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喜歡你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喜歡你

    盡管在此之前劉小天完全沒有想過有關考軍校的事兒,甚至連做夢都沒有夢到過自己有朝一日還能成為一名軍官,但是當這樣的一個機會擺在他面前的時候,他還是萬分激動,甚至是欣喜若狂!
  
      那句“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絕不只是說說而已。
  
      況且,如果能成為軍官,那在部隊當中的發展,才算是真正步入了正軌。
  
      作為一名出身于普通百姓家庭的戰士,能考進軍校當上軍官,這絕對是光宗耀祖的事兒。
  
      有點兒俗是吧?
  
      可是對于老百姓來說,這不叫俗,而應該稱之為夢想。
  
      累死累活的一輩子,不就是為了憑借自己的努力改變命運嗎?
  
      劉小天的父母沒能改變太多,可如果他能考進軍校,那就算是徹底改變了命運。
  
      當兵不可能當一輩子,可如果成為軍官,只要努力上進,那是很可能在部隊里干一輩子的!
  
      而對于劉小天來說,他也想一直穿著這身軍裝。
  
      尤其是現在,他越來越喜歡和那些小家伙們待在一起,如果能考進軍校,那他就有更多的時間可以每天看著這些小家伙們,看著它們一個個的從幼犬到成年,成為一條威風凜凜的軍犬,一次次的執行任務、立功受獎
  
      當然,對于這件事兒,還有一個人要比劉小天本人還要高興。
  
      那就是秦大小姐。
  
      自打那天晚上在醫院“沖動”之下說了那句她是“有權利在劉小天的病危通知書上簽字”的人之后,直到現在秦大小姐還不敢直視劉小天的目光。
  
      這話說的實在是有點兒太難為情了!
  
      雖說她的確是越來越發現自己喜歡劉小天,可是還沒怎么著呢就說這么直接的話,秦雨還是每次想到都會覺得臉上一陣發燒。
  
      更何況,現在郝震和羅建國看她的眼神兒都開始有些不對勁兒了,似乎眼神中總是帶著一絲警告的意味。
  
      可是現在好了,如果劉小天真能考上軍校,那就是軍官了。
  
      不能在駐地談戀愛的這個規定,可并不適用于軍官。
  
      這個規定的存在一是擔心年輕的戰士們一旦談了戀愛之后會耽誤日常的訓練和任務,二是因為戰士們在兩年的兵役期滿之后大部分都是要退伍回家的。
  
      如果談了戀愛,肯定就要面對異地或者分手,無論對于戰士還是他們的戀愛對象來說,那都是存在一定風險的。
  
      可是軍官就不一樣了。
  
      一旦成為軍官,在非特殊情況下,一般幾年甚至十幾年都是不會離開駐地的。
  
      調到其他部隊任職的情況雖然也存在,但只是極少數。
  
      而且,即便是調離,在達到一定級別的時候家屬也是可以隨軍的。
  
      對于秦雨來說就更簡單了,她又不用安排工作,劉小天去哪兒,她就可以到哪兒開一家寵物醫院。
  
      只是,現在想這些,是不是太早了點兒?
  
      秦大小姐狠狠的鄙視了自己一通。
  
      通過上次在醫院的事兒,那小子貌似也沒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老實。
  
      對,還要在好好觀察一段時間
  
      雖然她要比劉小天大兩歲,可卻也是第一次接觸情感。
  
      甚至現在他們也就勉強能算得上是有些戀愛的趨勢,想這么遠,的確是有點兒
  
      或許,定義為“戀人未滿”是最為貼切的吧。
  
      一個月的時間轉眼即逝,劉小天在動身的前一天晚上激動的一夜都沒睡著,一直在跟秦雨互發短信。
  
      內容嘛,倒是也沒啥實質性的內容,無非就是有的沒的、東一句西一句,偶爾有那么兩條信息帶著那么幾分曖昧。
  
      僅此而已。
  
      不是劉小天想要“端著架”,而是即便他已經感覺到了秦雨的心思,并且至少有七成的把握覺得自己只要表白,秦雨就一定會答應自己,可他就是鼓不起那最后的一點兒勇氣。
  
      每次在手機上都已經打出了那四個字,最后卻還是默默的刪掉,就是不敢按下發送鍵。
  
      不得不說,這貨的確有點兒慫。
  
      要知道,在這一個月當中,已經在成年之后度過了一個沒有媳婦兒的發情期的虎子,在這個月的時間里都接連“娶了”三個新媳婦兒,當了三次新郎了。
  
      每次結束之后看到那貨懶洋洋的一副舒坦、愜意的模樣仰面朝天的躺在犬舍里曬太陽,劉小天都想沖進去踢它幾腳。
  
      這特么的,跟誰顯擺呢?
  
      還真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啊!
  
      一晚上上百條信息,直到天色已經蒙蒙亮了,劉小天也還是沒敢發送那條好歹沒有被刪除,只是存在草稿箱里的短信。
  
      另一邊的秦大小姐真是要發火了。
  
      難道這種事情,還要她親口說出來?
  
      抬頭看了看窗外,秦大小姐打出了這么一行字:
  
      “天亮了,兩個小時之后你就要啟程去另外一座城市,我不知道這里還有沒有什么是你留戀的,也不知道你還有沒有話要對我說,如果有,我希望你在走之前說出來。”
  
      這還要怎么樣?還要更明顯一點兒?
  
      劉小天看不出來?
  
      他特么又不傻,當然看得出來。
  
      思索再三,他打出了這么幾個字:
  
      “當然有留戀,我還舍不得大隊的其他軍犬”
  
      在按下發送鍵的瞬間,劉小天的大拇指突然抽了一下。
  
      或許這貨自己也知道,這條信息要是發出去,他跟秦雨之間可能也就沒有以后了。
  
      雖然只是高中畢業的文化,但是劉小天也知道那句“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花落空折枝”。
  
      時間、距離外加他這么不上道,萬一出現什么變化,這后悔藥可實在是沒地方去買。
  
      抓起被角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劉小天把那根有些抽筋的大拇指塞進嘴里使勁兒咬了一口,接著就飛快的在鍵盤上按下了一行字。
  
      那速度,讓那部二手的老諾基亞手機的系統都反應不過來,他都按出第三個字了,第一個字才剛顯示出來:
  
      “我的留戀就是你,秦雨,我喜歡你,要是你沒啥意見的話,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完成,發送,一氣呵成。
  
      這一次,劉小天總算是沒慫。
  
      可是,等了好一會兒,秦雨那邊卻沒有任何回復。
  
      劉小天有些慌了,猶豫再三,還是又發了一條:
  
      “怎么了?你是不是不同意?”
  手機站: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