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含嬌 > 第 22 章
怕不怕死?
  
  其實慕含嬌自然怕死,她本來打算這輩子定要好好活著,照顧母親,孝敬母親,彌補母親的,結果還什么也沒做……
  
  她回過神,回答道:“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我都死過一回了。”而且就是被你害死的!
  
  想起這個,慕含嬌就臉色很是難看,小心翼翼的后退,隔得他老遠,低下了頭,手指揪著衣裳。
  
  魏浟不知所謂:“你何時死過一回了?”
  
  慕含嬌淡定自若的解釋:“我的意思是,我出海的時候,若不是有神仙相救早就死了。”
  
  說到出海,魏浟不知哪里來了興致,問起:“出海的事,你說與我聽聽,說實話。”
  
  現在這種時候,哪還有心情說那些。
  
  慕含嬌想了想,有氣無力的說道:“我跟著爹爹出海,遇上暴風雨……”
  
  魏浟擰起眉頭,打斷了她的話:“你以前不是說得繪聲繪色,讓你說給我聽,為何跟快斷氣了似的,我掐著你脖子了?”
  
  “……”
  
  魏浟反而敘述起來:“我聽小姨說,當初你出海,歷經千難萬險,又是大風大浪,又是千奇百怪,后來船沉了,姨父帶著你漂流荒島,島上求生兩月。
  
  “我還聽說,當時你與姨父堅毅求生的事跡感動上蒼,天妃親自出手相救,你們才得以安然回來。”
  
  慕含嬌這才抬起頭,瞄他一眼:“你知道天妃?我娘跟你說的?”
  
  “嗯。”
  
  慕含嬌低頭玩著自己手指,盡量若無其事的,道:“我娘一直跟我說是路過漁船救的我們父女……其實我猜測,救我的神仙就是天妃娘娘的弟子。”
  
  天妃是海邊居民所信奉的海上之神,聽說出海若是遇上大風大浪,危急性命,只要誠心祈求天妃,天妃前來相助,平安將人護送回岸邊。
  
  相傳,天妃經常在沿海地區尋找有緣之人收為弟子,受到天妃指點的凡人,一生沒有做過惡事,等壽終正寢之后,就可以隨她一起出海普度眾生。
  
  慕含嬌也信奉天妃,她在海上出了事,曾經每日祈求天妃娘娘來救她……
  
  慕含嬌覺得,肯定是天妃聽到了她的祈求,然后派了弟子來救她……就相當于,救她的那個神仙是小神仙,天妃是上頭的大神仙。
  
  上回那個冒牌書生寫的《尋仙記》里頭,說出海尋找的神仙,就是天妃,說得還有模有樣的。
  
  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她又要死了。
  
  想起遺言,慕含嬌就在琢磨,她要不要把往后兩年的天災人禍理一理說給魏浟聽,不過說了他應該也不會信吧?
  
  不知想到了什么,慕含嬌突然鬼使神差的問了句:“我死了殿下會不會難過?”
  
  她就是突然在想,前世她死了之后,也不知道魏浟有沒有過一絲絲懺悔?畢竟她是死在他手上的。
  
  魏浟不假思索就回答:“不會。”
  
  “……”慕含嬌苦笑,她就知道,為什么要問這種毫無意義的問題,簡直就是廢話一句,他怎么可能懺悔。
  
  魏浟接著道:“你不會死,舅舅打算讓人替你受刑,把你換出去,今夜就送你和小姨出城。”
  
  從此改名換姓,過見不得人的生活?
  
  慕含嬌動作遲緩,這么說,她還死不了,不用說遺言?
  
  不用說遺言也好……她正愁不知該怎么說。
  
  魏浟道:“不過我另有個法子,能讓你洗脫罪名,就是有些風險。”
  
  慕含嬌頓時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心下暗想,就知道魏浟這種時候來找她,肯定是有辦法!
  
  當即詢問:“什么法子?”
  
  “明日我會讓父皇親自督刑,讓小姨御前鳴冤……需要配合之處我都會給你安排好……”
  
  魏浟壓低聲音,悄聲將計劃一五一十告訴慕含嬌,說完之后,詢問她的意見:“所以你想今晚就走,還是想明日放手一搏?”
  
  說實話,慕含嬌沒什么信心,詢問:“光憑我一張嘴,當真能說服陛下不要燒死我?”
  
  “父皇信不信不要緊,你只要說服在場百姓就行,父皇一向看中民心所向,要處死你的是百姓,能救你的也只有百姓,可明白?”
  
  魏浟早就看得透徹了,只有在人最多的地方,也就是刑場,當著全城百姓的面,將他們都說得心悅誠服,才能讓她擺脫這妖女的罵名。
  
  慕含嬌苦笑:“他們都恨不得燒死我,又怎可能聽信我說的話?”
  
  “笨,讓那些人云亦云的愚民相信你,可比讓英明神武的皇帝相信你容易太多!若是你能拿出那日踏青時候的風采,也不是沒可能。”
  
  回想那日踏春宴,這光芒四射的少女,所有人都安靜的圍著聽她講故事,魏浟覺得,她的故事既然這么有吸引力,讓全城百姓都安靜的聽,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再瞥少女一眼,魏浟嘆息:“不過……我看你如此膽小如鼠,當著當今天子,還要萬眾矚目之下,要侃侃而談確實有些難……算了,不如還是今日送你出城,留一條性命茍且偷生也好,來,把衣裳換了,現在就帶你走。”
  
  膽小如鼠……茍且偷生……
  
  慕含嬌其實曾經也不膽小的,不然怎么會對魏浟各種投懷送抱,還能做出用神仙藥的事情!
  
  只是死了之后,更怕死了。
  
  所以說,她現在要做出選擇,要么就假死逃出城去,今后改名換姓世上再也沒有慕含嬌,要么就冒著欺君的危險為自己正名,洗脫冤屈。
  
  慕含嬌想了想,還有些擔心:“那若是圣上不肯收回成命,我娘會不會受牽連?”
  
  魏浟真的想說,高家放棄的只有她,并沒有放棄她娘,所以,“不會。”
  
  慕含嬌當時就答應了:“好,只要不連累我娘,我也不想茍且偷生,昭王殿下,這次我若是能洗脫罪名,必定牢記恩情,今后做牛做馬報答!”
  
  嘴上這么客套的說,其實慕含嬌心里生出一個想法,反正前世是魏浟害死了她,這次若是能救她一命,就全當是他們扯平了,互不相欠。
  
  魏浟卻聽進去了“做牛做馬”,緩緩闔眼頷首。
  
  慕含嬌想了想,道:“我還有一個請求。”
  
  “什么?”
  
  慕含嬌豁出去了,道:“我明天說不定就要死了……臨死之前還有個遺愿,想明日行刑時候穿一件最好看的衣裳,相信殿下能辦到。”
  
  魏浟怔住,“你現在還在想著這個?”
  
  慕含嬌解釋:“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就想穿一件最好看的衣裳,死也死得漂亮一些,既然已經選擇了出風頭,死也要出盡風頭再死!”不要像前世那樣,死得見不得人!
  
  “……”魏浟無言以對,側目看了看對面少女。
  
  她生得那容顏燦如春華,姣若秋月,自是百般難描的絕色,特別是如朱丹般的唇瓣,叫他一見就忍不住想起,夢中他曾反復親吻過那里……夢里銷魂入骨的女子便是她,而且他對她好像有點過分。
  
  魏浟已經極力壓制,想將雷雨夜的夢忘得一干二凈,可是就好像真實發生過一般,多出來的記憶似的,怎么也抹不掉,每每見她總忍不住勾起。
  
  看她兩眼,魏浟眸中掀起一絲異樣的波瀾,眉頭皺得更深了。
  
  回過神來,詢問:“可記住了明日該怎么說?”
  
  慕含嬌點點頭:“記住了!”
  
  “我會一切安排妥當,你好好休息一晚,養足精神,明日,就當上戰場吧。”
  
  再不說話,魏浟揚長離去……路上回想起她剛才說的那句話,“我死了你會難過么”,又漸漸擰緊了眉頭。
  
  *
  
  當天晚上,母親高意如連夜也來看了慕含嬌,給她帶來了最好看的衣裳裙子和頭面首飾,還送了飯菜來。
  
  “嬌嬌,你當真不走?若是明日事情有變,那你可就小命不保了!”
  
  慕含嬌盡量擠出一絲微笑,想讓母親不要這么擔心,只道:“娘親,就算我茍且偷生,萬一此事傳到東萊,我慕氏族人也要被我連累,今后也要背負罵名,那我豈不是對不起爹爹,付不起慕家祖宗。”
  
  高意如抹了一把眼淚:“可是,你爹只有你這么個女兒,我不想讓你去冒險,畢竟圣上金口玉言,圣旨都下來了,不可能為了你食言。”
  
  “那也要讓全天下人都知道,我絕不是妖女,慕家也絕沒有什么妖術!不過是有心之人故意煽動人心,給我潑臟水!”其實,慕含嬌心中也有一個執念,她前世死得很窩囊,很丟臉,現在絕不能更加窩囊!這次不管能不能自救,或許都能解開她心里這個結,讓自己稍微找回一些尊嚴和顏面。
  
  看著女兒的眼睛,明亮的眸子之中光彩奪目,更顯堅毅決絕,仿佛一眼,看到了過世的慕劭的影子,高意如眼眶都濕潤了。
  
  “既然你心意已決,娘會盡力幫你。”
  
  當晚,慕含嬌逼迫自己早早睡覺,魏浟說得對,必須養足精神,明日才好上戰場!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