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不留遺憾!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不留遺憾!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要是能因為環境或是身份就放棄自己的堅持,那必須就不是劉小天了。
  
      他這個人,或許能力有限,但卻從來不知道什么叫膽怯,更不知道什么叫妥協。
  
      對生活,他不妥協;對挫折,他不妥協;對所有一切他覺得的不公,他都不會妥協!
  
      遠的不說,就說現在。
  
      聽清楚了來龍去脈的劉小天直接就搶在那位剛要說話的首長前面開口了,而且,語言犀利,極盡諷刺:
  
      “這是人干的事兒?一條犬把自己生命中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獻給了你們,到最后你們竟然要讓它去死?就連一兩年輕松快樂的日子都不讓它過?
  
      既然拍個電影這么追求真實感,那為啥人不去死?
  
      還畫什么特效妝啊?遇要斷胳膊斷腿的,直接砍了不就得了?反正那樣一般還不用死呢。
  
      至于其他那些需要聲明的鏡頭,那更是要拍的真實點兒,最好把你們這些人全都帶去!”
  
      “劉小天!注意你的言辭!”把劉小天帶到這兒的那名尉臉都白了,沉聲喝到。
  
      劉小天已經說痛快了,這會兒有人接茬兒,他正好歇一會兒。
  
      本以為下一秒自己就會被送去禁閉室,甚至可能連這身軍裝都不能再繼續穿了,但是他卻并不后悔。
  
      人嘛,活一輩子總要有自己的堅持。
  
      要是什么事兒都計較得失,一味的忍耐,那還能活出自己的特點和精彩嗎?
  
      雖然劉小天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活成一個什么樣子,但是,在他想要做什么并且堅信這是正確的時候,就絕對不會去考慮這樣做了之后會對自己有什么樣的影響。
  
      前途什么的無所謂,至少,老了的那一天,離開這個世界的前一秒,沒有任何遺憾!
  
      幸運的是,那幾位首長沒有一個理會他這番話的,甚至,都沒人看他一眼。
  
      這種時候,被無視,就是幸運。
  
      “陳東和!怎么回事?你最好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名站著的首長厲聲喝道,嚇的那名少校立即挺直了身體。
  
      “報告首長,這件事……其實是地方的意思,要我們配合一下,我……”
  
      看得出來,那名少校軍銜的軍官并沒有說謊。
  
      他這句話一出口,自己都知道說錯話了。
  
      大庭廣眾之下,有些事情,是絕對不能說的。
  
      正如寫的不能什么都寫出來一樣。
  
      那位首長先是一愣,隨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
  
      “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這條犬,就讓這名戰士退伍的時候帶回家,但是要定期接受回訪。
  
      至于你說的這個理由,回去直接告訴他們,就說我黃凱不同意,我不管他們拍電影的目的到底是為了賺錢還是為了宣傳這些無言的戰士,都絕對不能因為追求他們所謂的真實和完美,就枉顧一條軍犬的生命!
  
      你回去就直接轉達我的意思,不管是誰,讓他來找我!”
  
      接著,那位手掌有轉向身邊與他一同列席的幾位高級軍官,一臉嚴肅的說道:
  
      “回去之后立即擬一份文件,第一時間下發給各單位。
  
      從今天開始,不管是哪一級的軍犬部隊,所有退役軍犬和現役軍犬,如有特殊調動,都必須報軍區總隊批準。
  
      另外,成立一支糾察隊,不定期輪流到下屬各單位普查軍犬情況,那個單位要是木明奇妙的少了一條,后果自負!”
  
      ……
  
      現場一片寂靜。
  
      剛剛發生的整個過程,都被主席臺周圍的幾個高音喇叭準確的送到了全場每一名官兵的耳朵里,遠處的羅建國總算是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這樣的話,劉小天或許能撿個“便宜”,說不定根本不會受到任何處分。
  
      至于會不會得到獎勵……
  
      要是明智的話,最好還是別想。
  
      這么大的事兒,不受處分就已經是意外之喜了,難不成還打算拿點兒獎勵回來?
  
      不過,這世界的事兒,有的時候還真不能較真兒。
  
      峰回路轉的橋段隨處都在,只不過與落寞悲涼的結局相比,實在是太少了一些。
  
      不知道走了什么運的劉小天卻的的確確是個意外。
  
      對,就是意外。
  
      這件事情在那位首長說完那番話之后就告一段落了。
  
      臺的三條退役軍犬分別在它們身邊戰士的帶領下離開了主席臺。
  
      它們都是邊境巡邏犬,只不過另外兩條身的功勞沒有雪球那么耀眼而已。
  
      而接下來主持人宣布的,竟然是不久之前那次救援任務的立功受獎名單。
  
      劉小天和虎子的名字,就在第二個。
  
      聽到自己的名字,劉小天下意識的就要往回跑,卻被那名尉一把抓住了衣角。
  
      “你這小子怎么回事兒?讓你走了嗎?毛毛躁躁的!”說話的時候,那名尉的臉色真的很難看。
  
      不是因為生氣,而是替這個不懂事兒的年輕人著急。
  
      這是什么地方?面前都是什么人?
  
      你一個小小的等兵,在沒有得到允許之前亂跑,是嫌身沒有處分嗎?
  
      劉小天這會兒很高興,特別高興。
  
      但是,那并不是因為他自己,而是因為虎子。
  
      的確,虎子在那次救援中的表現真的很出色,絕對配得它所獲得的嘉獎。
  
      他是想要回去把虎子帶過來。
  
      這種時候,他不能一個人站在這兒代表虎子,必須讓小家伙也站來,享受一下萬眾矚目的感覺!
  
      “報告,我是想回去把我的犬帶過來,剛剛念的名單里面,第二個就是它。”
  
      話一出口,那名尉頓時一愣。
  
      下意識的轉向那幾名端坐在椅子的首長,其中剛剛站起來過的那名首長不著痕跡的朝他擺了擺手,意思是讓劉小天走。
  
      幾分鐘之后,劉小天帶著虎子重新回到了主席臺。
  
      虎子的嘉獎是:記三等功一次。
  
      而劉小天,也是一樣。
  
      這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
  
      即便他也想到了那次因為就那被埋在地下室里面的一家時自己跟那個女孩兒一同被埋的過程其實非常之兇險,哪怕那根通氣管兒再晚出現二十分鐘,他們兩個再加虎子就都醒不過來了,可是也依舊沒有想到自己能獲得一個三等功!
  
      而且,他剛剛的表現……
  
      首長就是首長,氣度真大!
  
      這是劉小天這會兒心里唯一的念頭……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