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含嬌 > 第 3 章
其實慕含嬌并不想去,她現在要緊的是看緊母親,確保她這些日子不要出門,免得被那個漢中王遇見了,又要嫁去漢中。
  
  不過慕含嬌還沒開口,母親高氏就已經幫她應下了。
  
  高云旖走后,慕含嬌才勾著高氏的手,撅著小嘴,道:“娘,你怎么也不問問就答應了?”
  
  高氏嗔她一眼,道:“咱們剛來京城不久,娘倒是生在此處長在此處,可你人生地不熟的,就該多出去走動走動,你這個表姐的朋友都是京城數一數二的貴女,今后抬頭不見低頭見,你多來往也有好處……”
  
  高云旖那些朋友,所謂的貴女,在高云旖的帶領下,故意把慕含嬌排擠在外,以前慕含嬌還真以為能結交到朋友呢,后來才知道自己只不過是個笑話,外地來的,即使東萊望族也入不得她們的眼,總是跟他們融入不進去,連說官話的口音也會被她們暗地里嘲笑,唯一一個朋友,是跟慕含嬌一樣,也是外地來的,也是被她們排擠的……
  
  想一想慕含嬌都嘆氣,覺得還是先忽悠母親不要出門要緊。
  
  慕含嬌便道:“娘親,再有一兩個月就是姥姥六十大壽了。”
  
  高氏點點頭:“是啊,娘親早想好了,我們從東萊帶回來那顆最大的夜明珠,就留給你姥姥做壽禮。”
  
  慕含嬌歪著腦袋道:“那夜明珠確實稀世罕見,不過女兒以為多少缺乏一些誠意。”
  
  “那你覺得如何才有誠意?”
  
  慕含嬌有條不紊的說道:“夜明珠固然要送,可姥姥向來信奉佛祖,不如娘親去給姥姥抄個七七四十九天的經書,齋戒祈福,請求佛祖庇佑姥姥健康長壽,萬事順心,娘親覺得如何?”
  
  高氏一想,有些道理,捏了捏女兒的小鼻子,笑道道:“沒想到我們嬌嬌還有這份孝心,那你怎么不去抄,讓娘去抄?”
  
  慕含嬌把腦袋埋進母親胸口,一頓撒嬌賣乖:“娘親這么多年沒怎么回過京城,常年不在姥姥身邊,你可是姥姥身上掉下來的肉,這么好的孝敬姥姥的機會,女兒怎么敢搶了娘親的功勞……娘親放心,女兒有空也去幫娘親抄。”
  
  高氏都快甜到心坎里去了,還能說什么?只得連忙點頭:“小機靈鬼什么時候這么會說話了,你都這么說了,娘還能不去?”
  
  漢中王最多在京城待一個月,等母親抄個七七四十九天的經書,剛好過了外祖母壽辰,再出門就安全了。
  
  所以慕含嬌還不忘叮囑:“娘親要記得不能出門染了濁氣,特別是不要進宮,碰上那些煞氣太重的人……”
  
  反正乖女兒怎么說都有道理,高氏只顧答應:“好好好,明日娘親就去給你姥姥抄經書,你就出去春游踏青,記得到時候別失了禮數。”
  
  “知道了。”慕含嬌嬉笑,拿了顆櫻桃送進高氏嘴里,兩母女又坐到榻上,一番談話,晚上還一起用了晚膳。
  
  慕含嬌心里都覺得暖融融的,有娘疼的孩子真好。
  
  母親在世的時候,她什么都不用犯愁,還是漢中王名義上的繼女,母親一走,鎮國公府的人才開始露出了真面目。
  
  唉,她真是沒心沒肺,為什么為了一個根本不喜歡自己的人,竟然選擇和娘親分開,實在太不值得了。
  
  當日慕含嬌休息得很早,養足精神,做好準備次日出去踏春。
  
  夜里慕含嬌又夢見了魏浟,夢見他啃她的肩頭,不輕不重,癢癢的很難受。
  
  慕含嬌想哭,想告訴他別啃了。
  
  可是她說不出話,只能眼睜睜看著。
  
  直到喘著粗氣,嚇得清醒過來。
  
  已經是次日黎明,慕含嬌便也不再睡了,喚來丫環梳洗更衣,準備出門。
  
  阿桃拿來了她最喜歡的石榴紅裙子,還有一套鎏金鑲紅寶石頭面,她看著這些衣裳首飾,愣愣出神。
  
  她那些狐騷媚子的名聲,和她小小年紀總是打扮得那么花枝招展,應該也多少有些關系吧?
  
  所以還是別費心思精心打扮了,她雖然只是為了愛美,可是在男人眼里好像就是犯罪,就是引誘,那些臭男人,自己管不著自己,全怪到她頭上來。
  
  慕含嬌發誓,她除了勾引過魏浟,其他誰也沒勾引過,都是他們自作多情。
  
  “我是不是有件月白色的勁裝?”
  
  阿桃有些吃驚:“姑娘要穿那件?”
  
  “出去踏春,穿裙子不方便。”
  
  于是慕含嬌便穿了月白勁裝,整個人精神抖擻,干凈利落,煥然一新。
  
  少女本就生得柳腰花態,前后弧度全不像這個年紀該有的,今日穿上一身勁裝,身形包裹得嚴絲縫合,盈盈不握的小腰,曼妙蹁躚的身形,顯得更為天生麗質,嬌美不可方物。
  
  ***
  
  萬山湖有一半在洛京城內,正值春日,湖水清澈平靜,清晰倒映出藍天白云,岸邊郁郁蔥蔥,百花繁盛。
  
  坐著寶馬香車,不過一個時辰便到了湖邊。
  
  翠綠草坪上,已經三兩成群,聚集了許多各家姑娘公子,或是沿湖游覽,或是露天席地設宴,好不自在。
  
  雖然是高云旖請慕含嬌來的,可是根本也沒打算管她,正忙著照顧自己那些好姐妹,連引薦一聲也沒有,故意把慕含嬌晾在一邊。
  
  果然不管請她來還是不請她來,都是為了讓她難堪,就想著把她壓在下頭。
  
  奈何為了不讓母親擔心她不合群,慕含嬌只好過來受冷落,反正已經習慣了,這輩子她是不會再去熱臉貼冷屁股的。
  
  慕含嬌站在湖邊巖石上,漫不經心的模樣,自地上撿起了一塊鵝卵石扔進了湖水里,“咕咚”的一聲,一瞬間,平靜如鏡的湖面上便激起了層層漣漪一圈一圈散播開去。
  
  她無意間的一抬頭,就見湖水對岸,有一抹熟悉又陌生的玄色身影,遠遠看去,朗朗如日月之入懷,頹唐如玉山之將崩,一如她第一次見他時候那般,只叫岸邊一切美景都黯然失色,更叫許多姑娘都在遠處偷偷看他。
  
  是魏浟,他也來了。
  
  對哦,魏浟和高云旖有婚約,再者與鎮國公府的三位表哥都關系要好,特別是跟同齡的三表哥高殊形影不離,高殊要來,他怎么也會跟著來逛一圈的。
  
  一看到魏浟,慕含嬌就心下五味具雜,羞赧、慚愧、憤恨……不過最多的還是懼怕,所以慕含嬌當時就夾緊了顫栗的腿,連忙挪開了目光不再看他。
  
  不行,她要躲遠一點,萬一碰上面了,難以想象該如何面對……
  
  慕含嬌從岸邊起身,扭頭轉身要走,只想躲得越遠越好。
  
  可是起身,埋著頭,慌慌張張的還沒走出幾步,便被一個身影擋住了去路。
  
  溫柔的聲音傳來:“小表妹,何故一人在此?可要二表哥作陪?”
  
  慕含嬌抬頭一看,這是二表哥高顥,長得倒是面如冠玉,風度翩翩,頗善于花言巧語。
  
  鎮國公府里,慕含嬌有三個表哥,世子表哥高頃,二表哥高顥,三表哥高殊。
  
  面前擋路這個二表哥高顥,只能用衣冠禽獸形容,其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起初,慕含嬌還以為這個表哥待她極好,特別會疼人寵人哄人,什么好東西都給她,直到后來,高顥騙她去了沒人的地方對她動手動腳,說些肉麻的話,最過分得是,還捏她屁股。重點他早就娶妻了。
  
  慕含嬌想起來就一肚子火,當初她被占了便宜,去找人主持公道,竟然被反咬一口,這高顥說她先勾引他,還拿出證據她寫的情詩。
  
  那詩確實是她寫的,是她閑得無聊自己在家寫給魏浟的,被他偷走了,所以解釋不清楚,不論誰都相信衣冠楚楚的高顥,就是不相信她。
  
  就在慕含嬌死之前的幾天,這個高顥還來找她私奔,說不會讓她嫁給那個吳構,呵呵,她怎么可能跟這個有婦之夫私奔!
  
  慕含嬌正在惡心前世的高顥,就見高顥軒軒朗朗的立在面前,還擔憂的詢問:“小表妹可是身體不適,為何臉色如此難看?”
  
  慕含嬌臉色確實很難看,一陣紅一陣白的,剛看見了魏浟本來臉色夠難看了,轉眼就碰見這個禽獸。
  
  想了想,慕含嬌纖纖玉手,輕扶額頭,嬌柔模樣說道:“二表哥這么一說,好像是有點頭暈……”
  
  高顥道:“來,表哥帶你去那邊坐一坐,休息一下……”
  
  慕含嬌心下冷笑,看她不撕了這張衣冠禽獸的面皮,讓大家看看真面目,看你還怎么裝!
  
  于是抓著他的袖子,拉著不放,出口嚷嚷:“表哥,放開我,不要!我不去!”
  
  明明是慕含嬌抓著他的袖子,反而在喊放開,高顥也是大為詫異,一愣一愣的看著她,又看了看周圍。
  
  慕含嬌一把甩開他的袖子,當時便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好像真受了什么委屈似的,眼淚從如雪如玉的臉頰滑了下來。
  
  高顥一頭黑線,“你,你哭什么?”
  
  慕含嬌這一哭,正好遠處四姑娘高云輕看在眼里,緩步走了過來詢問:“二哥,你是不是欺負含嬌姐姐,含嬌姐姐怎么哭了?”
  
  “我怎會欺負她……”
  
  高云輕又問了慕含嬌一句,慕含嬌才道:“含嬌雖然年紀還小,可是娘親教過我男女授受不親,我不要跟二表哥去小樹林。”
  
  高顥臉色一黑,滿目無辜的看了一眼高云輕,想解釋:“表妹說她頭暈,我只是想帶她去旁邊坐一坐……”
  
  慕含嬌還理直氣壯的模樣:“帶我去小樹林坐一坐么?”
  
  “……”
  
  高顥看慕含嬌委屈成那樣,差點就以為這話真的是他說的了。畢竟慕含嬌記得,那話是他前世說過的。
  
  還好這時候有人正在喊他,高顥匆匆敷衍了兩句,趁機灰頭土臉的溜走了,回過頭才反應過來,小丫頭想誣陷他?
  
  看著高顥走遠,慕含嬌還在霍霍磨牙……現在娘親還在世,死流氓,休想再碰她。
  
  抹掉了眼淚,慕含嬌才向身邊的高云輕致謝:“多謝云輕妹妹解圍。”到時候就讓高云輕給她作證。
  
  高家還沒有出嫁的只有一個表姐和一個表妹,表姐就是排行第三的高云旖,表妹是面前這個排行第四得高云輕。
  
  高云輕只比慕含嬌小一個月,從小身體就不好,瘦瘦弱弱,病殃殃的模樣,身上總是帶著一股藥味兒。
  
  她對慕含嬌倒是一直都很友好,就是命短,身體越來越不好,剛剛及笄還沒嫁人就病死了。
  
  如今看見死而復生的人,慕含嬌總覺得更為珍惜。
  
  只是,高云輕還在幫著那高顥辯解:“含嬌姐姐,想來你對二哥是有什么誤會,二哥是出了名的謙謙君子,與二嫂成親了兩三年,兩夫妻一直是夫唱婦隨,琴瑟和諧,二哥在外頭也從來沒有過什么風流韻事……他絕不會對含嬌姐姐無禮的,還望含嬌姐姐放寬心。”
  
  慕含嬌真的很想告訴這天真的小可憐,說出來可能你不信,你二哥捏過我屁股,真沒你想的那么君子……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