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最強訓犬員 > 第二十八章 意外發生

第二十八章 意外發生


  天色漸暗,所有人都打開了強光手電筒。
  郝震把救援隊分成了四組,每組兩條犬,間隔五百米平行向前推進。
  虎子并沒有像劉小天預計的那樣走不到一里路就走不動,一直走了兩公里,小家伙的體力也沒有半點兒下降的意思。
  看著虎子低著頭邊走邊嗅的認真模樣,劉小天第一次感覺到,原來這些外形可愛、內心忠誠的狗子,并不是在撒嬌賣萌的時候最討喜;而是在它們認真忘我的替人類工作時,才更加惹人憐愛。
  它們從來不會要求什么,卻把自己有限的生命全都奉獻給了人類。
  哪怕被狠心拋棄,它們也不曾記恨。
  甚至在被拋棄之后,它們就一直在原地徘徊,餓了就去垃圾箱里找些食物,直到被人驅趕,或者是被殘忍的殺掉吃肉……
  虎子似乎感受到了劉小天的目光,扭頭看了他一眼,輕輕的叫了兩聲,便轉回頭繼續它的“工作”了。
  在分組之前,郝震仔細推斷了一下那四名被困者現在所處的方位。
  他們是四天前的下午進山,前天晚上打出了那個求救電話,間隔大約五十五小時,除去休息時間,實際行進時間不會超過四十小時。
  在這種沒有路的山上行走,速度受到限制,距離山口應該就在五十到六十公里左右。
  聽起來,搜索范圍似乎并不算太大。
  可是,這里山高林密,加之無法確定他們的具體方向,五六十公里的搜索范圍,哪有那么容易找到他們?
  城市中落日的余暉還在,但是山里卻已經完全陷入了黑暗。
  強光手電筒的白光在幽暗綿長的大山之中,幾乎與螢火之光無異。
  郝震雖然是第一次帶隊救援,卻也不至于小白到讓所有人扯著嗓子漫山遍野的喊。
  每一名救援隊員脖子上都掛著一個不知道是什么材質制成的哨子,聲音尖銳,傳遞距離很遠。
  缺點就是,吹的時候有點兒刺耳。
  “你叫劉小天是吧?哪里人啊?”走在劉小天身邊的一名老兵突然開口,讓他覺得十分詫異。
  說話的人叫張偉寶,比劉小天大三歲,剛剛結束了總隊教導隊的班長骨干集訓,年底轉士官的意向書已經遞上去了。
  軍犬基地這種頗具特殊性、專業性的單位,每一年的士官名額的確比較多,但是分配新兵卻不像戰斗部隊那樣每一年都有。
  就拿救援隊員來說,光是專業的救援訓練就至少要一年時間,還不見得能達到合格標準。
  如果只是兩年義務兵役期滿就退伍,救援隊的專業水平如何保證?
  目前,整個軍犬基地的醫務兵只有四個人,除了劉小天之外,張偉寶和另外兩人都是參加過總隊教導隊的班長骨干集訓、年底即將轉為一級士官的。
  也正是因為只比劉小天早來一年多,所以張偉寶才會主動與劉小天說話。
  畢竟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和劉小天一樣,在那些入伍三四年甚至更久的老兵眼里,上等兵跟列兵除了差一條杠杠之外,基本沒啥區別。
  劉小天被調到軍犬基地一個多月了,除了那天早上肖輝因為虎子在他拖鞋上拉了一坨熱乎乎的翔而與劉小天說了幾句不太友好的話之外,其他人幾乎一直都把劉小天當成空氣。
  其實這倒也正常,畢竟劉小天也沒有主動跟人家說話。
  更何況,劉小天從打來到軍犬基地的那天開始,就處處享受特殊待遇,其他人因為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而有那么一點兒排斥也是正常的。
  但是張偉寶不一樣,因為他是救援隊的。
  三中隊除了軍犬訓導員和助訓員之外,還有這個專職的救援隊,也就是張偉寶和那些正跟在軍犬身后進行搜救的戰士。
  訓導員和助訓員每天的訓練都是與軍犬一同進行,但是救援隊則不同,他們需要進行專業的救援訓練,其中包括連接繩索、攀爬等等針對性的科目。
  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體能訓練。
  作為救援者,要是體力跟不上,那還救個屁的援?
  要是關鍵時刻沒了體力,那不一下就從救援者變成被困者了?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郝震作為一名曾經的特戰隊大隊長,在體能訓練這一塊,那可絕對稱得上是手段多樣,每天早晚各一趟的十公里長跑,只不過是餐前甜點而已。
  在得知劉小天被調到軍犬基地的時候,郝震其實是打算把他安排到救援隊的。
  畢竟是這一屆的新兵尖子,不去救援隊豈不可惜?
  要是沒有虎子,劉小天現在肯定就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訓練科目不一樣,也不存在競爭,自然也就沒什么隔閡。
  短暫的詫異之后,劉小天報出了一座城市的名字,沒想到張偉寶一下把眼睛瞪圓了,滿臉驚喜的說:
  “那咱倆是老鄉啊,我家也是那兒的!對了,我叫張偉寶。”
  劉小天客氣的朝張偉寶點點頭,沒再說什么。
  不是不愿意搭理主動與他說話的張偉寶,而是不敢分神。
  在夜里走山路,閑聊的安全隱患可不小,加上前些天下了將近一周的連陰雨,地面濕滑,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摔倒。
  在山上摔倒,那可是極為危險的,很容易會順著山坡滾落下去。
  更何況,劉小天和虎子是為身后救援隊的戰士們帶路的。
  不得不說,四條腿就是比兩條腿走的穩。
  從進山到現在,救援隊已經走了兩三公里,期間劉小天三次險些摔倒,可包括虎子在內的八條犬,卻連一個腳下打滑的都沒有。
  “所有人加快搜索速度,兩小時后集合休息。”對講機里面突然響起郝震的聲音。
  算算時間,救援隊進山已經兩個多小時了,接近零度的氣溫和濕滑的山路對于體能的消耗無疑是巨大的。
  休息的目的是避免出現意外、增加搜救效率,而不是不顧被困者的危機情況。
  更何況,八條犬也需要休息,否則會影響它們的嗅認能力。
  算了算時間,劉小天從兜里掏出那只撞在密封袋里的襪子,輕輕的扥了一下牽引繩,低聲說道:
  “虎子,過來。”
  他要讓虎子再嗅一下氣味源,確保虎子不會找錯方向。
  畢竟,虎子還是太小了,他有些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這已經是進山之后第二次讓虎子嗅認氣味源了,與進山之前一樣,只要虎子嗅完那只襪子,都會呲著牙,露出厭惡加憤怒的表情。
  對此,劉小天十分不解。
  按理說,虎子自從被他撿回來,就一直待在部隊里,來到軍犬基地之后更是一次都沒有出去過,為什么會對這只襪子或者說是襪子的主人有這么大的敵意?
  還沒等他琢磨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兒,就出事兒了。
  有句話叫忙中出亂,用在此時的劉小天身上就極為適合。
  畢竟是第一次參加救援,還是帶著虎子在前面帶路,這讓劉小天有種莫名的緊張。
  加快搜索速度之后還沒走多遠,劉小天突然腳下一滑,身體瞬間失去平衡,直接一頭朝地面栽了過去……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