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先婚后愛:腹黑總裁太霸道 > 第一百九十五章究竟她有什么好

第一百九十五章究竟她有什么好

而另一只眼睛里面卻將眼淚緊緊的包裹在眼眶里面。
  
  白映兒死死地咬著下嘴唇,委屈的看著風玉堂。
  
  這副又委屈又楚楚可憐的模樣,實在是令人感到沒有來由的心疼。
  
  相信天底下的男人,看到這樣的女人,都會從心底里升騰起想要保護她的沖動。
  
  而且,如果說這樣一個女人還是一個極其識大體的女人,那就更值得人愛了。
  
  可是……
  
  偏偏風玉堂就是沒用心動。
  
  能夠動搖到他內心想法的人,也只有韓雨晴了。
  
  只有韓雨晴的眼淚,才會讓他想去保護。
  
  只有韓雨晴的眼淚,才能讓他心疼。
  
  不管眼前的白映兒現在看起來有多楚楚可憐,跟她一對比起來,自己是有多么的心狠和鐵石心腸,但是他都絲毫不會讓白映兒的眼淚在他的心中激起一絲一毫的波瀾。
  
  是的,從遇見韓雨晴的那一天開始,他就知道了,這輩子,他的心只會向著韓雨晴。
  
  心里越是被韓雨晴所占滿,風玉堂就越是討厭現在委屈巴巴的白映兒。
  
  韓雨晴從來不會這樣,一受到委屈就開始哭,相反,即使是在現在這樣,明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會被人盯上并且一旦被抓住,就一定會受盡折磨而死的時候,韓雨晴還是非常冷靜。
  
  要是換成是白映兒,恐怕早就六神無主了。
  
  越是這樣的對比,越是讓風玉堂從心底里瞧不起白映兒。
  
  而現在,她問的這句話又是什么意思?
  
  難道是覺得自己虧待了她?
  
  真是笑話!
  
  “你說什么?”盡管心里十分不屑,但是風玉堂還是沒有將自己的情緒完全表露出來。
  
  就像現在這樣,不顯山不露水,步步為營,字字珠璣,給白映兒設了一個語言的陷阱。
  
  實際上,風玉堂根本就沒有必要和白映兒說這么多,他不想解釋的,誰也無法讓他去解釋!
  
  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有些顧慮。
  
  白映兒和風懿畢竟是他托付給自己的,要是自己的平白無故的冤枉了白映兒,豈不是對不起他?
  
  但是就算白映兒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他也十分不滿意她今天的舉動。
  
  如果不是因為她,李一曼怎么可能會有對付韓雨晴的可乘之機?
  
  想起今晚發生在韓雨晴身上的種種,風玉堂就感到一陣后怕。
  
  這次她是僥幸逃過一劫,那么下次呢?
  
  這次是自己碰巧救了她,那么下次呢?
  
  這次是下藥,那么下次呢?
  
  會不會因為這一次的計劃不成功,便直接選擇將韓雨晴……
  
  風玉堂不敢想下去。
  
  即使是假設,他也不能接受這個可能性。
  
  “你覺得這樣對我來說公平嗎?我為你生兒育女,這么多年沒名沒分,甚至被你藏起來,我都毫無怨言。明明小懿是你的孩子,但是你從來都不肯認他,在外面,我們明明有那樣的關系,卻從來不敢表露!”
  
  白映兒傷心欲絕的說。
  
  “我知道你是上流人物,既然你不愿意公開我們的關系,可以,我等,你不愿意和小懿相認,我也能理解!我以為只要一心一意守著你,不管你身邊出現了多少的風塵女子,我都可以包容你!因為我愛你,所以我等你!女人的青春有多重要,我全部都給了你!沒想到,果然一切都是我以為!”
  
  聲嘶力竭的,白映兒回想起自己這些年收的委屈,眼中的淚水終于包不住了,頓時絕地而出。
  
  而風玉堂卻心不在焉的轉頭看了一眼韓雨晴。
  
  好在,齊浩琛找到了韓雨晴,兩人正在拉拉扯扯,最后還是被齊浩琛帶走了。
  
  跟在齊浩琛的身邊,她會安全很多。
  
  想到這里,風玉堂的心里放松了不少。
  
  接下來,要搞定的就是眼前這個女人了。
  
  不過,反正明天天亮之后她就會永遠從風家離開了,他忽然間也不想去對付她了。
  
  雖然還不能確定她究竟是不是那個幕后黑手,但是重要的是先將她趕出風家,這樣韓雨晴才有地方進來!
  
  至于其他的,之后他再去意義查明。
  
  只要韓雨晴還跟在自己的身邊,就沒有人敢去動她!
  
  這么久了一直都沒事,但是正好當自己和韓雨晴分開之后,就在當天晚上,韓雨晴就出了事。
  
  這說明了什么,說明了背后的那個人有多么心急!
  
  或者說,有多么想讓韓雨晴去死!
  
  想到這里,風玉堂忽然想到,也許那個幕后黑手不是白映兒。
  
  因為白映兒的目的只是要嫁進風家,現在她已經如愿了,沒有必要再纏著韓雨晴不放!
  
  而且,現在她自己跳出來,將自己和風懿曝光在了大眾的面前,要是韓雨晴有人整的話,那么她應該也不會好到哪里去了。
  
  之后,她要應付的人和事情都太多了,根本就沒有多余的精力分散出去對付韓雨晴!
  
  這么想起來,風玉堂不禁覺得是自己多慮了。
  
  可是,如果不是她,又會是誰呢?
  
  正要轉身回到客廳的時候,卻聽到白映兒絕望的大吼。
  
  “最后,你還是選擇了一個比我年輕的女人!究竟她有什么好,值得你這樣上心?風二少,沒想到,你還是這么喜歡吃窩邊草!已經有了一個我,還不滿足,還要另外一個!可是,你想過我和小懿嗎?現在我不過就是做了一件正確的事情,你卻要這樣對我!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那個女人從此人間蒸發!”
  
  之前的話對風玉堂來說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最后一句話,卻讓風玉堂站住了腳步。
  
  “你他媽再說一次!”
  
  忽然間,風玉堂好像一頭暴怒的獅子,他轉頭看向白映兒,兩只凌厲的鷹眼好像要噴出火來。
  
  原本還哭得梨花帶雨的控訴風玉堂罪狀的白映兒,一瞬間被風玉堂的怒氣嚇到,頓時不敢再吱聲。
  
  但是她仍然一臉委屈的看著風玉堂,肩膀一抽一抽的。
  
  因為剛剛經歷了一番激烈的嘶吼,所以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如果不是因為懼怕風玉堂,按照她的性格,絕對不會就這樣停下來的。
  
  此刻的風玉堂早已露出了他少有的氣憤的臉。
  
  白映兒忽然感覺到整個房間都彌漫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壓抑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好像要將她的心臟都壓碎了似的。
  
  下意識的,她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也許是因為氣壓太低了,她覺得自己好像快要喘不過氣來。
广西快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