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先婚后愛:腹黑總裁太霸道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所以他迅速地就把自己的助理叫過來了,想了很久之余,才猶豫著說了自己的煩惱。
  
  “你說,我是不是真的放棄了一些東西?或者說,我現在的記憶……是假的記憶是么?”他有些煩躁了,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記憶。這種簡單的東西都不能夠掌握好,還有什么是他能夠做好的?
  
  還剩下什么,是真真正正地掌握在他自己的手里面地?可悲的是,他現在自己都不確定這個事情了,只能夠對著這些人說,真的已經很后悔了,他忘記的那些事情。所以他只能向別人求助了。
  
  助理完全就不好回答,一想就能夠想到風母那種生氣的臉,哆嗦了一下,什么也不說了。
  
  “你告訴我。”
  
  風玉堂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如果是因為我母親的關系,你可以不要顧及。”
  
  就算自己是一個傻子,都能夠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無非是自己的母親。
  
  她有多么愛風玉堂,就有多么討厭韓雨晴。心知肚明的是大家,被蒙在鼓里的人,只有風玉堂一個人了。
  
  助理怎么也不愿意說,如果一定要當一個挑撥離間的覺得,他就一定要走。
  
  韓雨晴對著這些人,也覺得有些不同了。所有人看著她的眼神,就已經變化了,變得不解。
  
  終于有一個人問到了點子上了:“那,景鈺先生,您可不可以讓我們看看韓雨晴小姐的作品?”
  
  另一個人也立刻起來附和:“韓雨晴小姐,已經是非常優秀的了。但是據我所知,之前她已經跟所有公司都已經斷了來往,如果一定要回歸。至少得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吧?是不是這樣?”
  
  景鈺早就已經猜到了這個事情。
  
  現在在這些人,他們完全不敢針對風玉堂,也不能夠管理景鈺,所以只能夠挑韓雨晴的刺。
  
  如果韓雨晴做了什么事情,就一定要好好地整一整景鈺了。
  
  景鈺拿出了一個盒子,對著韓雨晴,也對著所有的人解釋:“這是一個測試題,三個小時。”
  
  “我之前就已經跟韓雨晴宣布了一下游戲規則,我會給她三個小時,她自己來完成這些事情。后來我設定的主題就是學校,這就是韓雨晴自己的作品,大家覺得有興趣的,可以看看。”
  
  這個時候,景鈺打開了盒子,現場的人,都發出了意味不明的驚嘆聲,這才是韓雨晴啊。
  
  這是一個胸針,按照韓雨晴自己的說法,這個東西,就應該放在她心臟的位置。
  
  “這一款胸針,以我景鈺的名譽擔保,確實是韓雨晴自己的作品,三個小時以內完成的。”
  
  大家都伸長了脖子往上面看,韓雨晴轉過頭的時候,卻看到了進行直播的攝像機,按照景鈺的作風,他一定會把這個東西公布出來,對著這些人說,這個作品的名字,和具體意義。
  
  “這個作品,我的設計師把它命名為,風玉堂。”
  
  景鈺高高地舉起了手里面的盒子。
  
  風玉堂,你看到了么,這個東西,是屬于你的,只不過你現在,沒有接受的資格和權利。
  
  韓雨晴低下了眼睛。
  
  景鈺的聲音還在整個大廳之內繼續:“這個作品,本來我們是用作新一季的新品發布,但是沒有想到,我的設計師,把它變成了一個多么具體的私人東西。”
  
  景鈺不說話了,只留下一些回味。
  
  讓這些人自己去揣摩里面的意思,自己再也不愿意說了。
  
  都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風玉堂,韓雨晴和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在辦公室里面,助理也覺得有一些驚慌了,誰也沒有想到,胸針的名字會是這個。
  
  本來只是他一個人在看這場發布會,可是沒有想到,風玉堂竟然也加入了進來,看到了這一切發生的事情。
  
  并且在景鈺宣布的時候,鏡頭剛好切到了韓雨晴的臉。
  
  女人的臉,一瞬間變得柔和了。
  
  誰也不敢相信,真的是這樣。韓雨晴這個人隱忍的心意,就已經到了風玉堂這里,猝不及防。
  
  助理還沒來得及解釋什么,就聽見了風玉堂的聲音:“行了,不要看了,關掉吧,不看。”
  
  景鈺的意思,他怎么會不知道,按照景鈺自己的說法,他和韓雨晴,明顯是站在一邊的。可是又能夠怎么辦呢?
  
  韓雨晴的心意,風玉堂都不能夠回應,他也沒有可以回應的東西了。
  
  朱姐點了點頭,立刻關掉了這些設備,退出了風玉堂的辦公室,就不再出現了,安靜走開。
  
  如果說,一定要說出一個所以然來,風玉堂知道,自己在逃避,他沒有準備好,也不會現在就想起來。
  
  景鈺看著時機已經差不多了,所以就拿起話筒開始宣布了:“那么現在,就讓我們地首席設計師說一兩句吧。韓雨晴小姐,對于這個作品,你的心得靈感到底是什么,以及,你的心情。”
  
  景鈺到底要干什么,韓雨晴已經揣摩清楚了。可是,她自己已經不再是之前的自己了。
  
  如果是以前的韓雨晴,在看著這些東西的時候,聽到景鈺這么說的時候,只會冷冷拒絕。但是現在,話筒真的遞到了她自己手里面地時候。她卻已經覺得,自己應該顧全大局。
  
  “這個作品,我也說不上什么靈感。”
  
  韓雨晴的聲音很輕。
  
  “只不過看到學校的時候,我只能夠想到風玉堂這個人,畢竟我和他之間是在學校認識的,那個時候,他還不認識我,很有趣。”
  
  “至于我的心情,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只能夠說,這些大家的支持和鼓勵,我會好好設計的的。”
  
  韓雨晴這個時候,從容淡定,但是又鋒芒畢露,很容易讓人想到她之前盛極的樣子。
  
  風玉堂正準備徹底關閉設備的時候,就聽到了這個人的聲音,讓人覺得有一些溫暖了。
  
  風玉堂覺得,好像一直有一個人,在這里等他,讓他不要傷心,讓他自己不要害怕,有她。
  
  這樣的時候,風玉堂才覺得自己有一些相信了,韓雨晴這個人,應該跟他真的是有關系的,不過他自己已經忘記了。
  
  但是如果真的是陌生人,風玉堂也不會有這種溫暖的感覺吧。
  
  “我韓雨晴,回來了。”韓雨晴的最后一句話,足以讓所有的人。都覺得震驚,覺得美麗。
  
  先婚后愛:腹黑總裁太霸道
  
  先婚后愛:腹黑總裁太霸道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