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先婚后愛:腹黑總裁太霸道 > 第一千零七章就是她不可放棄的東西

第一千零七章就是她不可放棄的東西

每每這時,韓母會笑罵:“真是沒出息,越大越笨拙了是么?小笨蛋。”
  
  可這并不是最嚴重的,有一段時間,對所有人她都保持著一種戒心,不覺得自己應該完全信,所有的東西,都不能夠完全信任,不然的話,會把自己也完完全全地陪進去,沒有任何好處。她甚至覺得,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人,有些冷漠。
  
  從自己那個所謂地父親開始,一直到現在,真心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少有的,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享受著真心的存在,得到幸福吧。
  
  包括家人——少有真心的,總感覺缺少了點什么,擋在韓雨晴和這個世界中間,從不消失。
  
  于是,韓雨晴謹小慎微地過著自己的生活,也沒有因此而過分失望,因為這個而變得消磨,戰戰兢兢地走著每一步,小心而謹慎,從來不敢真正表達。
  
  因為很怕黑,所以總是在凌晨兩點鐘還不敢睡也沒法睡,覺得客廳的掛鐘像由遠及近的腳步,陽臺的衣服像鬼影,窗外每一輛經過的車都會讓韓雨晴欣喜若狂。
  
  這樣會讓她感覺到這個世界還活著。
  
  每晚,二年級的韓雨晴在自己的小床上,一直等到四點鐘窗外不知哪兒來的雞鳴聲響起,在世界將醒的時候才敢放心睡去。
  
  她覺得就連韓母也無法理解她自己,
  
  甚至有一天在她鼓起勇氣提起這些后,也沒能得到安慰的回應。一直以來她都相信這個世界有鬼,小時候就覺得,無法證明是不是存在的東西,為什么就一定能篤定地說不存在呢?
  
  有的時候她千方百計地想去韓母的床上安穩睡一晚,偶爾有勇氣,偶爾沒有。
  
  后來有一個晚上,韓雨晴又囁嚅地向媽媽表達她的愿望。
  
  韓母看著她,問:“為什么想跟我一起睡?”
  
  當時她很窘迫,覺得她跟韓母的交流不多,跟她的交流也只是在每天的飲食起居的方面而已。
  
  她不想直接告訴母親,她害怕,所以她愣住了。
  
  在韓母幾次提問后,她意識到如果她自己不給出答案,那么等待她的只有張牙舞爪的黑夜,所以韓雨晴鼓起勇氣:“因為……我害怕。”
  
  到最后韓雨晴也沒有跟媽媽一起睡,而韓母的回答,讓韓雨晴愣住了。
  
  “為什么你不能跟我說,你愛我呢?”
  
  為什么我不能告訴她我愛她呢?
  
  因為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我知道愛,也知道她愛我,也知道我的這個答案會讓她更高興,可是為什么,我無法告訴她?
  
  韓雨晴這樣想著,慢慢地進入了自己的世界里面去了。
  
  不摻假,那句話讓她想了很久——很多時候,我她可以用更能表達心意的方法去闡述,為什么她不可以用這些方法,讓愛著她的人更高興呢?
  
  于是韓雨晴開始學著改變,最直接的方法,她慢慢學著跟媽媽撒嬌,用親昵的語調,
  
  從最開始的各種不自在到完全習慣,后來韓雨晴不再覺得母親有些可怕,嚴肅了。
  
  她會接受自己胡攪蠻纏的撒嬌的,是一個本真、像小女孩一樣的母親,這讓韓雨晴覺得,改變是值得的。
  
  接著,她開始去看她身邊的人們。
  
  慢慢地完善著自己,也慢慢地做著自己應該做的工作。
  
  韓雨晴漸漸地覺得,這里的一切,好像已經很有趣了,在這個世界上活著,好像也已不枯燥,即使是在自己還小地時候,韓雨晴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生活,到底在什么樣的狀態里活著,但是現在,好像已經在最后的狀態了,這樣的場景,好像已經是最后一次了,最后的時間了。
  
  她緩慢地學習著,對這些愛著她的人表達她的心意。
  
  她緩慢地學習著,用很美好的眼光去看待世界,看待一切。
  
  她緩慢地學習著,發現溫暖,接受別人溫暖的同時,付出溫暖的心意。慢慢地她覺得,很美,一切。
  
  只是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在倒退,以至于她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只是這樣繼續堅持著。
  
  在以前,韓母永遠是她最珍貴的東西,因為她知道母親已經為她付出了,全部的愛。其中的艱難和愛無需多言,所以韓母一直以來都是她的底線。
  
  有一次,母親在斑馬線上出車禍受傷,肇事出租車的負責人遲遲出現,神情倨傲,叼著煙頭搖擺到現場跟他們交涉,一向不想挑事的韓雨晴上前狠狠掐滅他的煙頭。
  
  她用鎮住交警的聲音要求他必須首先把受傷的母親送到醫院去。
  
  事后有人說,那時的韓雨晴,就像一頭兇狠的小豹子,沖動又勇敢。
  
  因為深愛,所以無數次地想過媽媽有一天如果離開了,她會怎么辦。那時候想象的空間無限擴張,甚至想過,她可能是隱匿的外星人,可以爆發出起死回生的能量。
  
  后來韓母離開之后,韓雨晴再想這種問題時,會突然哭得連鼻涕掉下來都不知道。
  
  韓雨晴的朋友很少,但是一旦成為她的朋友,就是她不可放棄的東西。
  
  她很喜歡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一旦身邊的人和她互相成了朋友的關系,她會正視他的重要性。別人對她好并不是無條件的,只需要她的理解和付出做交換。友誼之間允許存在摩擦,但是一定要有一個人先道歉,每一次韓雨晴都愿意充當這個角色,這不是吃虧也不是軟弱。
  
  如果你認定一個人是你的朋友,那兩人之間就必然有值得相處的地方,那么,即使吃點虧又怎么樣呢?
  
  在以前,韓雨晴是這樣想的,只是現在,能夠留下來地朋友已經越來越少了,以前,她的身邊總有一個交情很深的摯友,她很喜歡她們的存在,在她開心的時候難過的時候,韓雨晴都需要她們,因為她知道,她們會出現。
  
  韓雨晴坐在空蕩蕩的家里,慢慢地靠著這一切,然后想著自己那些有關沒關的曾經,活到現在,也總會有為了一個覺得重要的人喜悅歡暢的時候,為這個人的一瞬間打動,開始了名為“喜歡”的漫長的追逐。
  
  對于風玉堂,她就是這樣,即使再遠,也一定要追逐他的存在。
  手機站: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