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三十章 秦雨

第三十章 秦雨


  如果劉小天在這里,一定會認出那個盡管全身發抖還依然帶著一臉倔強、一邊盡量用那頂已經破碎的帳篷抵擋洞口灌進來的寒風、一邊不住安慰同伴的女孩兒,就是那家寵物醫院的醫生---秦雨。
  “小雨,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啊?”坐在最里面的女孩兒帶著哭腔問道。
  女孩身形的臉上畫著濃妝,只是被淚水糊成一片,看上去有點兒像京劇里的花臉;耳朵上一排耳釘,耳垂兒更是直接打了個直徑超過0.5厘米的耳擴。
  雖然身上穿著戶外沖鋒衣,但是看得出來,她平時的穿著絕對是那種夜店里最引人注目的類型。
  用當時那個比較形象的統稱詞來形容,就是小太妹。
  只不過,這會兒她可沒有一點兒小太妹的樣子,瑟縮成一團、鼻涕眼淚一起流的樣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女孩兒名叫駱彤,跟秦雨是高中同學,關系一直很好。
  秦雨知道,駱彤其實并不是那種自甘墮落的女孩兒,她之所以這樣打扮,其實只是想要引起父母的關注,希望他們不要整天忙生意,能更多的關心她。
  “好了,駱彤你就別哭了,秦雨不是已經給家里打過電話了嗎?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來救我們的!”一個頂著一頭黃毛的男孩兒厭煩的看了駱彤一眼,語氣十分不耐。
  他這么一說,駱彤直接從哽咽轉為放聲大哭,一邊哭一邊說:
  “徐昊!你還有臉說我?要不是非要走那條路,我們的能把吃的都掉到懸崖下面嗎?要不是非要在露營的時候殺了那條蛇,能把那兩匹狼給引來?現在可好,吃的也沒了,帳篷也壞了,天又這么冷!我……我還不想死啊……”
  “你還怪我?我……”徐昊剛要爭辯,一直沒有說話的秦雨突然抬頭瞪了他一眼。
  徐昊莫名的有些心虛,生生的把后面的話給咽了回去。
  的確,駱彤說的一點兒都沒錯,要不是他,這一系列的事情都不一定會發生。
  另外一個男孩兒叫石小磊,跟徐昊是哥們兒。
  秦雨并不認識他們,是駱彤在一個健身俱樂部認識了徐昊,所以才有了這次所謂的探險。
  這段時間駱彤的情緒一直不太好,秦雨拗不過她,才不得已同意參加這次探險。
  進山的路線本來都是提前制定好的,但是走了幾公里之后,徐昊突然提出改變路線,說他在地圖上看到有一做山峰的景色特別美,提議繞路爬上山頂去看看。
  由于那座山并沒有列入林業局的采伐范圍,因此也沒有路,四個人一頭鉆進山里之后,很快就迷失了方向。
  他們幾個當中沒有人是真正熱衷于旅行探險的驢友,甚至連個愛好者都算不上,絲毫沒有經驗。
  雖然帶了指南針,可還是找不到回去的路。
  起初徐昊還是一臉無所謂,拍著胸脯說他能帶大家回去,可是最終卻帶著其他三人走上了一處懸崖。
  當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要不是秦雨眼尖,及時拉住了走在最前面的徐昊,他這會兒怕是已經到了閻羅殿了。
  由于慌亂,秦雨在拉住徐昊的時候不小心把裝著食物的背包掉到了懸崖下面。
  當天晚上露營的時候,剛剛經歷了一次危險的徐昊并沒有引以為戒,非要把抓到的一條無毒的松花蛇烤了吃肉。
  結果卻引來了兩匹狼。
  要不是有那堆火,四個人這會兒還能不能活著都不一定了。
  倉皇逃離之后,他們才發現,還沒來得及架設的那頂帳篷也壞了,至于已經架好的那頂,誰敢回去找?
  要不是他們身上還有些巧克力和零食,怕是根本就堅持不到現在。
  兩三天的時間倒是不至于被餓死,可光是寒冷也很容易要了他們的命。
  四人當中,秦雨和石小磊還算冷靜,但畢竟也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好不容易爬到樹上才讓手機有了一點兒信號,打出了那個求救電話。
  接下來該怎么做,他倆也不知道。
  他們能做的,就只有等。
  此時,距離打出那個電話已經過了近四十個小時,還是沒有人來救他們,駱彤的心理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
  這也難怪,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能有多強的心里承受能力?
  他們又不是各種小說影視劇當中的男女主人公,身體里住著個幾千上萬年的靈魂,遇到這種事情,還沒抱頭痛哭就已經不錯了。
  “好了,都別吵了,現在已經這樣了,我們能做的,就只有等,相信一定有人回來救我們的!”秦雨伸手替駱彤擦掉眼淚,柔聲安慰道。
  “可是……”駱彤眼淚汪汪的看著秦雨,眼中都恐懼已經近乎實質。
  “別可是了,趕緊睡一會兒吧。”秦雨打斷了駱彤的話,沒有讓她再說下去。
  因為,她知道自己回答不出來駱彤的下一個問題。
  她畢業之后就開了那家寵物醫院,雖然平時也喜歡健身,可探險這么瘋狂的事兒,她卻連想都沒有想過。
  不是有那么一句話嘛,叫“人貴有自知之明”,秦雨知道自己沒有能力應對位置環境、尤其是大自然這種環境當中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和變故,自然也就沒打算嘗試。
  此刻,雖然他一直在安慰駱彤,可如果問她該怎么辦,那她只能說“等”。
  不然呢?
  已經嘗試過好幾次了,根本連方向都無法辨明,要是再像沒頭蒼蠅似的亂撞,萬一越走越遠怎么辦?
  那豈不反倒增加了救援的難度?
  所以,現在最好的、也是唯一的辦法,就是老老實實的待在這兒,等待救援。
  一直沒有說話的石小磊掏出手機按了幾下,失望的看向秦雨:
  “你的手機還有電嗎?要不然咱們再找棵大樹試試能不能打電話?”
  秦雨搖搖頭:
  “下午的時候就已經沒電了,而且我們已經試了很多次了,就連成功打出電話的那棵樹后來都沒有成功過,試的再多也是徒勞。”
  頓了頓,她又補了一句:
  “而且,以我們現在的體力,還能爬樹嗎?”
  石小磊沒再說話。
  他知道,秦雨說的都是事實。
  大約是個小時之前,他們四個人把最后的兩塊兒巧克力分著吃了,現在就連一塊兒糖都沒有了。
  饑餓和寒冷死死的包圍著他們,希望似乎距離他們越來越遠。
  后悔。
  這是四個人此刻心中唯一的念頭……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