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先婚后愛:腹黑總裁太霸道 > 第九百五十四章幸福的最佳定義

第九百五十四章幸福的最佳定義

();
  
  于是他就已經這樣回答了,沒有注意到韓雨晴的神色,已經暗淡了下來。
  
  風母一下子得意地看著韓雨晴,忍不住拍手叫好。
  
  “兒子,你早就應該這么做了知道么!”
  
  “媽?你的意思是?”
  
  風玉堂有些拿捏不準自己母親地態度,就聽見風母繼續說:“這個女人,把我們家里已經害得這么慘么!你不認識她也是正常的!但是她已經做了一些壞事!”
  
  “你妹妹!”
  
  風母的情緒突然變得更加激動起來,“你妹妹就是這個女人帶走的!就她!”
  
  風玉堂的大腦,即使自己可以自動地刪除修改,但是一些環節,其實還不是很能夠記起。
  
  風母這么一說,他好像有些模糊的印象了。
  
  自己的妹妹被別人拐走,就是因為這個女人?!
  
  “所以兒子,聽媽的話,難道我還會害你么?”風母已經完全是真情流露了,“這個女人做了這么多事兒,還一定執意要出現在你身邊,你不覺得這樣的做法,真的很讓人生氣呢!”
  
  風玉堂被說動了,于是向著韓雨晴走了過來,但是他還是問了一句。
  
  “我媽說的是真的?”
  
  韓雨晴看著風玉堂這張走近地臉,一時不知道到底應該怎么反應,很久之后她才回答了。
  
  “其實你早就已經相信你媽媽的話了,不是么?現在你,無論我到底說什么,都不會聽的。”
  
  她也知道風玉堂的性格,其實他自己心里早就已經認定了,只是出于禮貌,一定要提及。
  
  “如果我說,她說的都是真的,你又會怎么辦呢?”
  
  韓雨晴突然笑了。
  
  “之前你不是還是相信,我是你的妻子么?現在聽了她的話,是不是就已經覺得,我是一個極度可恨的女人?”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個道理,韓雨晴還是懂得的。
  
  她咬著牙,盡量不讓自己哭聲出來。
  
  風玉堂已經變成了上一世的那個風玉堂,一直被人蠱惑,一直相信著其他人,一直被騙,可是他是心甘情愿的相信的,他相信了所有的人,唯獨沒有相信的人,就是她韓雨晴。
  
  這邊的人都已經沉默了。
  
  大家突然各自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韓雨晴笑了笑,往遠處走。
  
  離開走廊的時候,她給風玉堂留下了一句話。
  
  “之前我跟你提過,說我們兩個離婚去吧,然后協議書我也擬好了一份了。”
  
  “如果你想好了,隨時都可以來找我,甚至是現在,你都可以來找我,知道么?”
  
  韓雨晴苦笑得很明顯了,于是她拼命地轉過頭,不讓風玉堂和風母看見自己這樣脆弱敏感的一面。
  
  如果你跟的想好了,那我們就一起走向我們兩個之間固定的那個結局吧,反正就這樣了。
  
  韓雨晴在心里暗暗地對自己說。
  
  她的心臟里面,好像被人強行拿走了很大一塊,所以疼痛,渾身上下沒有哪個地方不是疼痛的,這樣疼痛的感覺幾乎要完完全全地把她整個人撕碎。
  
  這樣的一切,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發生,也不知道在什么時候能夠停止。
  
  但是她知道。
  
  在這個過程中所承擔的一切痛苦,都足以讓她熄滅,最后的一束光芒,然后消失不見了。
  
  她突然又想到了一個場景,在上一世,風玉堂從自己面前驕傲地走過了之后,自己低下了頭,覺得有些甜蜜,又有一些小小的沮喪,在她的心臟里面蔓延開來,只是覺得有些疼痛。
  
  現在她突然回想起來,當時的風玉堂,好像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回頭了,看了這邊一眼。
  
  就是這一眼,好像奠定了什么,又好像埋葬了什么,以至于她現在都搞不清楚一件事兒。
  
  兩個人的紅線,是什么時候纏繞在一起的。
  
  又是什么時候,他們確定了彼此,又放棄了彼此,在這樣的世界里面掙扎著,擁抱著有的時候,好像也互相傷害著。
  
  但是這一次韓雨晴就這么走遠了,再也不知道自己回頭地時候,這個人,會不會再注視著自己。
  
  這一次回頭地時候,風玉堂會不會在用那樣的聲音,來呼喚著她的名字。
  
  好像是不會了,所以韓雨晴已經越走越遠,不再回頭了,就這么消失在走廊深處。
  
  韓雨晴走的時候,風玉堂并沒有追上來。
  
  如果換做是以前,即使兩個人吵架之后,風玉堂通常會自己在原地糾結很久,然后再上來追韓雨晴,不管韓雨晴是什么態度,他都會應對。
  
  但是現在,明顯是已經不愛了吧。
  
  所以才會用這樣的態度,來對她做最后的告別,這樣。
  
  韓雨晴努力忍住了自己的眼淚,盡量不讓周圍的護士看出來自己的沮喪和絕望,強忍著。
  
  但是所有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來,這張臉上是怎么樣的的難過,只是每一個人都收斂了自己的情緒。
  
  她們把自己的目光收了回去,就是不想讓韓雨晴感覺到難堪,所以才沒有湊上去安慰,這算是同情了。
  
  韓雨晴一直走,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以去什么地方,所以在這里久久地徘徊著,突然就有些心酸,
  
  兒子的病房,她現在是盡量能不去就不去。
  
  看著那個小家伙活著,固然是一件很好的事。
  
  但是如果這樣看著,就會情不自禁地想到這個孩子他既定地命運。
  
  韓雨晴覺得很無奈。
  
  風玉堂這兒,以前是她的避風港,是她溫暖的歸宿。
  
  但是現在,沒有比這里更加寒冷的地方了,風玉堂好像已經完全地把她排斥開來了,誰又能夠接受自己的愛人這樣對自己折磨。
  
  景鈺那兒,她已經不想讓朋友覺得為難了。
  
  他可以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已經不能再多。
  
  這么大的世界,好像已經沒有一個他可以去地地方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活著就太無味。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這樣的世界里,到底能夠干什么。
  
  她承認,這一世的她,已經變化。
  
  以前她總是為自己活著,但是在跟風玉堂和兒子的相處中,這種存在的意義就已經發生轉移了,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里,韓雨晴清晰地知道,自己到底是為了什么而活著,為了什么而存在的。
  
  她并不覺得這是一種錯誤的想法。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應該就是幸福的最佳定義了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先婚后愛:腹黑總裁太霸道》,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