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二二四、子午北涼,元朗搦戰

二二四、子午北涼,元朗搦戰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一劍斬破九重天最新章節!
  
  正是巨頭龍王座下第七巡海大將艾千!
  
  這位大烏賊精,化為人身,卻是一個俊秀,書卷氣極濃的年輕人,輕袍緩帶,反而沒有幾分武將的模樣。反倒是他身邊的一個全身爛銀盔甲,手撫腰間刀柄,英氣逼人的少年,更似領兵的大將。
  
  王崇的眼光投過去,艾千就是全身一震,急忙跟身邊的少年說了一句話,兩人拋下部眾,向王崇這邊飛了過來。
  
  艾千更是雙手一拱,叫了一聲:“見過季教主!”
  
  他身邊的少年,亦如艾千一般,拱手為禮。
  
  王崇亦還以一禮,心情頓時復雜了起來,看到了艾千,他就想起來人魚三公主。他當初不過是,想要出海尋找西風山雨圖,哪里料到,沒找到這卷寶圖,卻遇到了一頭老龍。
  
  這頭老龍說送他一場機緣,就從東海把他憑度虛空,送到了西境苦海。
  
  若是說機緣……
  
  倒也真算是一場機緣,若是沒有來西境苦海,也就遇不到韓嫣,也就不會來九焰島了。
  
  艾千伸手一指身邊的年輕人,說道:“此乃我家龍王座下,第五巡海大將子午,乃是羅非魚成精,修道比我晚了些年頭,道行卻還在我之上。”
  
  子午倒也快人快語,問道:“這可是咱們駙馬?”
  
  王崇還沒說什么,他身邊的韓嫣臉色就變了,柔聲問道:“什么駙馬?”
  
  子午瞥了自家兄弟一眼,艾千伸手扶額,很想說:“老子不知道,老子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王崇和韓嫣比肩而立,同乘云車,顯然關系親密,如何就好說起,巨頭龍王要跟阿羅教結親的事兒?
  
  艾千更知道,王崇并沒有答應這件事兒,他甚至還勸過人魚三公主巨玥兒,就此罷休,不要再跟王崇糾纏下去,這位小公主不肯聽,他也只有一走了之,去回報巨頭龍王。
  
  巨頭龍王并沒有怪他,反而派了他和手下第五巡海大將子午,一同前來西海撞機緣。
  
  艾千雖然是妖怪出身,但卻曾無意中得了一部劍譜,并且花了無數力氣,將之推演為合適妖怪修行之法,若是能得一口飛劍,他也可以媲美人族金丹了。
  
  子午雖然出身羅非魚一族,但卻天賦異稟,得道之后,結交了一位好友北涼道人,得傳了一套刀法。
  
  他苦苦鉆研多年,又借助巡海大將的勢力,收羅海底奇金,鑄造了一口寶刀,故而修道年頭雖然晚于艾千,排名卻反而在艾千之上。
  
  只是艾千也想不到,自己的同袍居然如此口無遮攔。
  
  子午一臉的無辜,他也知道,好像是說錯話了,也不吭聲,氣氛一時間,頗多尷尬。
  
  王崇輕咳一聲,說道:“巨頭龍王曾要跟阿羅教結親,但不巧孤鴻子被我送去了吞海玄宗學法,我本要稟明恩師,處置此事,因為有些事情,就耽擱了下來。”
  
  王崇這一番話連消帶打,含糊其辭,倒也沒有破綻。
  
  艾千一拉同袍,子午也知道,不該再亂說話,只能燦爛一笑,就當自己剛才什么也沒說。
  
  季觀鷹的大名,他也曾聽聞,并不敢隨意挑釁。
  
  真要惹惱了對方,就此動起手來,可就是一場大熱鬧了。
  
  韓嫣如何瞧不出來,王崇和這兩位巡海大將,頗有些“眉來眼去”,心道:“怕還有些什么事情,打算瞞著我,不過這點小事兒,我只要留心,便能打聽出來,去也不用去糾纏。”
  
  她倒也落落大方,邀請道:“兩位將軍,可要同行?”
  
  艾千急忙說道:“我們還有些手下要約束,這些海族出身的將士,不通理法,膽子又大,沒得管束,怕是鬧出事兒來,就不跟兩位同行了。”
  
  子午也是一拱手,就那么跟著艾千揚長去了。
  
  王崇心道:“怎么巨頭龍王的麾下,也來湊熱鬧,這群妖怪也懂劍術?”
  
  王崇又復去看虹兒和小竹山的那位女弟子的斗劍,兩人已經遠離了九焰島,足有數百里之外。
  
  兩人的劍光糾纏附近,有甚多修士排空游弋,而且還不斷有遁光沖出了九焰島,向那個方向湊過去。
  
  王崇正想著,反正自己也插手不上,不如暫且回去,忽然就聽得有個清朗的聲音,喝道:“小竹山荀元朗,請吞海玄宗季觀鷹道友賜教。”
  
  一道劍光,宛如湛藍的奇虹,撕天裂地,沖上云霄,傲然當空。
  
  王崇也沒想到,居然有人挑戰自己。
  
  要說天下宗門,年輕一代,最出名的就是“季觀鷹”,其次才是峨眉的齊冰云!
  
  雖然王崇名聲遠洋四海,但始終有人不服氣,盡管他前些時候,展露了一手煉身成氣,化虹之術,仍舊有人安耐不住,在這個時候公然挑戰了。
  
  王崇也不知道,小竹山究竟是個什么門派,荀元朗又是誰人,但只瞧對方這一道劍光,就能知道,此人的劍術已經大衍境頂尖,只怕也早就修成了身劍合一,甚至還修成了劍意天心!
  
  這一道劍光,煌煌大勢,隱然有一股威壓,讓天地間澎湃元氣,都輕輕凝定,似乎在聽從君王號令。
  
  荀元朗喝出了這一句,就不再說話,只是眼神中都是睥睨之色,他甚至也不在乎,王崇會不會應戰,只是不住的積蓄氣勢。
  
  韓嫣眼神微微一亮,伸手輕撫腰間的劍囊,低聲說道:“要不要我來接下這一場斗劍?”
  
  王崇輕輕一笑,說道:“又何須你來應戰。”
  
  王崇正要提氣喝一聲,就聽得一個少年浮空,有些輕浮的叫道:“季觀鷹不敢應戰,我來跟荀兄比一場。”
  
  王崇這次可就有些驚了,荀元朗劍術出眾,倒也是個對手,這個拔空而起的少年,一身真氣輕浮,光是看飛遁的姿勢,就可以推測出來,功力必然甚淺。
  
  雖然也有大衍境的修為,但這種貨色,王崇在天罡境的時候,都能打兩三個,他是怎么好意思,口出如此狂言的?
  
  王崇念頭還未轉完,就聽得一個聲音,淡淡喝道:“落珈島極烈,也想參與此戰。”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