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回朔歸來之人 > 第五十一章 一聲槍響

第五十一章 一聲槍響


  拔出員工通道門鎖的同時,剛哥開啟了手里從吳罪那里借來的手電筒,幽深寧靜的回廊里,剛哥微弱的腳步聲被無限放大,顯得令人難以置信的毛骨悚然。
  地面上還是挺干凈的,沒有留下什么奇怪的血跡,除了剛哥手里的手電筒,樓道里僅有的亮光就是緊急通道那綠色的熒光燈牌。
  通道并不是特別的長,但是剛哥此行的目的地卻是所處三樓的配電室,而樓梯卻在每個通道的盡頭,因此他還是有相當遠的路要走。
  門口的電梯因為沒有電力供應,已經停放很久了,里面時不時地傳來其他樓層悠悠地回響,還有不知道是什么生物所發出的怪叫聲。
  從電梯門縫里吹出來的風很冷,剛哥不由得稍微裹緊了外套。
  另一只手里握著的是吳罪扔給他的手槍,剛哥不認識這是什么型號的手槍,但是他知道里面只有十二顆子彈。槍械這種東西他幾乎是沒有什么了解,平時就連打槍的游戲都沒有怎么碰過。
  路過一間辦公室,剛哥抬手從窗戶對著里面用手電筒照了一照,里面空無一人,辦公桌只有一朵多肉盆栽依舊堅持著生存著,不過葉片干癟,看起來如果再不給它澆水,恐怕就要旱死了。
  如果這里有僵尸出沒的話,它到底可能會藏在哪?
  剛哥突然覺得脖子后面冒出了一絲涼意,心慌的他立刻回頭用手電筒照去,而他的身后卻空無一物,只有走廊拐角處的一疊日歷正因為微風的原因輕輕飄揚了幾下。
  “原來是風嗎……”剛哥嘆了口氣。
  走廊的結構呈“豐”狀排列,一條主要的過道兩邊不時穿插著幾個分道,同時排滿了大大小小的房間,雖然樓梯就在主干道的正對面,但是遠遠看去總會讓人覺得有什么東西就在樓道的盡頭等待著他。
  而就在幾天之前,負責管理燈光的兄弟,就是死在了這個員工通道之中,大略找遍了整個一層,然而卻并沒有發現他的尸體。
  “看來事發突然,他都沒有機會逃到這里嗎?”剛哥的表情更加的凝重,但是自己的背后卻是十幾個同伴的生命,而自己的任務,是拯救他們唯一的機會,想到這里,縱然自己的頭皮發麻,剛哥也只好重振勇氣,握緊了手中的槍,繼續向前探索著。
  一層沒有什么情況,剛哥最后終于走到了通往二層的樓梯。
  可就在他準備踏上樓梯的時候,眼尖的他卻發現了樓梯上已經干涸成黑色的點點血跡。
  果斷抬頭用手電筒向上照去,順著樓梯的斷面,剛哥看到的卻是一雙瞪大了的,詭異到了極點的眼睛!
  一聲槍響,遠遠的傳到了眾人的耳朵里。
  “剛哥不會有事吧?”痞子有些擔心的自言自語道。
  槍煙散去,而原地卻哪還有之前看到的雙眼?到底打沒打中,剛哥也不知道,他只覺得雙手虎口被震的一陣發麻,劇烈的槍聲在空曠幽深的樓棟里顯得異常的響亮,就連大腦也因此嗡嗡悶響。
  站在原地恢復了幾秒鐘,剛哥心中縱使有再多的恐懼,也只能硬著頭皮向上走去。
  來到二層的樓梯口,地上卻有一攤黑色粘稠的液體,這不像是人類的血液,并不溫熱,而且有股淡淡的腥臭,摸起來卻有種放在冰箱冷藏室里蜂蜜那種冰冰涼的觸感。
  在旁邊的墻上擦了擦手指,將那些液體擦拭干凈,抬頭用手電筒向通道內部照去,卻發現這里的景象和一樓卻完全不同。
  地上雜物相當的多,還有已經傾倒的文件柜。本來應該在柜子里整理的規規矩矩的各種文本文件,現在卻毫無章節的散落在地上。不僅如此,在文件遮蓋的地面,隱隱約約還能發現早就干涸的血液痕跡,而且還不是腳印,看起來像是有什么生物拖著流血著的尸體離開的印記。
  這個血跡,恐怕就是之前負責管理燈光的同伴的血跡!
  老樣子襲擊同伴的怪物還沒有離開這里,而剛哥在剛才也已經成功的打傷了它。
  不過事發突然,剛哥也沒有看清它的模樣,神不知鬼不覺的,就仿佛幽靈一樣。
  用腳撥開地上散落的文件,一條清晰的血路就這么徑直消失在了電梯的門口,而這二樓的電梯門也不知為什么,半拉門已經被暴力的砸壞,懸在半空的電梯倉尷尬的卡死在一樓與二樓的中間,而上面吊著電梯倉的金屬纜繩卻已經斷裂,看來已經完全損壞了。
  那只怪物恐怕就是從這里逃離的。
  這么看來這只怪物現在恐怕就躲在三層的某處,而剛哥也已經將它打傷,只是不知道傷勢如何,不過接下來的道路,他必須更加小心才行。
  當然,還必須速度要快!在這里停留的時間越長,受到攻擊的可能性就會越大!
  想到這里,剛哥的心跳逐漸加快,未知的恐懼才是最危險的,所有人都明白這個道理。
  深呼吸,將恐懼深深地埋在心里。“我有槍,我還怕什么!”剛哥握緊了手槍,鼓足勇氣,也不管旁邊分支樓道里的情況,一路小跑著快速沖到了通往第三層的樓梯口。
  透過樓道的窗戶,可以微微看見遠方天空已經微微露頭的太陽,留給剛哥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三樓的地板上有大片的干涸血跡,這應該是那個人同什么東西搏斗的時候留下的,光是看著這令人毛骨悚然仿佛屠宰場一樣的現場,就足以了解當時戰況的慘烈。
  然而已經到了這里,剛哥卻已經不再害怕了,配電室就在五十米外的拐角,而這五十米,不過一次沖刺的時間罷了。
  “冷靜點,就是沖進去打開電閘罷了,然后就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來,對,根本沒什么難度……”在心里碎碎念安慰鼓勵著自己,剛哥向那間房屋突然發起了沖刺。
  配電室的房門虛掩著,并不需要鑰匙進行開鎖,剛哥只用了不到十秒鐘便已經來到了配電室的門前,握著手電筒的左手手臂猛地推開了它虛掩的門。
  這一次,剛哥終于看清楚了那只怪物真正的面貌,它的一只眼睛連帶半邊臉都已經消失不見,看來是他剛剛那一槍的結果,身體結構龐大但是整體比例偏瘦,肋骨變成了類似于龍蝦小腿的結構,每一根都可以獨立活動還帶有尖利的刺刃。下巴也分解成了兩瓣,看起來像極了昆蟲的牙齒。相對的,這種生物的腿部竟然沒有發生什么變異,依然完整的保留了人腿的結構,但是腳部每根腳趾卻伸長了不少,每根腳趾還長出了黑色的倒鉤結構,上臂也是一樣,整個身體扭曲地趴在地上,有點像蜘蛛和人類的綜合變異體。
  開門的瞬間,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一人一尸僅僅相隔兩米對視,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僵尸忌憚著剛哥手里的那把槍,而剛哥也通往忌憚著僵尸的獠牙利爪。
  槍里只有十一顆子彈,而這僵尸怪物竟然在失去了小半個腦袋的情況下依然存活,那么它的弱點肯定另有所在。
  那么,到底會在哪里呢?
  剛哥知道現在不能表現出任何退卻的樣子,一旦任何動作出錯,眼前的僵尸肯定會抓住機會瞬間向自己撲過來。
  眼前的僵尸喉嚨里不斷發出著咕嚕嚕警告的聲音,臉上傷口正在不斷的向地面滴落著黑色粘稠的血液,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腥臭的味道。
  配電室總閘的位置就在僵尸身后的位置,如果不盡快解決這只怪異的僵尸,時間恐怕就不夠了。
  “可惡!怎么這么難纏。”剛哥心里發著牢騷,明明總閘就在眼前了,卻半路殺出了一個程咬金。
  剛哥握住手槍的右手慢慢舉了起來,將槍口對準了前方的僵尸,而這僵尸卻瞬間全身一顫,手腳并用地后退了一步。
  如果這一槍沒有打中要害,那么下一刻走投無路的僵尸肯定就回忍著傷痛向自己撲過來,而近距離自己肯定不是僵尸的對手,那么到底攻擊哪里才能決定勝利?
  這是事關生死的一槍!
  對面的僵尸全身肌肉緊繃,高高地弓起了腰。就像蓄勢待發的老虎,一旦發現了敵人的破綻,就會完全放棄防御,只求下一秒可以直接將對面的敵人撕成碎片!
  “對不起,我的背后還有十幾個兄弟的生命,所以,我不能輸。”剛哥毫不遲疑地扣動了扳機,就此同時,對面不過兩米遠的僵尸也騰飛而起,四肢以及胸口的全部利刃同時對剛哥豎了起來,仿佛餓虎撲食一般直接向剛哥沖了過來。
  時間緊迫到剛哥只來得及打出兩槍,就不得不趕緊進行回避,呈“田”字形排列的供電機箱成為了極好的掩體,而這極大的限制住了僵尸的攻擊方式,剛哥橫向閃避,躲到了機箱的后方,而這僵尸卻無法在空中進行變向,只能直挺挺的撲了個空,隨后趴倒在墻面。
  僵尸的胸口連續中了兩槍,然而卻并沒有大礙,急忙在狹窄的空間中轉過身,卻發現剛哥已經繞過機箱,來到了電閘的面前。
  毫不猶豫地抬手用手槍的握把砸向了電閘盒的玻璃罩,也顧不上清理四散的玻璃碎片,剛哥直接伸手拉下了電閘的開關。
  嗡嗡嗡……
  四座電箱幾乎同時開始運轉,恢復供電的照明電路開始轟鳴,一排又一排的照明燈仿佛落下了石頭的湖面波紋,快速的向外擴散開來,辦公樓里里外外頓時燈火通明。
  “任務,完成了啊……”剛哥終于是嘆了口氣,他的手上被玻璃的尖刃劃開了一條大口子,血流如注,然而現在他卻仿佛沒有感受到來自于傷口的疼痛,雙手扶穩那把僅剩下九顆子彈的手槍,對著已經撲到面前的僵尸,直接打空了彈匣里所有的子彈。
  剛哥的一輪潑射毫無準頭可言,縱然僵尸已經近在咫尺,但他仍然打空了四槍,而僵尸的攻擊勢不可擋,直接將來不及躲避的剛哥撲了個趔趄,隨后甩過來的一只利爪徑直拍掉了剛哥手里的槍。
  腳下不穩的剛哥直接徑直躺倒在了地面,同時僵尸哪能放過這么好的機會,直接一個猛撲就壓在了剛哥的身上。
  別看這僵尸的肢體瘦削,但是一時竟然可以將粗壯的剛哥控制在地上動彈不得!胸前的根根肋骨骨刺紛紛向兩邊分開,就像是一張長滿了獠牙的大嘴,正想要將身下的剛哥慢慢的向體內塞去。
  然而正是現在,在四周燈光的幫助之下,這僵尸被肋骨骨刺所遮掩的胸膛當中,一個直徑二十厘米,正在不停跳動的黑色膿包就這樣呈現在了剛哥的眼前!
  僵尸的肋骨骨刺已經刺入了剛哥的兩肋,強烈的痛感讓他幾乎難以呼吸,手槍明明就躺在手邊,但是它的彈匣卻已經打空了,沒有選擇的余地,剛哥順手握住身邊散落的一根細長的玻璃碎片,大喊著將它猛地扎進了僵尸胸膛的膿包。。
  玻璃的利刃不僅破壞了僵尸的“心臟”,同時也讓剛哥雙手的傷口更加嚴重,黑色的粘液順著玻璃尖刺流到了剛哥的雙手傷口上,仿佛硫酸的灼燒一樣的疼痛并沒有讓剛哥松開雙手,而僵尸卻在這一瞬間仿佛出了水一樣的龍蝦,掙扎的瘋狂抽搐著身體。
  抓緊機會將僵尸從身上踢開,剛哥反身反而坐在了僵尸的身上,一只手死命地掰開了正想要合攏的肋骨骨刺,另一只手握住玻璃碎片一下又一下地將那顆膿包扎地稀碎,僵尸黑色的體液混合著剛哥自己的血液濺射在了他的臉龐,又滴落在了地板上。
广西快三计划