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八十章 彪悍的駱彤

第八十章 彪悍的駱彤


  說起來,這個不知死活的娘們兒也是真不會看火候,郝震這會兒是強壓著怒火沒有罵人,她偏偏這會兒湊上來。
  不過,郝震畢竟還不至于失去理智,對于老百姓,他必須給予一定的禮貌和尊重。
  當然,他也只是“一定的”而已。
  因為,他在第一時間猛的后退一步,那個抓著他衣角的女人險些被帶倒在地。
  “請你克制一些,我們的任務是救人,而不是來幫你找錢的!”
  的確,郝震在這樣的狀態下還能以這樣的態度和語言跟她說話,已經很不容易了。
  要不是礙于身份,就算他不會動手,語言上也一定會更加難聽。
  但是,有些人或者說大部分人就是這樣,在面對惡人的時候,嚇的跟孫子似的,恨不得跪下給人磕頭乞求人家別傷害他們,但是在面對軍警等幫助他們的人時,卻一個個傲氣十足,像是人家欠了他們什么一樣。
  這個女人,就是個中典范。
  聽了郝震的話,女人登時就不樂意了,兩條不知道在哪里紋的、已經掉色掉成青綠色的眉毛一挑、眼睛一瞪、鼻子一歪、兩片飛薄的嘴唇一扯、一股帶著腥臭的氣味瞬間沖進了郝震的鼻腔:
  “噯?我說你這領導咋這么說話?我們老百姓的財產那就是命啊!你們救援不就是來救命的嗎?現在明知道我的命還在里面,你們卻不聞不問?”
  接著,她把連轉向圍觀的群眾,大聲嚷嚷道:
  “哎呀……我這可沒法活了啊!大家來評評理,就這么簡單的事兒,下去幫我把我辛辛苦苦掙的血汗錢拿出來,他們竟然都不肯,這是逼著我去死啊……哎呀我不活了啊……”
  郝震的確脾氣不好,往往三句話不到就要發火罵人,但要是碰上這種沒理辯三分的人,他的語言還真就跟不上。
  拳頭倒是夠硬,可是你能揍人家嗎?
  打人本身就是不對的,更何況還是面對百姓?
  過去都說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孰不知這種情況在當代社會根本就不存在。
  坦白說,就這種女人,要是放在抗戰時期,遇上小鬼子都恨不得自己脫的光溜溜去求人家留條命,不得不說,還真是和諧社會把她給救了。
  對于女人的糾纏,郝震有些犯難了。
  的確,已經清理出來的塌陷想要再下去一次不難,可是誰敢保證不會再次發生坍塌?
  剛剛劉小天的行為已經讓他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兒,要是這個時候派人下去給這個女人找她所謂的“血汗錢”,萬一出了事故,他這個大隊長也就不用再干了。
  這還是在沒有出現死亡情況的前提下。
  女人明顯是那種極其善于查驗觀色的那種人,一見郝震臉上的表情,就知道對方不敢把她怎么樣,當下上前一步,再次抓住郝震的衣角,一下坐在地上開始撒潑打滾,嘴里的呼喊也變成了哭喊:
  “哎呀我地天吶……這可讓我往后怎么活呀……咋就偏偏讓我碰上了這么個事兒啊……你們這幫當兵的也是沒有半點兒良心吶……你們吃的飯吶……可都是我們老百姓出的錢吶……”
  光顧著撒潑,想要借此達到自己目的的女人并不知道,在他面前的這些人當中,除了郝震心里窩著火兒,還有另外一個人也是憤怒到了頂點。
  而且,與郝震相比,這個人可不會控制自己的脾氣,更沒有郝震那樣的忍耐力。
  他就是劉小天。
  年輕嘛,沒點兒火氣哪能叫年輕人?
  從打女人出現,開口說出第一句話,劉小天閑著的那只拳頭就已經攥起來了。
  與其他這個年紀的年輕人不同的是,劉小天心里并沒有女人是弱勢群體的概念,在他眼里,人只分好壞,不分男女,該揍的,更加不分。
  就在女人開始坐在地上撒潑的時候,劉小天就已經忍不住了。
  要不是張偉寶死死拽著他,這會兒那個嘴臉丑陋的女人怕是已經被揍昏過去了。
  至于后果,劉小天沒想過,也沒空想。
  試想一下,誰沒有年輕過?誰年輕的時候能做到遇事冷靜不沖動?
  由于一只手里還抱著那只胎毛還沒干的幼犬,劉小天不敢太過用力掙扎,所以才沒能第一時間掙脫張偉寶的控制。
  但是這會兒,他的一條腿已經閑出來了。
  想?冷靜?
  要是做得到,那就不是二十歲的劉小天!
  “砰!”抬腿就是一腳。
  但是,這一腳卻沒有踢在那個女人身上。
  突然出現在眼前的人影讓劉小天一愣,隨即他便看清,那人竟然是秦雨。
  而他的那一腳,更好踢在了秦雨的小腿上。
  要知道,他那可真是沒有半點兒保留的一腳,就算是郝震挨上怕是也不會好受,更何況是秦雨?
  不過,秦雨愣是一聲都沒吭,只是那條腿疼的支撐不住身體,一下靠在了劉小天身上。
  沒等劉小天反應過來,就聽到那個女人變了調的喊聲:
  “哎呀!誰?松手!疼死我了,你特么趕緊松手啊!”
  抬頭一看,駱彤正一手薅著那女人的頭發,用力把她從郝震身前拽開,便拖邊大聲罵道:
  “你這女人也真是不要臉,不顧別人的安全私自挖了地下室不說,還到處去偷狗,現在你們自己的原因造成了這一切,還想讓人家冒著生命危險去找你家的黑錢?我看你是黑了心吧!”
  看著駱彤這幅“彪悍”的模樣,劉小天愣了。
  在他的印象里,駱彤應該是那種有些刁蠻但是十分軟弱膽小的女孩兒,要不然他在山里找到他們四個的時候,駱彤怎么哭的那么狼狽?
  雖然上次在秦雨的寵物醫院里見到駱彤的時候她拿出一盒萬寶路的模樣讓劉小天有些意外,但也絕沒想到這姑娘的“動手能力”也這么強。
  與劉小天相比,張偉寶的反應就比較夸張了。
  只見他兩只眼睛瞪的老大,呆呆的看著駱彤,嘴里一個勁兒的小聲感嘆:
  “帥!太帥了!完美!夠勁兒!歪瑞biu特否啊!”
  就在這個時候,剛剛一直在遠處圍觀的人群中問詢情況的兩名民警趕了過來,立即把駱彤和那個女人分開。
  郝震松了口氣,簡單向其中一名民警說明情況之后,立即大聲下令:
  “所有人馬上登車!”
  劉小天一臉為難的看了看秦雨,低聲問道:
  “你現在自己能走嗎?要不我去跟大隊長請假,帶你去醫院看看吧。”
  秦雨還沒說話,駱彤就過來扶住秦雨,沒好氣兒的瞪了劉小天一眼說:
  “趕緊走吧,我陪她去就行,有良心的話,記得來看看!”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