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四十五章 那只襪子

第四十五章 那只襪子


  “呦!秦雨,你這表情不對啊!”
  駱彤不知道什么時候走到了秦雨身邊,順著她的目光看了一眼,臉上立即現出了一絲專屬于這個年紀女孩兒的八卦神情。
  秦雨的臉沒來由的一紅。
  實事求是的說,她還真沒有別的心思,就是單純的不想被人當做壞人而已。
  可是劉小天卻根本連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說話還句句帶刺兒。
  這樣刻薄的人,她怎么可能會有那樣的心思?
  “駱彤!你要是再胡說,以后我們就不是朋友了!”秦雨羞惱的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
  駱彤絲毫不以為意,趕緊追上去補了一句:
  “我看那個兵哥哥挺帥的,說起來,還是他第一個找到咱們的,你要是不喜歡,那我可就……”
  說道這兒,駱彤把后面的話換成了一陣壞笑。
  秦雨伸手在她腰間擰了一把,氣哼哼的說:
  “你愛怎樣就怎樣,不用告訴我!再說,人家還真不一定看得上你,跟花臉貓似的。”
  ……
  兩個女孩兒笑鬧著回去收拾東西了,劉小天卻是一肚子氣,連早飯都沒吃,出發的時候也沒有跟其他訓導員走在一起,而是抱著虎子混進救援隊的隊伍中一起走。
  虎子畢竟還小,來的時候沒有辦法,但是從打返回開始,劉小天就幾乎一直抱著小家伙,不讓它自己走。
  小家伙也的確累的夠嗆,十好幾公里的山路,期間只休息了四個小時,對于一條三個月的幼犬來說,絕對是超負荷的。
  一路上它就老老實實的被劉小天抱著,除了臨時休息的時候下來處理一下肚子里的廢棄物,差不多就是睡了一路。
  好在,這一路上不管是秦雨還是徐昊,都沒有再來找劉小天的麻煩。
  秦雨是不好意思,徐昊是害怕。
  他不知道自己那一石頭砸下去會把人傷的多重,但是劉小天當時那副滿頭滿臉都是鮮血的模樣,卻讓恐懼一直包圍著徐昊。
  下午三點多,一行人終于走出了山口。
  等在那里的家長們一見自家孩子回來了,立即一擁而上,就差沒數數自己孩子上的頭發有沒有少一根了。
  絲毫沒有意外,很快人群中就響起一聲尖銳的驚叫,接著徐昊的媽媽就一臉怒氣的朝郝震沖了過來。
  當時,郝震正在跟公安機關的幾名工作人員說明這些相關情況,徐昊的媽媽直接沖到郝震面前,一把就扯住了他的衣領,瞪著眼睛大聲質問道:
  “怎么回事兒?啊?我兒子的傷是怎么回事兒?他怎么會被狗給咬了?我要求你現在、立刻把那條狗給我交出來,我要先帶它回去觀察半個月,要是它沒死,就算你們走運,說明它沒有狂犬病!但是這條狗,我必須打死它!”
  她似乎已經習慣了每次這樣跟郝震說話的時候郝震的態度都是溫和的勸慰,說白了就是一直慫著。
  在她看來,郝震就是被她的氣勢給壓住了,用東北話說就是被她“拿”住了。
  只可惜,她走眼了。
  這一次,郝震牙根兒就沒打算慣著她,甚至在前一天就想好了要如何應對。
  “你給我,放開!”郝震一聲怒吼,徐昊的媽媽嚇的一哆嗦,下意識的就松開了手。
  沒等她第二次聚起氣勢,也沒給她再次開口的機會,郝震大瞪著兩只眼睛死死的盯著她,一字一頓的說:
  “你現在,最好回去問問你的兒子,他干了什么!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們的一名戰士被你兒子用一塊兒石頭砸中了頭部,現在我要立刻送他去醫院縫合傷口,還要檢查顱腦內部有沒有損傷,要是有,那你就等著給你兒子請律師吧!
  哦,對了,你兒子打疫苗的錢,我現在就給你,之后記得別讓你兒子離開家,隨時等著公安機關的傳喚!”
  啞火,徹底的啞火。
  自從郝震說出徐昊用石頭傷了人,女人就徹底沒動靜了。
  什么咄咄逼人,什么趾高氣昂,都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瞬間消失不見。
  而這,還不算完。
  還沒等她消化完這個讓她震驚的消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人大步朝這邊走來,直接指著她的鼻子吼道:
  “徐玉蘭!你養的好兒子!竟然還想打我女兒?還真是繼承了你這個潑婦的性格。你給我聽著,從現在開始,我和你們徐家所有的生意往來就此終止,你留點兒時間好好教育教育兒子吧!”
  說完,男人轉身就走,連看都沒有再看一眼呆若木雞的徐玉蘭。
  徐昊的母親就叫徐玉蘭,一個極為強勢且蠻不講理的女人。
  就因為她的強勢,所以徐昊才跟了她的姓,而不是隨他的父親姓。
  都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現在看來,有些老話說的還真對。
  別的不說,單單是對于子女教育這一方面,徐玉蘭做的的確很差,所以才會導致徐昊跟她一樣的自私自利。
  把四個孩子平平安安的帶回來,郝震這一次的任務就算是圓滿完成了。
  要不是中間發生了徐昊的事,三中隊的這第一次救援行動絕對是完美的。
  做好交接之后,郝震立即下令登車,帶隊返回軍犬基地。
  “虎子,回來,咱們該走了。”
  劉小天朝十幾米之外正躺在秦雨面前的地上打滾兒的虎子喊了一聲,小家伙立即站起來,圍著秦雨轉了一圈兒,便撒腿朝他跑來。
  走出山口之后,秦雨就找到劉小天,要求再跟虎子玩兒一會兒。
  劉小天本來是想拒絕的,可是見虎子對秦雨表現的挺親近,心一軟,就答應了。
  因為他知道,虎子很快就要正式成為一條正式軍犬了。
  而成為軍犬,就意味著它至少在十幾年之內,都很少會有機會釋放天性、自由快樂的嬉鬧玩耍,更多的時候都是枯燥乏味的訓練和一次次的執行任務。
  看著虎子在秦雨面前翻著小肚皮、四條小短腿朝天亂蹬、頭尾一起搖的樣子,劉小天感覺很欣慰。
  虎子長到這么大,像這樣開心耍賴的機會用十根手指就數的過來。
  他在病床上躺著的時候,虎子總是安靜的趴在枕頭旁邊,靜靜的陪著他。
  等他可以下床了,又面臨著被退兵,根本沒有心情跟它玩兒。
  到了軍犬基地之后沒幾天就開始接受訓練,這樣的機會就更少了。
  他一走神兒的工夫,虎子已經跑到他腳下了。
  劉小天趕緊抱起虎子轉身上車,等坐下了才發現,小家伙嘴里還叼著一團白色的東西。
  那特么……竟然是秦雨的那只襪子!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