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含嬌 > 第 13 章
因為一本《東海尋仙記》橫空出世,逍遙書生的名字在洛京城一夜爆紅,人盡皆知,魏浟自然也聽說了一些動靜。
  
  他還曾問過高殊:“逍遙書生可是你家表妹的化名?”
  
  高殊訕笑:“什么我家表妹,是我們家表妹。”
  
  魏浟沉默片刻,卻又問:“問你是不是,費什么話。”
  
  看高殊只好回答:“自然不是,那個逍遙書生,我覺得兩種可能,要么自己出過海,要么,可能是那日踏春,許多人聽了表妹敘述,不知怎么傳到了那人耳中,他便撰寫成書……手長在他身上,他要寫,我們也管不著。”
  
  “我怎么聽不像是你說出來的話。”
  
  按理說,高殊不是應該嫉惡如仇?
  
  “事實如此……”想了想,高殊道,“殿下是不是對這位新來的表妹有點太上心了?不過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已,怎勞殿下親口問詢。”
  
  畢竟,上回還問高殊是不是對慕表妹無禮,這回又查逍遙書生是誰,對他妹妹都沒過問過……
  
  魏浟目光陰翳了幾分,問:“要這么說,你豈不是比我更上心。”
  
  “殿下與我怎可相提并論,先不說我們只是兄妹之情,再者我男未婚女未嫁,可殿下早與我三妹訂下婚約,總問別的姑娘,難免會引起誤會。”
  
  說著,高殊聲音壓低了幾分,試探道,“私以為,有這功夫倒不如多問問三妹的事,畢竟她才是你的未婚妻,殿下這么疏遠也不太好……”
  
  魏浟道:“我與她也不熟,問了兩句,就不是兄妹之情?”
  
  “呃,呵呵,說得也是,是我失言……”本來是提醒他對自己妹妹關心一點的,高殊琢磨著他對哪個女子好似都差不多,也不好再說下去。
  
  魏浟想了想,轉而問道:“你生辰,想要什么?”
  
  高殊訕笑:“我生辰不足為提,給什么要什么……倒是下個月就是祖母六十壽辰,不知殿下可備好賀禮了?”
  
  “……說起來,舅舅可是給進京朝圣的藩王都送了請柬?”
  
  高殊回答:“送倒是送了,可大多數急著趕回封地,能留到下個月的也沒幾個人……不過我聽說,漢中王和楚王都已經答應前來賀壽。”
  
  高殊笑得帶著嘲諷:“呵……那漢中王心懷鬼胎,聽說小姑姑寡居在家,竟然跟我爹求娶,想讓小姑姑給他做續弦……不知殿下以為,這樁婚事能結么?”
  
  漢中王是皇室宗親,皇帝堂弟,平庸無能之輩,這些年不瘟不火。
  
  魏浟道:“問我作甚,問小姨去。”
  
  *
  
  慕含嬌在床上躺了兩日,腹痛漸漸緩了過來,因為月事量少,三日就干凈了。
  
  這日早上與母親一起前去給外祖母請安。
  
  外祖母衣著向來喜好簡樸隨意,如今年已六旬,滿鬢斑白,一臉皺紋,天生的唇角上揚,帶著慈和的笑容。
  
  她念著慕含嬌前兩日臥病,給賞了一青花瓷罐子裝的阿膠糕,還道:“皇后讓人送來的阿膠糕,我這老太婆一大把年紀了,也吃不上這些東西,嬌嬌該趁著年紀還小好生養一養才是,現在受這種罪,今后每月一回可不好受。”
  
  慕含嬌當時其實想說,她也不是每月一回,畢竟有些時候兩個月才一回,有些時候一個月兩回,根本沒個準,特別折騰人,且完全不知道什么時候月事會來,大夫還說她今后恐怕不能生育的呢。
  
  一旁母親高意如捏了捏女兒的肩頭,笑道:“娘別嚇唬嬌嬌了,記得我當年也是這樣,不過成親之后就好了許多,特別是生了嬌嬌之后,便也不疼了。”
  
  高老夫人當時就瞪了高意如一眼,“你好意思說,若不是你非要去東萊,水土不服,怎會導致生這個女兒差點丟了性命,后來又不能再生……咳咳……”
  
  高意如連忙上去,為高老夫人撫了撫背,看母親這么不高興,高意如只好轉移話道:“那些陳年舊事不提也罷……”
  
  旁邊慕含嬌一聽,當時眼睛都紅了。
  
  母親生她受了那樣的苦,她怎么這么混蛋,前世竟然讓母親一個人去了漢中,她應該跟著去的,她應該陪著母親……
  
  棄母親于不顧,如此大不孝,簡直太沒人性了。
  
  今后,母親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慕含嬌憋著眼淚,眼中波光粼粼的,連忙起身過去,鉆進母親懷里,抱著她的腰,又牽著外祖母皺巴巴的手。
  
  從外祖母那里出去之后,慕含嬌和母親并排而行,才又聽母親念叨。
  
  “你這舅舅,接我回洛京就沒安什么好心,我這還沒站穩腳,京城里說了幾門親事沒成,現在又跟我說漢中王想求娶,要把我嫁去漢中……嬌嬌,若是娘去漢中,你去么?”
  
  慕含嬌當時心下猛然一跳,趕緊拉著母親的袖子,瞪圓個小眼睛,道:“娘,漢中一點也不好,濕氣太重,窮鄉僻壤,天災不斷,你可千萬別答應,洛京多好啊,去什么漢中!”
  
  漢中王怎么還是想求娶母親,母親這一個月都沒出門,他見都沒見過也要來求娶?
  
  這么說來,漢中王娶不娶母親,跟有沒有見過她根本沒關系?也是啊,漢中王肯定是老早就打聽好了,被母親美貌傾倒什么的完全就是借口,實際就是想攀高家。
  
  所以,單單讓母親不出門,根本逃脫不了要被嫁給那個漢中王的命運?
  
  前世,就是在祖母壽辰之后,母親就跟著漢中王嫁去了漢中。
  
  后來母親倒是來過幾封信,說她在那里過得很好,漢中王也待她好……可事實上,慕含嬌根本對那個漢中了解甚少,后來她前去漢中給母親送葬,因為是高顥一路護送她去的,所以漢中王也沒見怎么怠慢。
  
  高意如長嘆一聲,有些無奈的說道:“有些事也不是娘可以左右的……”若是為了高家的利益,皇后和舅舅逼著娘親出嫁,娘親肯定只能同意。
  
  娘親現在也才三十二歲,冰肌玉膚,如花美貌,比那些二十出頭的絲毫不遜色,又多出幾分獨有的成熟風韻,是十幾歲的小丫頭遙不可及的。
  
  越想慕含嬌就越擔心,但是僅憑她,如何能阻止那個有備而來的漢中王?
  
  她現在需要找人幫忙才行,可如今……思來想去,只有和高殊關系還過得去,有可能會幫她。
  
  于是當天傍晚,慕含嬌就在花園假山,高殊回去的必經之路上將他攔住,還特意買了一盒珍饈閣的杏仁酥。
  
  碰面之后,高殊看著慕含嬌送的杏仁酥,立即就察覺她“無事獻殷勤”了。
  
  慕含嬌笑了笑,道:“什么都瞞不過你。”
  
  高殊也不客氣,拿了塊杏仁酥就咬了一口,一邊詢問:“說吧,有什么想讓我幫你?”
  
  慕含嬌倒是比較委婉,詢問道:“三表哥還說幫我找逍遙書生是誰,不知可找到了?”
  
  高殊吃杏仁酥的動作都慢了幾分,回答道:“此人突然銷聲匿跡,恐怕已離開洛京,無處可尋。”因為他已經拿錢財把人打發走了。
  
  慕含嬌很是失望:“是么……還以為三表哥很有能耐,沒想到,一個小小書生都找不出來,唉,看來是含嬌對三表哥期望太高了。”
  
  哪個男人聽了這種話,都會不樂意。
  
  “我怎么就沒能耐了……是因為,最近,手上事情太忙,實在沒空追查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慕含嬌便道:“那若是含嬌懇求一件舉足輕重的大事,三表哥能辦得到么?”
  
  高殊遲疑問:“何事?”
  
  “我聽說,舅舅有意將我娘許給那個漢中王……”慕含嬌這才把自己目的給說了,不想把娘親嫁去漢中,因為母親身體不好,不適合漢中濕熱,而且以后恐怕沒機會再回洛京……
  
  “相信如果是三表哥的話,肯定會有辦法解決此事。”
  
  高殊嘆息了一聲,道:“可是漢中王給出的條件實在誘人,恐怕爹爹傾向于同意這門親事。”
  
  慕含嬌當時都熱淚盈眶了,可憐巴巴的望著高殊,道:“三表哥,你剛剛還說有能耐呢,果然是哄騙含嬌的,虧人家還當你是親哥哥,第一個就來找你,若是你沒辦法,我只能去求二表哥了。”
  
  慕含嬌知道,高殊和高顥背地里都在較勁,要是這么說,肯定能激怒高殊。
  
  果然高殊當時就冷嘁一聲,不屑道:“哼,我都辦不到的事,他怎可能辦到?”
  
  慕含嬌道:“二表哥不行,我就去求昭王,昭王肯定能辦到……”
  
  高殊想了想,小表妹第一個來找的他,萬一他拒絕了,二哥或者昭王答應了,那今后他在小表妹面前肯定很沒有排面。
  
  其實,要小姑姑不嫁去漢中也并非難事,直接想法子弄個八字不合,或者跟蜀地犯沖什么的……畢竟,小姑姑就算再嫁,也不是非要嫁給漢中王不可。
  
  于是高殊勾唇笑道:“讓我幫你也不是不行,把你那幅畫送給我做生辰禮!”
  
  “……”還想著那幅畫呢。只是一幅畫,能換來母親不要遠嫁,慕含嬌自然只有同意了,“那,三表哥,我給了你那幅畫,求你的事情可一定要辦到啊!”
  
  高殊拍著胸脯保證:“那是自然,不然就讓我提頭來見!”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