“一切盡在不言中”那一套呢?
  
      要是這樣下去,特么打一輩子光棍兒都活該!
  
      見蔣平吭哧癟肚的說不出話來,陳媛媛也不在意,接著說道:
  
      “你不用說,我看的出來這樣吧,你揍他一頓,要鼻青臉腫的那種,之后我就考慮跟你談戀愛。”
  
      “嘩”周圍一陣騷亂。
  
      尤其是那些警犬大隊的光棍兒們,頗有點兒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意思。
  
      不得不說,陳媛媛無論是長相、身材、個頭、能力,在十三個女孩兒當中都是最出色的。
  
      這些光棍兒們的目光大多跟蔣平一樣,始終都落在她的身上。
  
      可是現在,陳媛媛竟然主動向蔣平拋出了玫瑰枝,雖然扎手,卻還是有很多人愿意接。
  
      好不容易來了個美女同事,要是就這么被人在眼前來了個“釜底抽薪”,警犬大隊的這幫光棍兒們臉還往哪兒放?
  
      與那些人不同的是,田建成的臉在陳媛媛話音落下的瞬間就綠了。
  
      他實在是有點兒上火。
  
      沒想到,這個陳媛媛竟然是這樣的性格。
  
      這不就是典型的任性妄為嗎?
  
      要是把她留在這兒,以后
  
      田建成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這一刻,他開始琢磨著要不要把陳媛媛退回去,免得日后他這個大隊長會因她而惹上麻煩。
  
      其實在陳媛媛說完那句話之后,劉小天也被驚了一下。
  
      他是真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能任性至此。
  
      只是,一直一副花癡相的蔣平在聽了陳媛媛的這句話之后,臉色卻逐漸冷了下來。
  
      先前那種難看的羞澀模樣迅速消失,眼中漸漸浮現出一絲怒意。
  
      只不過,相比于劉小天,他要冷靜的多,也客氣的多。
  
      “對不起,我做不到。
  
      沒錯,我是挺喜歡你,但只是因為你長的挺好看。
  
      可是,好看不當飯吃,喜歡歸喜歡,在不了解你的人品之前,我也不會動追求你的心思。
  
      上午你跟劉小天發生沖突,那時你是想借機被退回原單位,即便有些過分,我也尚且能夠理解。
  
      可是現在,你還是一副令人反感的樣子,而且還以此為條件。
  
      你當我是傻子嗎?還是在你眼里我長的就像是智力欠缺?
  
      我現在就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別說你也就勉強算是長的好看的那種女孩兒,哪怕你長的跟神話中的仙女一般,我也不會因此而毫無原則的任你利用。
  
      現在,你要是識趣兒,就轉身離開如若不然,我敢保證,我的腳踹上去,不比劉小天差。”
  
      “你!”陳媛媛差點兒沒被將破的一番話給氣瘋了。
  
      她怎么都沒想到,身高勉強到她耳朵的蔣平竟然敢這么跟她說話。
  
      在她看來,她說“考慮”都已經算是天大的“恩賜”了,可是這家伙竟然如此不知好歹!
  
      其實這也難怪,陳媛媛之所以如此任性,自然與她的成長經歷與環境是密不可分的。
  
      簡單說,她就是那種打從出生那天開始就不需要考慮未來、考慮生計的那種女孩兒。
  
      要不是興趣使然,她根本不會考警校。
  
      不過實事求是的說,陳媛媛的個人能力還是不錯的,除了漂亮之外,人也很聰明。
  
      當初考警校,她是完全憑借自己的真實成績被錄取的,沒有借助半點兒家里的關系。
  
      從初中開始,陳媛媛身邊就從來不缺愛慕者。
  
      家世加上絕對算得上漂亮的外表,讓她在過去的**年里始終都是男生的目光焦點。
  
      這也就促就了她的極度自信。
  
      現在被蔣平這樣一個才不出眾、貌不驚人的家伙當眾這么說了一通,陳媛媛的臉上哪還掛得住?
  
      要不是僅存的意思理智始終在極力壓制她內心的沖動,估計這會兒又要上演上午在訓練場上的一幕了。
  
      好在,最終陳媛媛還是憤怒的轉身離開了食堂,并沒有那樣做
  手機站: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