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五十三章 郝震的擔憂

第五十三章 郝震的擔憂


  看著郝震的模樣,唐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次開口。
  只不過這一次,他沒有稱呼郝震的職務,而是直呼其名,而且語氣之中帶著幾分訓斥和嚴厲:
  “郝震,你要明白,出了這樣的事情,誰的心里都不好受!從打虎子來的第一天,我就每天看著那個小家伙,看著它從一團肉呼呼的小毛球,到現在已經有了幾分獵犬的模樣。
  可以說,虎子的每一點兒成長,我都親眼見證了;要說感情,我比你更深!
  我知道,你不是因為虎子的優秀而心疼,你是在劉小天和虎子的身上看到了卡索和陳磊的影子!
  別跟我說你不是這么想的,我要是連這都看不出來,還配當你的班長?!”
  他這句話一出口,郝震和羅建國同時愣了一下。
  唐漢不光是郝震的新兵班長,也是羅建國的。
  可以說,他們現在的本事,有一半兒都是唐漢教的。
  如果不是唐漢的這番話,他們幾乎都已經快要忘了,他們的這位老班長,在他們還是新兵的時候,就是那支部隊當中當之無愧的南波萬。
  無論哪一個訓練科目,成績記錄的創新者和保持者都是他。
  只是再見到唐漢的時候,他已經完全變了樣子,縱使兩人依舊不曾有半點兒輕視,卻還是不經意的忽略了自己這位老班長曾經的輝煌。
  唐漢剛剛說的那番話,每一句都直刺郝震的內心。
  沒錯,他就是在劉小天和虎子的身上看到了卡索和其訓導員陳磊的影子。
  他擔心的不是三中隊可能失去一條優秀的救援犬,而是不忍心看到第二個陳磊!
  都說時間能抹平一切傷痕,可是在郝震看來,這句話就是個屁,就是一句能毒死人的毒雞湯而已。
  能被時間抹平的,那都算不上傷痕;能被時間沖淡的,那也根本算不上感情。
  當然,在人與人,尤其是男人與女人的之間,所謂的情傷的確大部分能夠被沖淡,甚至被抹平。
  可是犬和其他的一些動物則完全不同。
  情侶之間分手總是有原因的吧?而犬呢?能有什么原因?無非就是丟失和死亡。
  就連那些養犬或者其他小動物當寵物的人,在其丟失或死亡之后,也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走出來,甚至很多人之后都不會再養,害怕自己無法承受,更何況是軍人和他的軍犬?
  卡索的事情已經過去一年半了,可陳磊恨郝震還是像恨生死仇敵一般。
  不是他不能理解郝震的苦衷和無奈,而是這份悲痛需要一個載體,而最好的載體,就只能是郝震。
  當然,劉小天和虎子相處的時間遠遠沒有陳磊和卡索相處的時間長,但劉小天年紀還小,缺乏閱歷和經歷,心理上也不夠成熟,承受力有限。
  要是虎子真的挺不過來,對他造成的心理創傷必將是巨大的。
  如果在這個時候讓他帶著虎子離開軍犬基地,在那樣的結果出現之后,劉小天肯定會比陳磊更加恨郝震。
  因為他會本能的認為,是因為離開了軍犬基地,沒有得到更好的治療,虎子才會死。
  這些,都是郝震需要考慮的。
  看到郝震的情緒有所緩和,唐漢接著說道:
  “我知道你擔心的是什么,所以這件事情由我去跟劉小天說,寵物醫院那邊也由我去聯系。
  而且我相信,那個小家伙,一定能挺過這一關的!”
  說完,唐漢就轉身離開了大隊長辦公室。
  說來也巧,這個時候,劉小天正在虎子的病房里接電話。
  電話是駱彤打來的,她想請劉小天周末一起吃飯。
  而劉小天的回答很簡單,就一句話:
  “虎子得了細小,我沒時間,也沒心情。”
  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看到駱彤有些訕訕的放下電話,一直支著耳朵聽的秦雨故作無意的笑著問道:
  “怎么?人家沒答應?”
  駱彤忿忿的把手機摔在沙發上,朝秦雨翻了個白眼兒:
  “他的狗病了,說是什么小,他沒時間。”
  秦雨的臉色瞬間一變:
  “什么小?細小?虎子得了細小?!”
  駱彤興致索然的點點頭:
  “好像是,怎么?你這么關心干嘛?又不是你的狗。”
  頓了頓,她有換上了一副壞笑的表情:
  “你該不會是因為自己的寵物醫院沒有生意,想去軍犬基地拉點兒生意吧?別想了,人家肯定是有自己的一聲啊,還能輪到你?噯,你干嘛去?”
  她的話還沒說完,秦雨就抓起自己的外衣套上,拎著包就往外走。
  “我去看看虎子!”
  丟下這句話,秦雨就推門走了出去。
  駱彤坐在沙發上撇了撇嘴,自言自語的嘀咕道:
  “鬼才信你!還去看虎子,怕是去看主人才對吧!哼,口是心非的家伙……”
  軍犬基地的醫院里,唐漢正隔著玻璃和劉小天對話。
  “什么?讓我帶著虎子去外面的寵物醫院?這是大隊長的意思?”劉小天說話的時候,臉上已經現出了怒意。
  “劉小天,你應該知道,細小病毒沒有特效藥,你能做的,只是悉心照料虎子,給它吃一些止吐止拉的藥,在不在軍犬基地并沒有什么分別。
  而且,如果是在外面的寵物醫院,環境也要相對更好,所有的藥物基地醫院都會提供的,這樣對于虎子來說可能會更加利于康復!”
  唐漢的語氣很平靜,但是卻一臉嚴肅。
  劉小天并不能確定唐漢的話到底可不可信,他現在很焦躁,尤其是在聽說要他帶著虎子暫時離開軍犬基地的消息之后。
  只是他并不知道,如果虎子現在已經是正式的軍犬,就算郝震想這樣做,也是違反制度的。
  正是因為虎子現在還只能算是編外,所以才有這個特權。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樣做的確更加有利于虎子的康復。
  虎子雖然是犬,但同樣也是有思想的。
  就比如一個病人,住在醫院病房里的心情和住在療養院里的心情哪能一樣嗎?
  很多時候,心情的好壞直接影響著身體的健康。
  疾病能否痊愈,心理上的因素也是至關重要的。
  哪怕患病的,是一條犬……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