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來,呲一泡

第二百六十三章 來,呲一泡

    當然,接下來的事兒,就跟唐風一行人沒啥關系了。
  
      除了蔣平一直戀戀不舍的看著陳媛媛,一進田建成的辦公室就跑到窗邊看著,嘴里還一個勁兒的埋怨劉小天下手太狠。
  
      對此,劉小天根本連理都懶得理他。
  
      事實,如果不是陳媛媛從一開始就把虎子當成了攻擊對象,哪怕是說他幾句,劉小天都不會在乎。
  
      小家伙似乎也知道劉小天剛剛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它,從打進入田建成的辦公室開始,就一直蹲坐在劉小天身邊,不時的用自己毛茸茸的小腦袋討好般的在劉小天手蹭幾下。
  
      不過,對于這間充滿田建成氣味的辦公室,小家伙卻并不友好。
  
      因為……
  
      它進入辦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那張辦公桌后面的轉椅旁邊,抬起后腿呲了一泡。
  
      拋開動物本能的占地盤兒的心思不說,虎子肯定是對還在訓練場與陳媛媛等十三名女孩兒“斗智斗勇”的田建成是充滿敵意的。
  
      要不然,它為啥不選別的地方,非要去田建成的椅子呲一泡?
  
      在它的影響下,小藍博也不甘示弱,緊跟著去呲了一泡。
  
      克拉克雖然是個“女孩兒”,但是在這個時候,也是不能落下。
  
      不能抬起一條腿呲,人家還不能蹲著呲?
  
      只是這小東西干的更絕,直接跳到田建成的椅子來了一泡。
  
      唐風愣模愣眼的看著三個小家伙這一套名副其實的“騷”操作,半晌才回過神兒來,轉向劉小天三人瞪著眼睛說道:
  
      “你們三個!能不能好好管管它們?這一會兒老田回來還不得跟我翻臉?
  
      別忘了,咱們是來找人家取經的,要是把人給得罪了,還能得到啥有用的信息?”
  
      劉小天一臉疑惑的看著唐風:
  
      “教官,來的時候您也沒跟我們說來這兒干啥啊,甚至你都沒說要去什么地方。
  
      再說,這兒是警犬大隊,我們是軍犬大隊的兵,二者之間雖然分屬不同系統,但是對于犬的訓練內容和大綱基本都大同小異,您為什么不去找我們大隊長取經?
  
      我覺得,我們大隊長應該要比這個田大隊長更加專業吧?”
  
      聽了劉小天的話,唐風一臉不屑的撇了撇嘴:
  
      “郝震?他專業個屁!
  
      那家伙到軍犬大隊當大隊長前后不過三年,而老田,十二年前就到警犬大隊工作了。
  
      至于專業這兩個字,郝震那家伙連個業余愛好者都算不。
  
      我告訴你們,老田可是七年前被送到國外的軍警犬培訓基地進修過,而且還親自在國外的特種警犬隊進行了為期半年的實踐,你說他和郝震誰更專業?”
  
      劉小天:“……”
  
      唐風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了,他還能說什么?
  
      只不過,貌似郝震并沒有他說的這么差勁啊!
  
      但是從唐風的態度劉小天聽得出來,兩人不僅認識,而且關系還匪淺。
  
      至于是好還是不好,他猜不出來,反正很熟就對了。
  
      在辦公室里等了兩個多小時,田建成才一臉疲憊之色的回到了辦公室。
  
      一進門,他的鼻子就抽了抽,臉色有些變化。
  
      唐風無奈的瞪了劉小天一眼,笑著對田建成說道:
  
      “別聞了,這三個小家伙挨著個的在你椅子呲了一泡。”
  
      田●app下載地址xbzs●建成看了看劉小天三人,沒有說話。
  
      還說啥?
  
      要不是看在唐風的面子,他肯定直接把他們給攆出去。
  
      至于那張椅子,反正也挺破的了,正好趁機換把新的。
  
      “唉,這幫丫頭,還真是不好擺弄。
  
      當時面跟我說的時候我就表示反對,可是級的理由很充分,說是很多任務由女訓導員攜警犬去完成要比男訓導員的成功率更高。
  
      的確,我也承認這一點。
  
      可是這幫丫頭明顯就是不愿意來,非把人強行派過來,這不是給我找麻煩嗎?”
  
      說著話,田建成徑直走到自己的書柜前,從面拿出一盒茶葉,轉向唐風說道:
  
      “來,喝點兒茶吧,一會兒就開飯了,你說的事兒等吃過午飯之后咱們再細談。
  
      不過,你一個教導隊的教官,咋還想起來琢磨訓犬了呢?”
  
      唐風咧咧嘴:
  
      “你當我愿意?
  
      可是沒辦法,這是命令,我只能執行。
  
      部隊里面可不像你們這兒,還敢想方設法的抗拒領導的安排。
  
      像我這樣的,從來都是級讓干嘛就干嘛,絕對不會違抗命令。”
  
      這幾句話當中的諷刺之意,怕是連虎子那三個小家伙都聽懂了,可是田建成卻根本沒接茬兒,愣是假裝聽不懂,直接岔開話題說道。
  
      “據我所知在國內還沒有出現過你說的這種訓犬方式,而且,人家國外訓練特種軍犬那是為了執行一些特殊任務,在咱們國內基本就不會出現那樣的情況,你們費這么大力氣訓它們有啥意義?”
  
      唐風自然知道田建成是在轉移話題,但卻沒有點破:
  
      “這就不是我該操心的事兒了。
  
      你趕緊,把我說的相關資料都給我整理一下,查不到的就口述,讓讓門三個記錄。
  
      哦,對了,這都是訓導員,到我這兒來受訓的。
  
      剛剛揍了你兩個手下的那個叫劉小天,他的犬叫虎子,剛剛在我們軍犬總隊的大比武得了個第一名,可不是那個丫頭嘴里說的土狗。”
  
      唐風絲毫沒有意外的樣子,只是平靜的點點頭說:
  
      “看出來了,川東獵犬,品種很不錯,而且極為忠誠,一般只會認一個主人。
  
      但是這樣的犬,是誰給弄進軍犬大隊的?郝震?
  
      他不知道這種犬幾乎是不會認第二個主人的嗎?
  
      也就是說,一旦幾年后它的訓導員離開部隊,也就是它退役的時候了。
  
      因為它肯定是不會接受另外一個訓導員的。”
  
      唐風擺擺手:
  
      “行行行,你就別廢話了,趕緊給我找資料得了!
  
      還有,下午帶我們參觀一下你們這兒的訓練,我想從中學點兒東西。
  
      不瞞你說,到現在為止我都還不確定這三個小家伙能夠承受的最高強度的訓練是個什么標準。
  
      你趕緊把資料給我找出來,我回去還要制定訓練大綱。
  
      要是耽誤了,我可就麻煩了!”
  
      聽唐風這么說,田建成似乎想到了什么,輕輕的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
  手機站: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