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二百零七章 比賽開始 3

第二百零七章 比賽開始 3


      那天開始,它就成了流浪犬。
  
      它一直在等,等它的主人回來接它回家,所以它一直都沒有離開那個地方。
  
      餓了,就去垃圾堆里找食物;渴了,就去樹林里的小溪邊喝水。
  
      它不知道,它的主人不會再回來接它了。
  
      因為它的女主人懷孕了,怕被它傳染弓形蟲。
  
      去醫院檢查的時候,他們專門問了醫生。
  
      醫生給出的答案是:
  
      孕期接觸貓狗等寵物可能會感染弓形蟲,但是幾率不大,只要小心注意一些即可。
  
      當然,醫生這樣說是沒問題的。
  
      人家是醫生,站在為孕婦負責的角度,也必須要提醒你有這種可能性。
  
      即便這個幾率實在是小的可以忽略。
  
      弓形蟲的傳染,是需要很嚴苛的條件的。
  
      而且,與貓相比,犬傳播弓形蟲的可能性要更小。
  
      重要的是,即便是貓,要想被傳染弓形蟲,也是不太容易的。
  
      簡單來說,只要你不把貓拉出來的含有弓形蟲或蟲卵的糞便直接吃下去,都不太可能被感染。
  
      而且,還要是新鮮的。
  
      因為弓形蟲及其蟲卵在生物體外能夠存活的時間很短,如果不趕緊趁熱吃的話,它們很可能就已經死了。
  
      當然,為了肚子里的寶寶能夠健康,注意預防是沒錯的。
  
      可是,寄養不行?
  
      嫌貴的話,送人總可以吧?為啥一定要遺棄?
  
      這條可憐的小家伙直到被兩個男人以食物為誘餌抓住的那一刻,也還在期待著主人會回來接它。
  
      它肩胛處的那道傷口,就是在剛被抓回去之后試圖逃走的時候被打傷的。
  
      在那個狹小的籠子里,它小小的內心里充滿了絕望。
  
      雖然,它并不知道什么叫絕望。
  
      它只是隱隱覺得,自己的生命可能很快就要結束了。
  
      事實正是如此。
  
      要不是被劉小天救下,它和那輛廂貨車里所有的狗狗,在明天早之前,就會被城里的十幾個狗肉館分別宰殺,變成冰柜里的一塊兒塊兒肉……
  
      秦雨輕輕撫摸著那個安靜的讓人心疼的小家伙的頭,目光一直盯著場還在進行比賽的劉小天。
  
      不是她花癡,就想一直盯著劉小天看,而是她有點兒不敢面對那個小家伙的目光。
  
      它的那雙眼睛當中,有著六分委屈、三分討好、還有一分戒備。
  
      它知道是秦雨救了它,也不想再繼續流浪,所以要討好秦雨。
  
      至于那一分的戒備,是因為擔心自己還會被拋棄……
  
      這個時候,場的虎子已經第一個完成了所有項目。
  
      這第一項比賽就是單純的考核軍犬的服從性和奔跑穿越各種障礙的速度,與專業完全沒有半點兒關系。
  
      而虎子的絕對優勢并不是這個,而是它的專業-----搜救。
  
      只不過,剛剛在這第一項基礎科目當中拿了個第一名的成績,更是讓劉小天覺得這次比賽虎子一定能拔得頭籌。
  
      雖然這個第一名僅僅只是小組第一。
  
      看到虎子第一個沖過終點,郝震的嘴都快咧到耳根去了,笑的那叫一個大聲,引得旁邊幾個單位的官兵們紛紛側目。
  
      要不是看在他肩膀兩杠兩星的軍銜兒的份兒,怕是這會兒已經有人過來讓他收斂點兒了。
  
      這特么……是不是有點兒過分了?
  
      你贏就贏了唄,至于這么高調嗎?
  
      更何況,這只不過就是一個小組的第一,現場參賽的還有百條犬呢,現在就慶祝,是不是太早了點兒?
  
      要是最后沒能拿到好成績,那臉打的得多疼?
  
      這會兒,心眼兒稍微小點兒的,都在心里期待著要看這個高調到不行的大隊長的笑話了。
  
      其實別說那些兄弟單位的官兵們,就連站在他旁邊的羅建國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要不是礙于那么多雙眼睛盯著,這會兒他怕是都要動手了。
  
      這也……太丟人了吧?
  
      要是個戰士也就罷了,畢竟年輕,也沒人會往心里去。
  
      可是你丫多大了?
  
      四十多歲的老爺們兒了!
  
      而且,還是堂堂的中校大隊長,就不能有點兒深沉勁兒?
  
      哪怕你再等等,哪怕等成績公布的時候再笑呢,是不是也讓人容易接受一點兒?
  
      羅建國在第一時間就往旁邊站了站,跟郝震保持兩米左右的距離。
  
      他可不想讓別人在投來鄙視的目光時把他也給捎。
  
      蔣平、馬坤和那名司機也學著羅建國的樣子往后退了幾步,郝震頓時就更加顯眼了。
  
      就連一臉懵比狀態的“藍博”和“克拉克”,也在沒有得到任何指令的情況下往后退了退,“藍博”更是直接躲到了蔣平身后,趴在地用一只爪子擋住了眼睛。
  
      它不知道郝震為什么笑,也聽不懂周圍那些人小聲議論是在說些什么。
  
      但是,它能夠感受到那些人的情緒和看向這邊的目光當中的淡淡的厭惡。
  
      它必須得躲遠點兒,免得自己這么“帥氣”的外表也會被人一同給“厭惡”了。
  
      這個時候,那位總裁判已經苦著臉從幾位首長那里回來了。
  
      為啥苦著臉?挨訓了唄。
  
      其中那位老首長說的最為直接:
  
      “讓你當總裁判是干啥的?這也要問?犬聰明,那一是犬天生的本事,二是人家訓導員訓練的好,人家長了爪子,就跟你長了手一樣,誰規定你吃飯必須用右手拿筷子了?你小子當兵的時候還用左手扣扳機呢,誰說過你違規?”
  
      說啥?他還能說啥?
  
      那是他當新兵時候的老連長,一句話說不好,挨頓踢都是很正常的,他敢不服?
  
      別說他現在就是個中校,就算戴了金星,老連長要踢他,他也不敢躲啊。
  
      關鍵是,現場這么多人,這么多雙眼睛看著呢。
  
      要是真被踢一頓,他這個總裁判兼總指揮員的臉還往哪兒放?
  
      除了灰溜溜的回來,他根本沒有第二個選擇。
  
      的確,雖說比賽的是犬,它們的前肢叫做前爪,可那也是長在它們身的一個部位,總不能規定它們在訓練當中只能用嘴吧?
  
      那叫啥規定?有毛病?
  
      回到那三名計分員面前,這位挨了一頓噴的總裁判只能苦笑著點點頭:
  
      “按照規定,那條犬沒有違規,成績有效!”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