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海賊新秩序 > 第九十四章 突生變故

第九十四章 突生變故


  “那你們這里的價位是?”歐爾比雅試探的問道,如果能夠承受的話就在這里買了。
  “不同地區的記錄指針價格是不同的,前往弗蘭德斯,阿拉巴斯坦,磁鼓王國,七水之都,威士忌山峰的記錄指針都是500萬貝利,前往馬林梵多香波地群島是1000萬貝利,如果各位想去空島的話我們可以提供信息,1億貝利,保證真實性,但是需要各位自己準備優秀的航海士,要特別優秀的那種才行。”侍者淡定的一口氣說完。
  而歐爾比雅已經被空島這個名字完全震驚到了。
  “你說的是空島嗎!那個傳說中的空島!”歐爾比雅有些激動的問道。
  “當然,女士,盧西安諾家族為自己說過的所有話負責。”侍者繼續淡定的說道。
  “所以我給你一億貝利你們就帶我去空島對嗎?”歐爾比雅說道。
  “不,我的意思是給你們準確的消息,你們自己去。”侍者說道。
  “那你們怎么保證消息的真實性呢?”歐爾比雅說道。
  侍者皺了皺眉,明白了眼前這伙兒人不是地下世界的人,不然不會明白盧西安諾這四個字的信譽。
  “這我無法給您證明女士,或許您可以先了解一下我們盧西安諾家族。”說完侍者也沒有繼續交談的意思,畢竟不是黑暗世界的人成為客戶的希望不大。
  歐爾比雅見侍者沒有再說下去,也不好接著追問,侍者回到了吧臺內,這時從操作間走出來了另一名年紀大很多同樣穿侍者服的男人。
  “對客人客氣一點小子。”男人說道。
  “我已經很客氣了啊,很明顯那些人跟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年輕侍者無所謂的說道。
  歐爾比雅最終還是購買了一個阿拉巴斯坦的記錄指針,畢竟這種歷史悠久的國家存在歷史正文的可能性更大。
  一行人吃飽喝足之后又采購了一些淡水和酒便離開了酒吧。
  剛從酒吧除開沒多久,眾人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歐爾比雅,周圍很多人都在盯著我們。”瞭望員低聲說道。
  “嗯,讓大家小心一點,不要分散走。”歐爾比雅說道。
  就在這時,一行人走到了一處十字路口,四個方向的道路上的人突然向歐爾比雅一行人靠攏了過來,目標很明顯就是他們。
  不待歐爾比雅做出應對一行人就被圍在了中間。
  “你們要干什么!”歐爾比雅寒聲問道,她的同伴們也都抓住了隨身的武器。
  “干什么?當然是抓住你們了,你這樣的高等貨色可是值不少錢的。”一個身材高大但是消瘦的男人說道。
  “歐爾比雅,對面人太多了,我們攔住他你快離開!”一名同伴對歐爾比雅說道。
  “不要想太多了,你們你個都跑不掉。小的們動手!”高個男人大聲說道。
  “大家不要散開,保護歐爾比雅!”所有人把歐爾比雅圍在了中間,圍成了一個圓,拔出了手槍和刀抵御這群人。
  但是歐爾比雅一方終究還是學者占了大多數,兩方短兵相接的一瞬間歐爾比雅的同伴就落了下風。只有包括瞭望手在內的幾名戰斗員還能夠支撐。
  “歐爾比雅,我們沖出一條路,你快離開這里!去那個酒吧!”瞭望員喊到。
  歐爾比雅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再猶豫了,用了點了點頭。
  瞭望員和其他幾名戰斗員離開了原本的位置,集合在了一起,將歐爾比雅圍在了中間,開始向酒吧的方向突圍。
  這群人販子也不是什么戰力超群的人,只是膽子大一些的普通人罷了,面對轉業戰斗員集合后的沖擊完全抵擋不住,一下被沖出了一個缺口。
  “混蛋!別讓那個女人跑了,這些男人可不值錢!”領頭的高個男人看到被歐爾比雅突圍出去氣急敗壞的罵道。
  人販子這邊到底人多勢眾,見快完被追上,立刻兩名戰斗員停下了腳步,替其他人爭取時間。
  在重傷幾名人販子之后立刻被后面的人砍倒在地,緊接著又是兩名戰斗員重復這個過程,終于,歐爾比雅身邊只剩下了瞭望員一個人,而這里距離酒吧還有50米的距離。
  這時,酒吧旁邊的巷子里突然沖出了兩個身體瘦弱渾身臟兮兮的人,兩人一下沖到了瞭望員和歐爾比雅身前,瞭望員眼疾手快一刀劈在了撲向自己的人身上,又一腳踹開了撲向歐爾比雅的人,但是被這么一攔,身后的人群已經追了上來。
  “歐爾比雅,快進那個酒吧!”
  “那你……”
  “快!”瞭望員轉身沖向后方的人群,歐爾比雅用力咬著嘴唇沖向了酒吧,在進入酒吧的一瞬間,后方傳來了槍響的聲音,歐爾比雅轉頭一看,瞭望員已經倒在了血泊中。
  歐爾比雅終于進入了酒吧。
  侍者再次走了過來,對于歐爾比雅臉上慌張的表情視而不見,依舊淡定的問道:“請問有什么需要嗎女士?”
  “你們說你們會保護你們的客人對吧!”
  “沒錯,這是規矩。”
  “我剛才在這里買了記錄指針,請救我的同伴,拜托了!”歐爾比雅一下抓住了侍者的胳膊,強行鎮定的說道。
  “抱歉女士,剛才的交易已經結束了,我們已經盡到了我們的義務。”侍者不緊不慢的說道。
  “可是…那怎么才能讓你們幫忙呢?”歐爾比雅立刻問道。
  “除非您再次成為我們的客戶,當然我指的是長期客戶,僅僅購買記錄指針的話我們只負責您在店內的安危。”侍者說道。
  “那我成為你們的客戶,你們賣什么我都買,拜托你救救我的同伴!”歐爾比雅終于快完堅持不住了,她再堅強說到底也只是一個學者而已。
  “這需要您先正名您的財力女士,我不能因為您一句話就答應和您交易。”侍者說道。
  歐爾比雅努力讓自己不崩潰,災難來的太突然,自己剛才購買的記錄指針已經消耗了自己很大一部分錢財了,作為考古學家的她并不富裕,每次出海都還需要全知之樹的學者們的贊助。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