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先婚后愛:腹黑總裁太霸道 > 第四百一十四章肯定是有問題的

第四百一十四章肯定是有問題的

如果可以的話,她還會希望自己在風玉堂的心中永遠都是那個嬌俏可愛、美麗清純的女孩子。
  
  但是她也知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了。
  
  自己的真實面目已經被他發現了,還怎么可能有機會回到過去?
  
  “好,你這就是承認了是吧?給你一個機會,說出風懿的下落!”風玉堂咬牙切齒的說。
  
  這一刻,他看著她的臉,真的很想狠狠地將她的偽裝撕爛。
  
  “是不是我說了,你就會跟我在一起?”翁之蝶的臉上倏然浮現出一抹微笑。
  
  “翁之蝶!你他媽的做夢去吧!你不要再說什么這么做都是為了我之類的鬼話!要是你真的是為了我,你怎么可能會做出這么多傷害我的事情?”
  
  風玉堂這個時候早就已經怒發沖冠了,如果不是因為現在只有她才知道風懿的下落的話,他恐怕早就對翁之蝶動手了!
  
  盡管,風玉堂的人生信條就是絕對不對女人動手。
  
  可是這個翁之蝶也實在是太可惡了,竟然拿風懿的生命來威脅自己!
  
  風玉堂從來都不是一個會被別人威脅到的人,所以他一點也沒有想過要跟翁之蝶做交易。
  
  可是,現在她顯然就是咬緊了牙關絕對不說出風懿的下落,她是看準了風懿在風玉堂心中的地位絕對不低的,所以才敢這樣說話。
  
  畢竟,此刻的翁之蝶,早就已經是階下之囚了!
  
  不過,這也是翁之蝶高明的地方。
  
  風玉堂想,正是因為這個女人看透了自己在知道風懿的下落的之前,是絕對不敢對自己的做任何事情的,所以,為求自保,她就是不說出風懿的下落來!
  
  實在是可惡之極!
  
  風玉堂氣得幾乎要沖上去好好的教訓一番翁之蝶,可是偏偏,他又不能這么做。
  
  濫用私刑是犯法的,并且,按照自己現在的情緒狀況,很有可能會將翁之蝶給打死的!
  
  因為她不光是劫走了風懿的人,更是想害死韓雨晴的幕后黑手!
  
  還好,在她對韓雨晴下手之前,他抓住了她!
  
  否則的話,韓雨晴一準又是難逃一劫!
  
  可是,這個翁之蝶實在是太過分了,竟然會用這樣的要求來要挾自己!
  
  風玉堂大怒,可是有不能對她做個什么。
  
  就在他十分惱火的時候,風俊遠走了過來。
  
  雖然剛才翁之蝶對自己的質問讓他感到很是受傷,雖然也是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深愛并且等待的女人,并不愛自己的時候,他的心感到非常的疼痛。
  
  可是,愛情就是這樣啊,愛情本來就是自私的,自己不也是為了所謂的愛情,而放棄并且傷害韓雨晴那么好的一個女孩子嗎?
  
  自己尚且這樣,又有什么資格去指責翁之蝶呢?
  
  盡管現在知道了翁之蝶跟自己在一起的目的只是為了借用自己的力量,達到她的各種目的。
  
  但是因為是出于愛情,他竟然覺得自己可以原諒翁之蝶!
  
  原因只是,他曾經也這樣的自私過。他不想再讓悲劇再一次上演了。
  
  “小叔,我來和小蝶說吧。”他溫和的說道。跟剛才聽到翁之蝶對風玉堂表白時候的樣子完全不同!
  
  這讓風玉堂不由得感到奇怪。
  
  難道,阿俊這么快就想通了不成?
  
  如果是的話,那么他當然是為阿俊感到高興的。誰會希望自己的親人一直都飽受痛苦呢?
  
  尤其是,精神上的痛苦。
  
  可是,怕的就是他會一個勁的鉆牛角尖。
  
  現在看起來,他的確好像是非常的豁達,好像也跟平常完全無異。
  
  但是,正常人在遇到了這種事情的時候,難道不是應該大發雷霆,并且狠狠的責備那個欺騙了自己的感情的人嗎?
  
  哪里會有這么淡定的人?
  
  不由得,風玉堂對風俊遠的做法產生了疑惑的感覺。
  
  “阿俊,你……”皺著眉,風玉堂首先關心的當然還是侄子的心里狀況。
  
  “小叔,你放心吧,我都這么大的一個人了,當然不會有事的。”風俊遠仿佛猜到了風玉堂即將要說的話,便打斷了風玉堂的話,搶先一步說明了自己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他越是這么說,風玉堂便越是感到奇怪和不安。
  
  這個侄子,他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他的脾氣和心性,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了。而且,雖然現在風俊遠是長大了,也會調節自己的內心情緒了,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就是那樣一個很容易就鉆進牛角尖里面出不來的人,這么快就想通了,肯定是有問題的!
  
  但是當著這么多的面,他又不好直接問他,只能皺著眉看著風俊遠走向翁之蝶。
  
  心中,隱隱的升騰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風俊遠走到翁之蝶的面前,面色平靜得好像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一直以來深愛的那個女人。
  
  就好像,他面前的人,就是一個完全沒有見過一次面的陌生人似的。
  
  “小蝶,小叔的手段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想,你還會干脆跟他坦白的好。小蝶,我還是愛你的,只要你說出了小懿的下落,我保證你不會有事。我會用生命來保證你的安全,這句話我很早開始就說過了,還記嗎?”
  
  風俊遠的語氣溫柔得讓人心疼。
  
  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人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而是他的愛人似的。
  
  可是,雖然語氣是這樣的溫柔,但是他臉上的表情依然是麻木的,冷漠的。
  
  這樣的反差不由得讓翁之蝶也感到了困惑。
  
  可是,這樣的困惑也只是持續了一秒鐘,翁之蝶很快就看透了風俊遠的想法。他不過是為了要騙自己說出風懿的下落罷了!
  
  表情和語氣的搭配都完全不到位!還好他沒有去做演員,否則的話,肯定會因為接不到劇本而被餓死的!
  
  因為他的演技實在是太差勁了!
  
  “當初我被人玷污的時候,卻根本就不見你的蹤影。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對你的所有的話全部都免疫了。不過,要是你想讓我說出風懿的下落,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翁之蝶心里非常憎恨風俊遠。如果不是他喜歡自己,風玉堂也就不會一直都將自己當成侄兒媳婦,所以從來都對自己沒有什么非分之想。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