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含嬌 > 第 1 章
那是個雷雨夜,黑云壓城,空氣潮濕沉悶。
  
  一道刺眼電光劃破夜空,像是將漆黑如墨的天空硬生生撕開了一條裂縫,緊接著雷聲轟鳴,狂風大作,瓢潑大雨傾瀉而下,將這數不盡的朱樓碧瓦沖刷得煜煜發亮。
  
  屋檐掛著雨簾,門口長廊下站著寥寥幾名丫環仆人侍候,備了一趟又一趟的熱水,只等著屋里主子發號施令,隨時進去伺候。
  
  只聽雷雨聲之中,夾雜著屋內女子的聲音此起彼伏,又是哭喊,又是求饒,卻沒有獲得半點憐惜同情,從剛開始的撕心裂肺慘叫,到后來動情的嬌鶯百轉千回,絲絲纏亂,好似綿綿不絕,無休無止,已經持續了一兩個時辰……
  
  這動靜,外頭的侍女聽了都覺得臉紅心跳加速,按捺不住幻想了一下,這屋里昭王殿下正與某個女子在行魚.水之歡的畫面。
  
  或許這種事情在其他貴人府上屢見不鮮,可在昭王府還真是頭一回發生,自然很是稀奇。誰又能想到,天神下凡般俊美好看的昭王,平日里總是一副高高在上冷若寒霜的模樣,私底下男女之事竟會兇悍成這樣?真是擔心里頭那女子受不受得了,這么下去,會不會出人命。
  
  直到屋內暗啞好聽的男子聲音傳來:“備水沐浴。”
  
  在管事的催促下,只有侍女們陸陸續續進屋,以最快的速度給浴桶添上熱水,備好干凈衣裳,點上一縷熏香,一切準備妥當。
  
  香味漸漸掩蓋屋內一股濃郁歡愛的氣味,有膽大的,偷偷瞄了一眼床榻的方向,大概也是好奇,殿下床上的女子到底是誰。
  
  大家都知道,昭王平時不近女色,年已弱冠府上還未有半個侍妾……今日也不知是哪里帶回來的姑娘,竟能讓他這般不能自持,一反常態的索要無度。
  
  往內室看過去,就見昏暗火光下,一地凌亂的衣物隨手扔在地毯上,隔著層層紗簾,隱約可見床榻上被衾之間,男人手臂將嬌小女子護在懷中,那女子早已經精疲力盡,癱軟無力的趴著,錦被蓋在腰下,青絲遮住半截后背,露出另外半截,模模糊糊,看不太清。
  
  不敢多看,侍女快速備好一切,聽主子吩咐不用伺候,便退了出去,關上房門。
  
  內室床幃里頭,男人撩開少女背上蓋著如黑綢般的秀發,目光落在這玉背上,可見肌膚雪白如凝脂般,蝴蝶骨輪廓精致好看,每一寸都仿佛天工雕琢般完美無瑕,因為太過柔嫩,隨處可見掐弄留下的紅痕。
  
  心念一動,一股火自小腹熊熊升起,理智很快敗給了欲念,便又攀上了她的身,開始撫弄她。
  
  慕含嬌半睡半醒,綿軟無力,嗓子都喊啞了:“疼……”
  
  她柔夷小手蓋在他手背上制止他的動作,楚楚可憐,嬌聲懇求道:“含嬌知錯了,殿下今日就饒了我可好?”
  
  男人一聲冷笑,“是誰說的任我處置?”
  
  他附在她耳邊,聲音雖冷,氣息卻熱,噴在她耳廓,便有一股癢意鉆進背脊,讓她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慕含嬌確實說了這句話,她之前騙魏浟吃下了帶有“神仙藥”的糕點,魏浟藥性發作的之后,知道是她干的好事,眸子染了血一樣猩紅,惱怒質問:“你好大的膽子?”
  
  慕含嬌見計劃得逞,心下暗喜,當就投入魏浟懷里,兩截細嫩的胳膊勾著他的脖子,幾乎是咬著他的耳朵,媚聲道:“含嬌傾慕殿下已久,奈何求而不得,只好出此下策,殿下,表哥,阿浟表哥,含嬌自知有罪,愿任由處置……”
  
  所以,魏浟就當真“處置”了她,而且把她處置得半死不活。
  
  感覺身子像是被車輪碾過一般,整個人都快廢了,慕含嬌突然有點后悔莫及,她到底是怎么鬼迷心竅了啊。
  
  男人貼在身后,腹部滾燙又粗糙的指尖向下滑,慕含嬌都快哭了,趕緊道:“是含嬌錯了,下回再也不敢了。”
  
  “你還想有下回?”
  
  “沒,沒有下回,還望殿下大發慈悲,今日之事權當沒有發生過,是含嬌癡心妄想,不知廉恥,以后再也不會出現在殿下面前……呃,疼……”
  
  話沒說完慕含嬌便夾住了發軟的腿,臉頰兩側泛著霞暈,美眸之中波光粼粼,朱紅的嘴唇好似都要被咬出血來。
  
  他問:“你說什么?”
  
  慕含嬌都不知道她哪里說錯了,他又要這么對她,趕緊懇求:“我,什么也沒說,表哥饒了我可好……”
  
  慕含嬌喊魏浟一聲表哥,因為二人的母親是同胞姐妹。
  
  魏浟的母親入宮為妃,后來做了皇后,所以魏浟是嫡出皇子,身份尊貴的昭王。
  
  而慕含嬌的母親嫁了第一狀元,奈何父親很早過世,緊接著祖母過世,母親為父親守寡,為婆婆守孝了三年,這才領著慕含嬌回了娘家鎮國公府居住。后來母親被逼改嫁,還沒半年也去了,只留下慕含嬌孤苦伶仃的一人,空有鎮國公府表姑娘的名頭,留在外祖母身邊陪伴左右。
  
  兩年前母親領著她進京,那時候第一回見魏浟,看他一身親王暗紫蟒袍,身如玉樹,姿容俊美無儔,帶著與身俱來鹓動鸞飛般的尊貴氣質,總是面無表情,鳳眸中目光清幽深邃,透出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沉穩內斂。
  
  見著好看得跟天神下凡般的男子,慕含嬌當時就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年僅十四,正是情竇初開時候,少女的愛慕之心就此一點一點滋生蔓延。
  
  兩年以來,她用盡渾身解數想討好魏浟,明知他已有婚約,為了心愛的人也不介意伏低做小,反正他貴為親王少不了要娶側妃還要娶很多妾侍,卻被屢次拒絕在千里之外。
  
  直到前幾日,身邊丫環阿桃給她找來了“神仙藥”這種東西,說是用這個法子,她和昭王的事情絕對能成。
  
  未經人事的少女,光是想一想都紅了臉,本來是不肯的。
  
  可是阿桃說:“姑娘,你就別猶豫了,那三姑娘在外頭到處傳謠言詆毀你,給你傳出個狐貍精的名聲,說你到底勾引男人,又在皇后面前挑撥離間,現在還從中作梗,要把你許配給那個姓吳的,姓吳的什么德行?上次差點就對姑娘你……再猶豫可就真要嫁入吳家了!奴婢知道姑娘你對昭王癡心一片,如今也只有先生米煮成熟飯再說!”
  
  她說的三姑娘,是這鎮國公府的嫡女高云旖,正是與魏浟有婚約的那個,是慕含嬌的表姐,也是魏浟的表妹。
  
  高云旖向來容不下她,處處與她作對,幾乎把她逼到了絕路,現在,要么就是坐等嫁給那個姓吳的登徒浪子,要么就當真去給魏浟投懷送抱。
  
  慕含嬌看著藥瓶還有些猶豫,“不用藥吧?他要是拒絕我怎么辦……”
  
  阿桃道:“所以更要用藥,奴婢找高人買來的神仙藥,聽說能讓神仙都抵抗不了,任由男人怎么清心寡欲,無欲無求,也拒絕不了的……姑娘這般天生尤物,再稍加引誘,保管他把持不住!
  
  “像昭王這種人,姑娘必須一次成功,不然下回他就有所提防,再也沒機會了……你們怎么說也是表親,他怪罪下來也不會拿你怎么樣。
  
  “姑娘不必害怕,男女這點事,雙方都會極致快活,有了一次就想下次的……”
  
  后來,慕含嬌就被阿桃說得動心了,大著膽子做了這事,畢竟阿桃說的也很有道理,如果坐以待斃,她就只能嫁給那個姓吳的齷齪小人,妻妾成群不說,還好色成性。
  
  只是說好的快活呢?明明就一點都不快活,比她想象中恐怖多了,疼得好像要把她撕成兩半一般,又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覺。
  
  而且這魏浟實在太能折騰,沒完沒了似的,練武之人還一點沒有輕重,根本不管她苦苦懇求,還冠冕堂皇的說,這都是她咎由自取,要等解毒完了才會放她。
  
  這樣下去她都快要死了,也不知是因為藥的原因,還是他本來也這樣……很難想象要伺候他一輩子該多恐怖。
  
  慕含嬌真懷疑,阿桃買來的神仙藥,是不是藥性太烈了一點。
  
  他還摟著她,身上滾燙得厲害,燙得慕含嬌皮膚都生疼,一面還在對她肆意妄為。
  
  慕含嬌用最后一點力氣想躲,卻被他拉了回去緊緊貼在一起。
  
  她只好央求,先去沐浴,不然備好的熱水都涼了。
  
  少女早就一灘爛泥似的動彈不得,當即被男人橫抱而起,帶到浴池,親手清洗了身子。
  
  然而并非只是洗洗就算了,順便也在水里又折騰了不知多久,被他撞得散了架,柔弱少女躲也躲不掉,在他面前只能任由魚肉,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外頭還在電閃雷鳴,風雨交加,屋里也是一樣,像被狂風暴雨席卷過,一片凌亂不堪。
  
  直到慕含嬌昏昏沉沉,體力不支,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得很是漫長,漫長得好似無休無止。
  
  她沉睡之后,做了一個很怪異的夢。
  
  夢里,魏浟抱著她的尸體,放進了棺材里,蓋上棺材板之后,世界陷入無盡黑暗,只能聽見大家的哭聲,夾雜著哀樂,直到最后歸于永恒的沉寂。她死了,死后陷入混沌之中,就好像變成了一片樹葉,漫無目的的在汪洋大海之中飄蕩,不知去到何方。
  
  慕含嬌總覺得這個夢實在太荒謬了,她竟然夢見自己死了?她若是當真死了,那肯定是被魏浟折磨死的。
  
  隱約還感覺身下陣陣脹痛傳來,慕含嬌夾緊了雙腿,好不容易從噩夢中驚醒。
  
  抬眼一看,正身處在女子香閨之內,薄紗曼曼,熏香裊裊,芬芳襲人。
  
  被折騰得死去活來的經歷仿佛就發生在昨天,起初,慕含嬌還以為是魏浟把她送回家來了,直到看見娘親正坐在床沿,一臉擔憂的模樣。
  
  “嬌嬌,你總算醒了。”
  
  慕含嬌定睛一看,是過世一兩年的母親,母親還是印象中那般絕美,歲月從來不曾在她臉上留下痕跡。
  
  所以說她當真死了,這是和娘親在陰曹地府團聚?
  
  蹭的一下坐起來,慕含嬌當時撲進母親懷中,蒙頭痛哭了起來,實在哭得撕心裂肺,痛心疾首。
  
  母親柔聲安慰:“不怕不怕,大夫說你只是受了驚嚇,并未受傷。如今外頭下雨路滑,走路可小心一些,下次別再摔了。”
  
  “……”
  
  母親的話在耳邊斷斷續續,慕含嬌許久都沒緩過神來。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