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武俠仙俠世界的廚神 > 第四十一章 從天而降

第四十一章 從天而降

“道友真是好手段。”雖然只是簡單地凝水、燒水、泡茶,但其中顯露出來的隨心所,可見其對法術的掌控達到了不可思議的熟練度,只這一點,靈月宮主就自愧不如。
  
  “不過是一杯茶罷了。”凌池微微一笑,道:“宮主請用。”
  
  靈月宮主點點頭,端起茶盞,輕綴一口。
  
  茶水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苦澀,但被更多的甘甜所掩蓋,只這一小口,就讓她感到精神一振,靈臺一清,以往有些不理解的法術,竟是突然有了思路,一時間閉上眼睛,進入了頓悟狀態。
  
  凌池默默地飲一口香茗,閉目養神。
  
  ……
  
  出落,如此往復循環了三次,靈月宮主終于睜開了眼睛,比之從前,更增了三分仙靈之氣。
  
  扭頭望著客廳,并沒有凌池的影,但門外卻飄來陣陣香甜的氣息,如花蜜一般。
  
  起走到廳外,就見凌池正站在一個新搭建的土灶前,燒著一口鍋,香甜的味道就是從這口鍋中飄散出來。
  
  此時凌池拿著一串鮮紅色、說不出名字的果實在鍋里轉了兩圈,形成了一串……
  
  “糖葫蘆?”
  
  凌池扭頭看著靈月宮主,笑道:“頓悟三天,看來收獲不小,恭喜宮主了。”
  
  “多虧了凌道友。”靈月宮主面露感激之色,這一口茶水,抵得上她十年之功,她不問也知道自己遇到了大造化。
  
  “不過是一口茶水罷了。”凌池微微一笑,遞給她一串剛做好的冰糖葫蘆,道:“嘗嘗。”
  
  “貧道不客氣了。”靈月宮主接過來,看著這一串鮮紅晶瑩的糖葫蘆,拋開散發出來的香甜氣味,單單這賣相就讓她充滿了食,當即咬了一口。
  
  “唔”
  
  “叮,征服高級紅色食客靈月的胃,征服次數+0.01。掉落高級紅色菜譜觀自在。”
  
  “觀自在:高級紅色菜譜,自在心+8,有效次數三次。”
  
  ……
  
  總算征服了。
  
  凌池松了口氣,之前那杯茶就是紅色高級菜譜,這串糖葫蘆當然也是,用朱果串成的糖葫蘆,就問你服不服?
  
  之前那杯茶沒征服,還讓他緊張了一下,現在看來,只是那50%的概率沒有觸發到罷了。現在補上一刀,征服水到渠成。
  
  不過也是真沒想到,這靈月宮主竟然是個紅色高級人物。
  
  就此推斷,靈月宮主在仙一劇開始前幾年去世,應該是元神飛升了,不然以她的強大,別說幾個苗人,就算拜月教主來了也攻不破仙靈島。
  
  至于這張觀自在的菜譜,功效倒是不錯,自在心,無法給出一個精確的解釋,大概的意思就是‘和諧’吧!
  
  內心的和諧,與自然的和諧,不刻意,自然而然的存在,類似于道家所說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佛教的說法就是沒有煩惱,通達無礙。
  
  總之就是一種心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理解,凌池自己的心態是一以貫之的從心所不逾矩。
  
  他一直這么做。
  
  靈月宮主從幻境中清醒過來,感覺到體內暴漲的法力,深吸一口氣,行了個大禮:“多謝凌道友。”
  
  “不必。”凌池微微一笑:“以宮主的境界,快飛升了吧!”
  
  靈月宮主點點頭:“原本尚需一些年月,但多虧凌道友,怕是就在這幾年了。”
  
  “嗯。”凌池把糖葫蘆一串串穿好,道:“飛升之后,去找一個叫玄霄的人,他是我瓊華派數百年來唯一飛升仙界的人,到了那里,提我的名字,他會關照你的。”
  
  靈月宮主頗為驚訝:“玄霄!?兩百年前飛升成仙的瓊華派掌門?”
  
  “嗯。”凌池點頭。
  
  靈月宮主深吸一口氣,問道:“凌道友,不知你和玄霄前輩是……”
  
  “名義上是師兄弟。”凌池微微一笑:“不過他應該把我當親兄弟一般看待。”
  
  師兄弟!?
  
  靈月宮主心中一驚:“凌道友,不知你今年貴庚?”
  
  “十八歲。”凌池把最后一根糖葫蘆做好,笑道:“兩百多年前,我就這么說了。”
  
  “!!!”靈月宮主仔細地打量著他:“凌道友……可是人族修士?”
  
  “純的。”凌池笑道:“只是有些奇遇,體機能一直保持在十八歲的巔峰狀態,宮主是不是很羨慕?”
  
  “原來如此。”靈月宮主感嘆道:“不止貧道羨慕,怕是全天下的人族修士都會羨慕。”
  
  “哈,別人羨慕不來的。”凌池笑道:“不過宮主這幾年就要飛升了,也沒必要羨慕。”
  
  靈月宮主微微一笑,又咬了一口朱果糖葫蘆,道:“凌道友此時可是在游歷四方?”
  
  “沒錯。”凌池把一堆炸好的玉米粒倒進鍋里,用剩余的糖漿裹住玉米粒,做了個拔絲玉米:“世界很大,我已經游歷兩百多年,也算是看遍了天下美景,領略了各地的風土人。”
  
  “凌道友真是好造化。”靈月宮主眼中閃過一絲羨慕之色,問道:“凌道友以為我仙靈島如何?”
  
  “還不錯。”凌池說道:“雖然不是洞天福地,卻也算不錯的道場,若是有完整的功法傳承,不難成為人人景仰的圣地。”
  
  靈月宮主微微一笑:“我仙靈島有完整的傳承,只是每代只能有一個傳人,故而聲名不顯。”
  
  “原來如此。”凌池裝了十盤拔絲玉米,其中九盤收入廚神空間,只剩一盤放在用土系法術變出來的石桌上,拿出兩雙筷子,道:“坐下,邊吃邊說。”
  
  靈月宮主沒有拒絕,嘗了嘗拔絲玉米,又酥又脆,拔絲還不粘牙。
  
  “怎么樣?”凌池問道。
  
  “很好吃。”靈月宮主點點頭:“非常香甜酥脆,凌道友的廚藝讓貧道佩服。”
  
  “一點甜品罷了,等下做一桌好菜……宮主吃葷腥嗎?”凌池問道。
  
  靈月宮主點點頭:“葷素不忌。”
  
  “那就好。”凌池笑道:“我還真怕宮主只吃素,那樣可是會減少許多的人生樂趣。”
  
  “食畢竟是用生命換來的,出家之人不忍吃其,飲其血,乃是慈悲,但我修仙之人自無那些規矩。”靈月宮主說道。
  
  “說的好。”凌池贊道:“從心所不逾矩,看來宮主也是同道中人。”
  
  靈月宮主眼睛一亮,微笑道:“只是自在罷了。”
  
  自在?
  
  凌池點了點頭,難怪會爆出【觀自在】這道菜,原來如此。
  
  ……
  
  在靈月宮主的邀請之下,凌池在仙靈島住了下來,其實靈月宮主也是有些‘托孤’的意思在里面,畢竟再過幾年,她就有了飛升的能力,可是她遍尋天下,還沒有找到一個合格的衣缽傳人。為了不讓仙靈島的傳承斷送在自己手里,她毫無保留的將仙靈島的所有功法都交給了凌池,希望在自己走后,凌池能幫她找個傳人,讓仙靈島的仙法傳承下去。
  
  凌池答應了。
  
  如此兩年后,靈月宮主在凌池的注視之下,脫去,元神飛升了。
  
  “凌道友,拜托了。”
  
  凌池揮揮手:“記得找玄霄,提我的名字,好使。”
  
  靈月宮主微微一笑,元神穿破云層,進入了仙界。
  
  ……
  
  凌池埋葬了靈月宮主的之后,便在仙靈島上定居下來。
  
  為了保證仙靈島的安全和環境衛生,凌池花了幾個月時間,布置了數個大陣,將仙靈島的防御布置的固若金湯,衛生方面也布置了數個除塵陣、凈化陣、聚靈陣等等,將仙靈島打造成了真正的海外仙島,完全可以和洞天福地相媲美。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仙靈島不需天材地寶,有凌池在,什么都有。
  
  凌池在這里經營仙靈島的時候,雙兒她們也沒閑著,除了雙兒留守飛船之外,其她人都各自滿天下亂跑,搜集各種天材地寶,看到順眼的人,就用美食征服,然后招募為農夫。
  
  過去兩百多年,牧場一百人的名額已經招滿了,目前招的都是農夫。
  
  在這個仙俠的世界,有天賦的人仙妖魔實在是太多了,看的過眼的更是不少,游歷天下兩百多年,哪怕每年只招募一個,這也兩百多個名額了,更何況農場擴充之后,需要大量農夫來發展建設,不可能每年只招收一個而已,如今牧場不但滿了,就連農場也有了六百多個。其中小部分是昆侖八派過去兩百多年被他看順眼的人,大部分是游歷天下時招募的妖魔鬼怪。
  
  如今凌池招募的農夫和牧民比例,已經從一開始由人族占據絕對優勢,變成了人族和妖魔鬼怪各半的局面。
  
  招募的每一個妖魔鬼怪各有所長,且絕大部分是女的。至于雄,如果沒有足夠的能力和人格魅力,凌池是不會招募的。
  
  因為農場人數越來越多,招致了阿紫的愈發不滿。但沒辦法,為了讓雙兒的廚藝追上來,凌池硬生生等了兩百多年,這在空間里就是兩千多年。
  
  兩千多年,牧場沒擴充,簡直喪心病狂。幸好喬峰能安撫住她,不然以阿紫的子,牧場早被她鬧翻天了。
  
  此后十余年間,凌池一直在仙靈島上修煉仙靈島的傳承仙術。在他看來,仙靈島上的仙術相當精妙,除了五靈仙術之外,還有許多的輔助仙術,大部分是治病救人的仙術,而且有一種還魂咒,只要人沒死超過三分鐘,且尸體保持較為完整,就能原地復活。
  
  游戲當中,李逍遙在蘇州被林月如砍了一劍,當場死亡,趙靈兒就是用還沒練成的還魂咒強行救活了他。
  
  當時凌池還以為李逍遙只是受了傷,所謂還魂咒不過是療傷的法術而已,但自從了解了還魂咒的原理和作用之后,他才發現,這真的是一種逆天的咒法。
  
  雖然三分鐘的時間太短,但能讓死人復活就已經很牛bī)了,還想咋樣?
  
  難怪仙靈島每代只要一個傳人,而且非天資出眾者不收。仙靈島傳承的仙術雖然系統,但數量比較多,要是沒有過人的天賦,根本修煉不成。靈月宮主能飛升而出,除了天資過人,靠的就是仙靈島的傳承仙法。
  
  不愧是能和林青兒成為好友,又敢收趙靈兒為徒的牛人。
  
  凌池依靠強橫的基礎能力,只用十年時間就吃透了仙靈島傳承仙術,并將其融會貫通。而此時,李逍遙已經出生,李三省和李三思夫婦都死了,只留下李大娘這個遺孀,靠著經營仙劍客棧拉扯李逍遙成長。
  
  數前,苗疆突發大洪水,淹沒了黑苗族王城,拜月教主上躥下跳,誣陷造成大洪水的人是巫后娘娘,要求巫王立即處死巫后,以絕后患。
  
  巫王怎么肯殺了自己的妻,只是迫于壓力,只能暫且將巫后關在地牢里,希望平靜之后再想辦法釋放巫后。
  
  但拜月教主根本不愿放過巫后,一直煽動拜月教徒,給巫王施壓。同時將魔爪伸向了小公主趙靈兒,試圖俘虜趙靈兒,以脅迫巫后自盡。
  
  面對前所未有的危機,巫后在自己的婢女姜氏來地牢探望自己的時候,囑托道:“我怕巫王擋不住拜月教主施加的壓力,為防萬一,你現在立即帶靈兒去中原的杭州余杭鎮,找一個叫凌池的人,讓他照顧靈兒一段時間。我若安然無恙,過段時間便派人去接你們回來,若是……凌池也能護得靈兒周全。”
  
  “娘娘,不會的,你一定不會有事的。”姜氏抹著眼淚說道。
  
  巫后輕嘆一聲,道:“若當年我留下他,也許就不會有今之難了。”
  
  “娘娘說的‘他’是誰?”姜氏問道。
  
  “你無需知道。”巫后輕輕搖頭,道:“快去吧!別被人發現。”
  
  姜氏跪在地上,道:“娘娘,你多保重,奴婢去了。”
  
  “……”
  
  目送姜氏離開地牢,巫后輕嘆一聲:“凌池大哥……”
  
  ……
  
  姜氏抱著小公主逃跑的消息,很快就被拜月教主知道了,于是派出無數苗兵追殺,就在追殺的過程中,一個少年從天而降,就要為她們擋住追兵。
  
  就在此時,一個比他還年輕的少女從天而降,一腳將這少年踹飛,三下五除二殺掉追兵,然后提起姜氏和小公主,御劍破空而去。
  
  “臥槽!”少年目瞪口呆。
  
  *******************
  
  最近推薦票很少,這樣吧!今天推薦票破千,明天更新一萬字。比心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