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三十一章 狗咬呂洞賓

第三十一章 狗咬呂洞賓


  然而,四個年輕人的后悔在此刻并沒有任何用處,甚至還不如一個五毛錢的饅頭來的實惠。
  饑餓、焦躁、恐懼讓他們疲憊不堪,寒冷也無法驅逐虛弱和困意。
  終于,他們還是各自靠在冰冷的石壁上睡去。
  凌晨四點,天色依然漆黑一片。
  周圍傳來的響動沒有吵醒劉小天,但是趴在他懷里的虎子卻在第一時間睜開了那雙黑亮的眼睛。
  像普通的狗子一樣,小家伙先是抬起頭,張嘴打了個哈欠。
  一口潔白的小奶牙,配上那條窄長而靈活的舌頭,絕對能萌翻一眾擁有一顆少女心的人。
  當然,擁有少女心的,不一定就是少女,甚至不一定是女人。
  年輕人的睡眠質量總是很高的,哪怕是睡在冰冷潮濕的地上。
  隨便鋪上一層還算干爽的枯葉,上面再鋪上雨衣,把大衣往身上一裹,就滿足了睡眠條件。
  虎子用它那一口小奶牙啃咬劉小天鼻子的時候,他正在做夢。
  他夢到帶著虎子站在表彰大會的舞臺中央,一個肩膀上扛著一顆金星的首長正在給他佩戴軍功章……
  可是……怎么突然掉雨點兒了?這可是禮堂啊!
  臥……特么!
  乍一睜開眼睛的劉小天險些下意識的抬手把站在他胸前、低著頭、吐著舌頭的虎子給扔出去。
  看到他睜開眼睛,虎子往后退了一步,朝他叫了一聲。
  那意思應該是:趕緊起來,要不然下一次滴在你臉上的,可就不一定是口水了……
  劉小天伸手把虎子抱在懷里,挺身從地上站了起來。
  疊雨衣的時候他才發現,貼在地上的那面掛了一層冰涼的露水。
  “怪不得腰有兒酸……”
  劉小天小聲嘀咕了一句,迅速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重新把牽引繩掛在虎子身上那件軍犬背心兒的拉環上。
  “所有人,五分鐘時間解決個人問題,把肚子里的廢水廢物處理干凈,五分鐘之后集合,繼續向前搜索!”閻林的聲音從一側傳來,明顯有些嘶啞。
  這也難怪,身為三中隊的中隊長,其實他身上的壓力要比郝震更大。
  郝震畢竟是大隊長,整個軍犬基地的大事小情他都要操心,因此就算他極力申請組建的救援犬中隊至今未建一功,但是另外兩個中隊的成績還是在他的帶領下干出來的。
  可閻林就不一樣了。
  連續兩年的年終總結會上,其他兩個中隊的中隊長上臺之后就是一連串的任務記錄和成績,先不說每次任務完成的如何,至少人家干的多。
  可他呢?
  一份勉強拼湊出來的總結報告上,除了訓練數據就是軍犬的體檢數據,再就是犬舍打掃的多干凈,消毒做的多到位之類的日常。
  說白了,不就是鏟屎鏟的干凈么?
  唯一值得慶幸的,恐怕就只有自三中隊組建以來,軍犬沒有爆發過細小這一件事,還算是他的預防工作做的到位。
  這次好不容易有這么個露臉的機會,閻林自然是熱情高漲。
  整個前半夜的搜索過程中,負責這一組的閻林似乎忘了手里的對講機,一直都是直接靠嗓子喊,不啞才怪。
  帶著虎子溜了一圈兒,跟它在一棵樹下留了氣味記號之后,劉小天立即帶著虎子回到集合地點。
  張偉寶比他們回來的早,看到虎子,他立即迎上來,從兜里掏出一塊兒壓縮餅干,掰下來一小塊兒放在手心里伸向虎子:
  “來,小家伙,給你點兒好吃的。”
  然而,虎子卻根本連理都沒理他,甚至都懶得湊過去聞,只是抽了抽鼻子,就知道他手里的東西不好吃。
  壓縮餅干嘛,本來就是應急充饑的東西,營養成分沒問題,但是味道卻不及那些能當零食吃的餅干。
  虎子自打被劉小天撿回來開始,就憑借著自己獨有的呆萌和乖巧懂事的表現贏得了所有人的喜歡。
  連喝的奶都有人趁著訓練間隙找附近的老鄉買新鮮的羊奶,壓縮餅干這種常見貨它還能沒吃過?
  到了軍犬基地之后就更不用說了,主食是統一配給的幼犬犬糧,每天晚上還有一頓雞胸脯肉切碎之后和入牛奶的加餐,平時訓練的零食無論營養成分還是味道那都沒的說,哪會在乎張偉寶手里那點兒壓縮餅干的碎渣?
  “擦,小東西嘴還挺刁。”
  張偉寶嘀咕了一句,抬手把手心兒里的壓縮餅干扔進自己嘴里,又從大衣里懷兜兒里掏出一只保溫杯,往杯蓋兒里倒了一杯熱水遞給劉小天。
  “來,喝點兒熱水暖和暖和。”
  不得不說,這個時候能合上一杯熱乎水,絕對是一種幸福。
  比起軍用水壺里冰涼的涼水,這杯熱水喝下去,能從胃里一直暖到四肢。
  劉小天也沒客氣,先從兜里掏出虎子的小水碗,往里面到了一些,搖晃著讓水溫盡快下降,自己才吸溜著把剩下的半杯給喝了。
  看到劉小天把溫度適宜的水碗放到虎子面前,張偉寶打趣的說道:
  “我看你小子退伍之后也別干別的了,去當保姆就行,就你這細心勁兒,照顧個剛滿月的孩子都綽綽有余。”
  劉小天看著虎子“呱嗒、呱嗒”的喝水,頭也不抬的說:
  “說的好像你照顧過孩子似的,實際上跟我一樣,連女孩兒的手都沒摸過。”
  張偉寶正在喝水,差點兒被這句話噎的嗆著,連聲咳嗽了半天才說:
  “我說你小子還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這不是替你計劃一下退伍之后干點兒啥嗎?”
  這時虎子已經喝完了那半碗溫水,劉小天拿起碗站起來,斜眼看著張偉寶說:
  “狗咬呂洞賓?你知道狗為啥咬他么?”
  張偉寶被劉小天這個奇葩的腦回路弄的一愣,下意識的搖搖頭:
  “這我哪知道?要不你問問虎子?”
  劉小天沒有理他,一本正經的說道:
  “呂洞賓自從成仙之后就喜歡四處去游歷,有一天,他在游歷的過程中救下了一個落入水中的男子,用狗的心臟將他給救活了;
  可是,男子醒過來之后,卻是毫不留情的的指著呂洞賓斥責,大聲的質問呂洞賓為什么要救他,而不是讓他去死。
  這就是狗咬呂洞賓的由來,當然,只是傳說。”
  張偉寶聽的兩個眼睛都直了,半晌才回過神兒來,一臉懵的問道:
  “你跟我講故事干啥?這跟我替你想退伍以后的謀生之路有關系嗎?”
  劉小天用一種極為嫌棄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牽著虎子就走,只丟下一句:
  “我就是讓你多學點兒知識而已,免得下次再讓虎子嫌棄你。”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