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三十四章 分頭搜索

第三十四章 分頭搜索


  遲疑半晌,郝震才一臉嚴肅的問了劉小天一句話:
  “你對你的犬,有多少信心?”
  劉小天有些遲疑的看了看正仰著頭望著他的虎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那一刻,他竟然看到了虎子眼中的篤定。
  “我相信虎子的判斷!”劉小天重新抬起頭,看著郝震堅定的說。
  郝震點點頭:
  “那好,我給你八個人,按照虎子的路線搜索,時限兩個小時,沿途留下記號;要是兩個小時之后還沒有任何發現,你們立即原路返回,按照我留下的記號跟上來!”
  “是!”劉小天一個立正,給郝震敬了個禮。
  他心里很清楚,郝震這樣做是給了他,或者說是給了虎子多大的信任。
  一條剛剛接受訓練一個多月、還是由他這個“業余”訓導員訓練出來的幼犬,恐怕換了任何一個人都會認為是虎子的嗅認能力不足,可是郝震偏偏選擇了相信。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這是在給劉小天和虎子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任誰都明白,如果這一次虎子真是正確的,那將意味著什么。
  至少,在郝震下達這個命令的時候,一旁的閻林臉色十分難看。
  其余七條成犬都選擇了相同的方向,只有這條現在還沒有正式成為軍犬的幼犬選擇了另外一個方向,郝震這樣安排,對于閻林和三中隊的七條救援犬來說,絕對是一種質疑。
  身為中隊長,閻林肯定會覺得臉上無光,覺得別扭。
  但是郝震都已經發話了,他自然不能再說什么。
  況且,現在他還真不敢斷定虎子的判斷一定是錯的;畢竟那個小家伙剛剛在幼犬考核當中呈現了優異的表現,各個方面都壓過了其余八條德牧幼犬。
  甚至,他心里還有那么一絲期待,期待這一次虎子的選擇是正確的。
  雖然那樣有點兒打他這個中隊長的臉,但是,與收獲一條更加優秀的救援犬相比,面子啥的,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至于劉小天,那小子一看就是個刺兒頭兵;但是在部隊里面,刺兒頭兵往往也正是排頭兵。
  試問,沒幾分本事,憑啥刺兒頭?那肯定是夾著尾巴做人吶!
  這么想著,閻林緊鎖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上前幾步走到劉小天面前,面帶笑意的說:
  “你小子可一定要把握機會,要是這一次虎子真是正確的,你小子很可能就借它的光,提前成為訓導員了。”
  一旁的郝震抬腿就是一腳,不輕不重的踹在閻林的腿彎處,險些讓其來個雙膝跪地。
  “閻林,你特么要想挖墻腳,能不能不當著我的面兒?我看你是真沒拿我這個大隊長當塊兒干糧啊!”
  閻林“嘿嘿”一笑,一張老臉卻不紅不白,似乎對于郝震的當場揭穿毫不在意:
  “大隊長,等虎子成了正式的軍犬,是不是要分在我三中隊?那劉小天這小子成了訓導員,是不是也歸我三中隊?再說,您是大隊長,我是中隊長,整個軍犬基地都在您的領導下,咋能說啥挖墻腳呢?”
  郝震被他繞的有點兒暈,也懶得廢話,直接大手一揮:
  “滾蛋,立即出發!”
  五分鐘之后。
  張偉寶笑嘻嘻的快走幾步,手里拿著一根不知道從哪兒變出來的火腿腸。
  “虎子,吃不吃?來,過來,聽話我就給你吃。”
  “虎子,坐!”
  “虎子,臥!”
  ……
  劉小天就那么站在一旁看著張偉寶的表演,嘴角勾起一絲壞笑,眼神中盡是同情之色。
  其余七名救援隊戰士看向張偉寶的眼神,跟劉小天一模一樣。
  哦,對了,還有虎子。
  小家伙蹲坐在地上,歪著頭看著張偉寶拿著火腿腸,一臉猥瑣至極的表情,嘴里一連串的發出指令,卻像是根本沒聽到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包括劉小天在內的八個人都以為虎子是只聽劉小天一個人的指令,不想理會張偉寶。
  而實際上,虎子卻根本不是這么想的。
  它當然不會執行張偉寶的指令,因為它根本不認識這個傻不拉幾的家伙是誰。
  如果熟悉了之后,虎子也不會介意有這么個傻子陪自己玩兒的。
  見虎子沒有反應,張偉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吭哧”一口咬下一段火腿腸,那牙齒碰撞的聲音,連距離他兩米之外的劉小天都聽的清清楚楚。
  “香,真香!你想不想吃?想吃就要乖乖聽話,來,坐下。”
  這一刻的張偉寶,配上他那張四方大臉上猥瑣的表情,像極了騙小孩兒的怪蜀黍。
  虎子終于動了。
  不過,卻不是按照張偉寶的指令做出動作,而是起身走到他腳下,抬起后退在他靠著的那棵樹下留下了自己的氣味。
  只不過……這一次的量有點兒大,而且水柱還挺有勁兒。
  悲催的張偉寶躲閃不及,褲腳和鞋面瞬間星星點點。
  “握草!你……”
  張偉寶“蹭”的一蹦老高,轉身指著劉小天大聲說:
  “是不是你讓它這么干的?我……特么,反正,你回去得給我刷鞋洗褲子!”
  對于語無倫次的張偉寶,劉小天直接選擇了忽視,就如同完事兒之后還得意的甩了甩肚皮下面那個小玩意兒的虎子一樣,根本不愿意多看那個傻孩子一眼。
  虎子扭頭看了張偉寶一眼,那眼神兒似乎在說:
  離我遠點兒,我媽不讓我跟傻子玩兒……
  劉小天實在是連看都懶得看一眼氣的上躥下跳的張偉寶,從兜里掏出那只襪子,再一次讓虎子嗅認之后,便招呼大家立即出發。
  每走十幾米,就會在顯眼的位置留下記號。
  這是救援當中極為重要的一項。
  畢竟救援隊員也不是活地圖,無法一直保持正確的方向感。
  萬一迷了路,那可真是要讓人笑掉大牙了。
  郝震只給了劉小天兩個小時的搜索時間,即便是加快了搜索速度,也只不過向前推進了五公里多點兒。
  可是,他們并沒有任何收獲。
  看了看時間,劉小天重重的呼出一口氣,準備叫住還在認認真真的向前搜索的虎子,調頭回去。
  可就在這時,虎子突然轉回頭,擺出了一副攻擊的架勢,呲著牙發出威脅般的低吼……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